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京的城郊,一处阴暗的胡同之中,一盏孤灯昏黄。

    初秋的深夜已经有点微凉了,一只夜猫从路灯下溜达过去,喵呜了一声,悄悄的钻进胡同里,留下一个狭长的影子,晃晃悠悠。

    几秒钟之后,胡同最阴暗的角落里,忽然间寒光一闪,快的几乎让人看不见。

    那只夜猫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就身异处,倒在了地上。

    黑暗之中,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抓住的野猫的尸体,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啃噬声,在寂静的夜晚,沙沙作响。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逐渐的飘散开来。

    胡同口,一个瘦削的身影,走到了路灯的下面,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指,在路灯钢铁的灯柱上,叮叮当当的敲了几下,声音很是诡异。

    胡同的阴影之中,走出一个身材干瘦的像是骷髅一样的人。

    这个人身上的衣服,空空荡荡的,像是搭在衣裳架上一样。整个人的皮肤,像是一层蒙在了骨架上的白纸,脸颊都深深的塌陷了下去。

    他的双眼,竟然是诡异的血红色,手中还捏着半只死猫的尸体,嘴角一滴鲜血留下,看起来无比的恐怖,诡异。

    这人看向了叶错,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嗜血的残忍,手掌心之中,一柄薄如纸的弯刀,散着一股淡淡的寒光。

    “如此说来,是你杀了蝴蝶?还是蝴蝶叛变了?”眼前这个诡异的如同一具骷髅一样的人,声音嘶哑,如同手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传到人的耳朵里,令人忍不住感到一阵揪心。

    叶错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想起了前一世,蝴蝶在噩梦中叫喊出的名字:血妖。

    如果找一个蝴蝶心中最恨的人的话,血妖一定能排前三。

    这人修炼邪功,嗜杀成性,并不为了执行任务,而仅仅是为了满足心中的杀念而杀。

    在蝴蝶仅存的记忆中,一直有一个杀了她全家,将她掳到血杀基地的模糊人影。

    那个人影,极有可能就是血妖。

    前一世叶错和蝴蝶相遇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血妖的踪影了,但是这一世既然碰上,叶错遍不能放过他。

    血妖此时,看着叶错,眼神中也带着一丝的贪婪、

    其修炼的血残功,以人血为药引。

    越强大的人,血液对其越有用处。

    血妖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其本身的实力,在血杀的华夏分部之中,也是排名前二十的,十分的恐怖。

    此时,他将手中的野猫尸体一扔,看向了叶错,咧开嘴无声地笑了,满嘴的鲜血腐肉顺着下巴流淌:“不敢是蝴蝶叛变,还是你杀了她,都不重要。今天,你心脏中的精血,我要了!”

    叶错冷笑了一声:“正好,我家里缺个喂狗的碗,你这个骷髅头,稍微修理一下,倒是能用得上。”

    血妖狞笑了一声,双眼之中,一瞬间鲜红的像是要出火光。

    “杀!”两人都是狂喝了一声,几乎没什么对白,直接的杀到了一起。

    一瞬间,周围的空气温度似乎都降低了。

    “死!”叶错面对这个不知道境界的高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直接进入了半龙化状态,一双手臂,密密麻麻的浮现出淡金色的鳞片,不等血妖准备妥当,立即一拳朝着他的面门轰去。

    金色的拳头,在夜晚显得格外的耀眼,这一拳有着一种玄妙的轨迹,直接将方圆几丈的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砰!

    让叶错感到十分诧异的是,血妖的身体,却像是浑不受力一样,在空气中如同一根稻草,像是被叶错的拳风荡开了一般,竟然贴着他的拳头,躲了过去。

    “小子,就这点手段,不如直接自杀了,让我喝掉你的血。”血妖的弯刀,在空气中撕裂出一片片空间,如同一张网,交织了起来,朝着叶错像是潮水一般的席卷了过去。

    噌噌噌!

    一阵令人牙酸的切割声,胡同之中,火光四溅,短短的十几秒,叶错的双臂和他的弯刀,碰撞了几百下。

    两人同时后退了几步,叶错惊恐的现,自己手臂上的龙鳞,已经破碎了不少,殷红的鲜血慢慢的渗透了出来。

    叶错的眼皮一跳,心开始逐渐的下沉。

    龙化之后,引以为傲的防御力,在血妖的面前,竟然没有太大的作用。

    血妖的实力,看来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对付的了的。

    叶错连忙单手一抽,将腰带中的软剑,抽了出来。

    血妖冷笑了一声,看着叶错腰带中的软剑,眼神中带着一丝的鄙视:“小子,你不行,束手就擒吧。你的武功很神奇,但是想杀我,三年之后才有可能。可是,你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一刀亮如白昼的刀光闪过,如同流水一样的刀锋,顺着叶错的脖子划过,噗呲,一刀血光飞溅。

    叶错急的后退了十几步,脖子上一道细细的伤口,血液难以阻挡的喷涌。

    这一瞬间,叶错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前一世那种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每一秒,都与死神擦肩而过,真切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伸手抽出几根金针,在自己的脖子上扎了几下,停止的血液的喷涌,才松了一口气。

    血妖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弯刀上,舔了一下叶错的血液,像是吸.毒的人接触到了毒品一样,打了一个寒战,眼神中的贪婪,忽然间如同汽油着火一样,爆炸开来,看向叶错的眼神,如同一只饥饿的野兽。

    似乎是已经等不及了,血妖的喉咙之中,爆出一声嚎叫,朝着叶错扑去。

    “死!”血妖的喉咙中,狂吼了一声,刀锋如同一层层的白雪,洒落了下来。

    叮叮叮叮!

    一连串细密的碰撞声,叶错的软剑,在空气中如同被雷击的蛇,不断的颤抖,像是随时都会断裂。

    脸上,身上,手臂上,一道道细小的伤口,连续不断地出现。

    叶错全身的皮肤,都开始浮现出细密的鳞片,但是这些鳞片在以往强的防御力,在血妖的攻击下,如同纸糊的一般。

    细密的血珠,不断的从叶错的伤口中迸飞出来,化作一片血雾,碎裂在空气中。

    浓郁的鲜血的气息,让血妖不停的狂叫。

    “去死吧!”又是一刀,叶错的右手臂啪地一声,鳞片被砍碎,刀锋深入肌肉,软剑掉落在地上。

    血妖狂笑了一声,一刀朝着叶错的心脏捅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