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圈的人,面色都变了,悄悄的看向了叶错。

    然而叶错则是淡淡的端着酒杯,轻轻的喝着自己的小酒,脸上挂着莫名的微笑,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

    车晓霜有点不开心了,对着牛全道:“瞎说!”

    庞义故意虚张声势地道:“听到没有,你这个保镖,真是不听话,居然敢怀疑叶老板,回头我就把你辞退了。”

    说完,庞义故意对着叶错道:“叶老板,你别生气啊,这个保镖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他怎么敢怀疑你呢?虽然你一个人打几百个人,的确是比较假,但是我们还是无条件的相信你的。”

    叶错淡淡地一笑:“谢谢你。”

    庞义愣住了,没想到叶错居然不中计,自己这么说,谁都能听得出来是不相信他,结果他一句谢谢你,直接把自己的路堵死了。

    庞义无比的憋屈,站起身来,朝着牛全使了个眼色。

    牛全粗声粗气地道:“招摇撞骗的人我见的多了,但我牛全生性耿直,心里藏不住话。我们习武之人,最重要的是光明磊落,要骗人,也要编的像一点,一个人打几百个,你以为自己是乔峰吗?要是这样都能骗人,那我们这群习武之人,就真的脸都被丢光了。”

    车晓霜皱着眉头道:“这位保镖,叶错他是我的恩人,他救我的全程,我都看到了,的确是一个人杀得对方丢盔弃甲,我们逃出来的十分惊险,这不可能是骗人。”

    庞义的小弟,此时从一边钻了出来:“车小姐,你只看到了他救你,有没有想过,叶老板一个人,为什么会没有理由的跑到公海之上呢?你不觉得这个很奇怪吗?

    我听过义哥说,你给他讲了自己被救的全过程。

    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有疑点。

    按照你之前的描述,叶老板带着你们一大群的女孩子,逃出了那个海岛,然后开着海岛码头中停靠的船只,逃离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那是一个倭国人的海岛,为什么叶老板逃走的时候,使用的是倭国人的船呢?

    他自己居然没有船?

    如果他没有船,他是怎么到那个海岛上去的呢?”

    这一番话,将车晓霜问住了。

    她一直都深信不疑,是叶错救了自己,可是照眼前这个人的话的分析,的确是有疑点。

    车晓霜忍不住看向了叶错。

    叶错此时根本就不能把秦家暴露出来,因为如果大家知道军方要控制地下势力,肯定都会一起对付叶错,叶错以后的路绝对非常的难走。

    而现在,不暴露秦家,就真的没办法解释了。

    此时,就连车会长,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庞义忍不住得意的微笑,看着大家都起了疑心,故意对着自己的那个兄弟地道:“你不要这么说叶老板,我是相信叶老板的。叶老板一看就器宇轩昂,怎么会是和倭国人合作的汉奸呢?”

    他的小弟道:“庞公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我所知,叶老板现在的手下,有一个叫做龙哥的人,之前可是和倭国人,走的很近的。但是自从叶老板入主了浅水湾之后,这个龙哥,一跃成为了龙腾集团的总负责人,这其中的奥秘,恐怕还需要叶老板来解释了。”

    庞义装出一副十分吃惊的样子,道:“还有这种事情?”

    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的十分默契。

    一席话,说的大家都面色忍不住一阵变幻。

    车会长看着叶错,陷入了沉思。

    周围的不少人,悄悄的离叶错远了一点。

    只有车晓霜,还是有点犹豫,看着叶错,打死也不愿意相信,叶错是跟倭国人勾结的。

    叶错微微一笑:“这位先生,对我们龙腾,了解的还不少嘛。”

    庞义的小弟微微一笑:“这些事情,在网上一查,就知道。”

    叶错淡淡地道:“那你有没有查到,因为救了这几百个人,军队给我记了一个一等功,还给我了个护国英雄的勋章呢?”

    “什么?”这人面色一变,吃了一惊。

    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

    “叶老板不是军人,居然还拿到了一等功的勋章吗?”

    “这看来绝对不可能是勾结倭国人了,不然军队怎么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啊!”

    庞义和自己的小弟,心里都是咯噔了一下,对视了一眼,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

    车会长此时,才松了一口气,要是叶错真的是勾结外国人,绑架华夏人,自己却把浅水湾附近的地皮,批给了他,那以后连自己都说不清了。

    叶错此时淡淡地道:“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之前有几个高丽的间谍,潜入我们华夏,妄图进入军事基地,结果被击毙的事情?”

    “记得记得,当时闹得很大,差点成为了国际之间的矛盾。叶老板,这件事不会也有你的功劳吧?”

    叶错淡淡地一笑:“不错,是我最先现了他们,因此,军队又破格给了我一个一等功。如果庞公子怀疑我的勋章的话,欢迎去龙腾公司参观。”

    庞义面色一变,憋屈的差点吐血,只能摆手道:“没有没有,叶老板,我是相信你的。”

    他的小弟也连忙转口,道:“原来叶老板这么深藏不露,看来真的是高手了。牛全,你有福气了,赶紧过去讨教两招。”

    他们诬陷不成,退一步想让牛全打伤叶错。

    叶错一摆手:“诶,今天是车小姐的生日,舞刀弄枪的多不雅,我有一个建议,车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车晓霜一愣:“什么?”

    叶错笑着道:“我觉得比武太过粗鲁,不然我们比飞刀吧?让两个人头顶着苹果,看我和牛全谁扔的飞刀准。庞公子和这位先生,刚才分析的有理有据,一看就是胆识过人,不如就你们俩来吧。”

    车晓霜一愣,惊喜地道:“这个好玩。”

    庞义和他的小弟脸色都变了:“这……这个不行!”

    叶错看着庞义:“庞公子,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车晓霜看着他,庞义硬着头皮:“我怎么可能怕呢!”

    叶错安慰道:“庞公子,放心吧,我经常玩这个,几百回了,只失手过一次。”

    庞义颤抖着声音:“真的吗?”

    车晓霜问道:“失手之后那个人怎么了?”

    叶错淡淡地一笑:“现在坟头草也有两米多高了吧。”

    庞义彻底的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