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警车到了警局,一行人66续续下了车,叶错被带到了审讯室,而蝴蝶则被赵立辉,领到了另一边的审讯室之中。

    赵立辉看着蝴蝶:“想明白了没有?”

    蝴蝶微微一笑:“答应什么?”

    赵立辉伸手,勾起她的小巴,嘴角上挂着邪魅地笑:“小美人,不要和我装糊涂,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能看得出来,你的家境,应该也不怎么样吧?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跟着我,以后你会成为人上人。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羡慕电视中那些上流社会过的生活,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可以让你过上那种生活。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愿意,作我的女人?”

    蝴蝶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媚意,眉梢眼角都是诱惑,娇声道:“做你的女人?那我需要做什么?”

    赵立辉哈哈一笑:“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

    “哦,你这说的是在床上吧?”蝴蝶看着他道。

    赵立辉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眼蝴蝶曼妙的身段,眼神中闪过一丝,笑着道:“小美人,你倒是挺懂风情地嘛。只要跟了我,我会让你在床上,享受一个女人能享受到的最高的快乐。”

    蝴蝶甜甜地一笑:“好啊,我答应你了。”

    赵立辉心中一喜:“你倒是挺识相的啊。”

    说着,伸手去捏蝴蝶柔嫩的脸蛋,蝴蝶脑袋一偏,躲了过去:“等一下。”

    “怎么?还舍不得你这个废物男朋友?”

    “是有点,叶错虽然是个废物,但至少还是个男人,你连个男人都算不上,怎么让我享受快乐啊?”蝴蝶不屑地道。

    “你说什么?”赵立辉面色一变。

    蝴蝶脸上带着冷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懒得再看他一眼。

    赵立辉脸上火辣辣的,心中倍感羞辱,指着蝴蝶道:“好,贱人,这是你自找的。既然你不给我面子,那么你的男朋友,等会受苦,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自己。”

    赵立辉砰地一摔门,走出了审讯室,朝着关押叶错的那一间走去。

    蝴蝶在这边的审讯室中,默默的看着窗外,心中暗自纠结。

    一方面,担心赵立辉会毒打叶错,另一方面,又在心中希望赵立辉打死叶错算了,免得自己动手。

    两种想法在脑海中纠结到最后,令蝴蝶都有点崩溃了。

    另一边,赵立辉黑着脸,朝着关押叶错的审讯室走去。到了门口,他一脚踹开了门,拎着警棍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赵大义正在审讯着叶错:“你是云海大学的学生是吧?一个学生,不好好学习,不想着以后如何为国家做贡献,跑去和劫匪一起,意图劫持列车,是为了什么?”

    叶错笑着道:“现在网络这么达,你们俩真的觉得,把我抓过来吓一吓,就能把所有事情瞒过去?”

    赵立辉用警棍在桌子上一砸,桌面上陷下去一个坑:“都到了这里了,还敢嚣张,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他举着警棍,就要朝叶错的脑袋上砸,赵大义在后面道:“等一下。”

    说完,赵大义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走到了叶错的跟前,对着叶错道:“你想要多少?”

    叶错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什么?我听不见。”

    赵大义的眼神有一点冰冷,他当然知道,这个事情,要是上了新闻,一定会有很多的媒体来报道。

    虽然这个功劳,他们是肯定不愿意分出去的。

    但是现在网络这么达,万一有人拍了视频或者什么的,到时候要是不被报道出来还好,要是被报道出来了,这个事情对他们就不利了。

    此时赵大义变得有点和颜悦色,对着叶错道:“刚才我也了解了一下情况,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说你制服了歹徒,你自己信吗?你有什么能力,能制服歹徒呢?

    在于歹徒的搏斗过程中,你也不过是误打误撞,才让歹徒受了点伤。要不是周围的群众帮你,你也没办法制服歹徒的。

    你现在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一次,把功劳让出来,我可以给你一点补偿。

    十万块,怎么样?

    你一个学生,能拿到十万块,对你来说,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拿到这些钱,回到学校,不管你是好好学习,还是吃喝玩乐,都够你逍遥自在很久了。”

    叶错扬扬眉:“十万块?这位领导你还真是慷慨啊。”

    赵大义微微一笑。

    “不过。”叶错接着道,“我觉得这种大功劳,要是真的让国家来奖励,至少在上京市,能给一套房子吧?上京的房价是多少来着,应该比云海还贵吧?”

    赵大义的眼神冰冷了下来:“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有些东西,不是属于你的,不要奢求。十万块,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可能就是一年的收入了,还满足不了你?小伙子,做人不能太贪心,要适可而止。”

    叶错哈哈一笑:“到底是谁贪心啊?赵警官这扇自己的脸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啊。”

    赵大义淡淡地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让你无法从这里走出去。你们年轻人,不都是喜欢看香港的电影吗?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有命赚钱,还要有命花。”

    叶错直接道:“赵警官,这句话是香港电影里的黑社会说的,让别人知道你引用这句话,怕是不合适吧?”

    赵大义面色彻底地冷了下来,站了起来,对着赵立辉道:“先关几天,每天审讯的时候下手有点分寸,不要出人命。”

    “爸,你放心吧。”赵立辉捏着警棍,对着叶错冷冷地一笑。

    等到赵大义出了审讯室,赵立辉一棍朝着叶错的头上打去:“妈.的,和老子硬?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一棍砸在叶错的头顶上,叶错晃了晃脑袋,微微一笑:“没吃饭啊你?”

    赵立辉大怒,提着警棍,在叶错的身上打了起来。

    半小时,赵立辉摔着手臂,累的气喘吁吁:“妈.的,贱人就是命硬,这么打都不死!行,小子,等我换个手段来整你。”

    赵立辉说着,走出了审讯室。

    叶错冷笑一声,伸手一扯,将自己的手铐直接拉直,活动了一下手腕,捏着自己衣服上的一个纽扣,淡淡地道:“言邪,都录下来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