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蝴蝶听了叶错的话,怒道:“你这个色狼,死到临头,还想着这个。”

    说完,有点绝望地道:“没用的,就算是逃,也不会逃过血杀的耳目。或许和你说血杀,对你来说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东西,但是它的恐怖,出了你的想象,没有人能够逃出去,永远没有。”

    “多活一秒是一秒嘛。”叶错闭上眼睛道,“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我还没睡到,实在是死的不甘心啊。”

    蝴蝶举起手,就想打叶错,但是看着他一脸虚弱的样子,最后手却轻轻地落了下来,抚摸着叶错的头,温柔地道:“既然你想逃,那便逃吧。”

    蝴蝶伸手,将叶错身上的血衣换下,看着叶错赤.裸的身子,她忍不住脸上一红,但是想着两个人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了,却很顺利的放下了羞涩,大大方方的帮叶错穿起了衣服。

    五分钟之后,叶错被蝴蝶包扎了伤口,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离开了酒店。

    叶错虚弱地被蝴蝶架着胳膊,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蝴蝶的身上,到了酒店的门口,看到对面一辆出租车驶来,蝴蝶正准备伸手去拦,叶错却已经看见,酒店的对面墙角,有人用石灰粉涂了两个小小的符号。

    这两个小小的符号,看起来十分的不引人注目,外人一定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叶错却知道,这是血杀的“格杀令”。

    格杀令和必杀令相差一个字,但是意义却完全的不一样。

    必杀令是催促杀手击杀目标的最后指令,一旦下达,杀手无法完成任务,就会接受来自血杀的惩罚。

    这惩罚极其的严重,就算是侥幸不死,或者也成为了一个废人。

    一个活在杀手基地中的废人,还不如一个死人舒坦,至少死人不会再忍受折磨。

    而格杀令,就是血杀的惩罚之一。

    一旦格杀令出,就会有其他的杀手,来除掉这个任务失败的杀手,以此老换取血杀的奖励。

    可以说,格杀令一,蝴蝶需要面对的,就是整个血杀的所有在上京的杀手的追杀。

    显然,蝴蝶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这个格杀令。

    她立即眼神中露出一丝的惊恐,不敢再坐上出租车,而是伸手揽着叶错的腰,从酒店的员工通道逃出,顺着小巷弄一路沿着荒无人烟的小道走。

    几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已经在京郊的一处荒山之中。

    长途的奔跑,还几乎是背着叶错,让蝴蝶全身都汗湿透了,到了这里,才终于身体一软,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

    “好了,没事了,暂时的安全了。”蝴蝶擦着脸上的汗珠,朝着叶错道。

    叶错没了蝴蝶的支持,身体一软,躺在了地上。

    蝴蝶心中一惊,伸手摸了摸叶错的胸口,现包扎好的伤口,又崩裂了。

    她对着叶错道:“你现在这里躺着,我去给你找点草药。”

    叶错伸手拉住她:“马上都要死了,还找什么药啊,有这个时间,我们多在一起呆一会吧。”

    蝴蝶全身一震,呆呆地看了叶错几秒钟,眼神渐渐地柔软了下来,伸手将叶错抱起来,让他依靠在自己的怀中,光洁的下巴轻轻地蹭着叶错的额头,嘴角微微颤抖:“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死吗?”

    “不怎么愿意,我更想和你一起好好的活着。娶了你,让你给我端茶倒水洗衣做饭,生个漂亮的女儿。然后看你每天给她梳头,穿漂亮的衣服,教她说话,听她喊爸爸妈妈……”叶错闭着眼睛,靠在蝴蝶的胸前不紧不慢地道。

    蝴蝶捂着自己的嘴巴,全身都在颤抖。

    叶错前一世最了解蝴蝶,知道她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此时全都一件件一桩桩的说了出来。

    每一句都像是一柄重锤,一下下的敲打在蝴蝶坚固的心墙上。

    蝴蝶的冷血,在渐渐的土崩瓦解,她泪流满面,伸手扶着叶错的脸,低着头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下去。

    咸咸的眼泪,顺着蝴蝶的脸颊留下,让这个吻的味道,充满了苦涩。

    但是叶错却是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下辈子吧,我给你生个漂亮女儿。”蝴蝶温柔地看着叶错。

    轰隆隆!

    天空之中一阵闷雷响动,将两人都吓了一跳。

    “要下雨了。”蝴蝶心中一惊,看着叶错胸口被血迹浸红的地方,道,“我带你找个地方躲雨。”

    叶错软绵绵的,被蝴蝶抱起来。

    秋天的雨下的非常的快,不一会儿便成了瓢泼大雨。

    两个人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淋了个全身湿透,才找到了一个山洞。

    虽然被淋湿了全身,但是蝴蝶心中却有了一丝的欣喜,大雨会洗刷掉很多的痕迹和气味,血杀的人要想找到两人,可能就没那么快了。

    蝴蝶小心翼翼地将叶错放在了地上,然后找到一些干枯的树枝,升起了一堆火。

    两个人的衣服,都贴在了身上,湿漉漉的十分的难受。

    叶错看着蝴蝶坐在火堆前,道:“我们把衣服脱了吧,烤干了再穿,不然很难受的。”

    蝴蝶脸上一片绯红,声音低沉地想个蚊子,“嗯”了一声,伸手缓缓的开始脱叶错的衣服,整个人害羞的像是一个娇俏的新娘子。

    不一会儿,叶错就被脱的只剩下一条小内裤。

    蝴蝶看着那巨大的一坨,紧张的都不敢睁开眼睛,脸上火辣辣的,红成了一片,真的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女杀手。

    她将叶错的衣服,完全的脱下,用树枝晾在火堆旁边,然后背对着叶错,默默的坐在那里。

    叶错在她身后道:“你自己的不脱下烤干吗?”

    蝴蝶全身一震,背对着叶错不敢回头,默默的摇了摇头。

    叶错伸手去捏住她的手,蝴蝶颤抖了一下,想要缩回,却最终没有,而是顺从的让叶错捏住。

    “脱下来吧,不烤干会很不舒服的。”

    蝴蝶“嗯”了一声,咬着下嘴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之中,满是羞涩和柔情蜜意,默默的解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扣。

    叶错的眼前,呈现出一片白皙的香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