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海潮大厦的失守,对于十三堂来说是一个灾难,这代表着十三堂这一次的损失,比田坤死的时候,还要严重。

    田坤死的时候,叶错还没有能力消化这么多的势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三堂剩下的人,将这个势力瓜分掉。

    但是现在不同了。

    叶错现在,要人有人,要背景有背景,要关系有关系,查的就是地盘。

    今天叶错把海潮的地方打下来,十三堂要是不杀了叶错,还真的没办法让他还回来了。

    此时,十三堂的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白彦和此时一摆手:“所有人守住这里,剩下的人去支援海潮大厦。”

    十三堂的一众人,呼啦啦的撤退,准备出去支援海潮大厦。

    谢飞龙此时面色阴狠地看着叶错,道:“应该先把这个小子杀了,只要他一死,整个龙腾就跨了!”

    白彦和一摆手,道:“不对!这一切的最核心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小子。他人在这里,根本就没办法遥控指挥他的下属,你们都不明白,他身边有一个聪明绝顶的小丫头,那个丫头才是关键人物!”

    谢飞龙冷笑道:“一个小丫头能成什么大事?”

    就在此时,外面又是一个人跑了进来,道:“白老大,龙腾的人已经撤离了海潮大厦,朝着海潮控制的一个商业城去了!”

    白彦和和谢飞龙,都是一愣!不明白龙腾的人为什么打下来了地方,不守着,反倒要往别的地方跑。

    “再派一队人,去那个商业城,一定要截住他们,完全的消灭掉!”白彦和直接冷声道。

    十三堂的人,又分出来了一队,朝着商业城那边赶去!

    “爸,你不要再为难叶错了,你难道一点都不关心女儿的死活吗?”白家茵泪眼朦胧的朝着白彦和喊。

    白彦和心如刀绞,朝着叶错道:“姓叶的,你我都算是江湖人士,我也知道你家人在何处,但是我却从来没朝你家人下过手!

    不瞒你说,我上周还遇到了你的母亲,带着你腿脚不方便的父亲在散步,我还和他们聊了很久,相谈甚欢。你父亲的为人,我也十分的欣赏,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女儿?”

    叶错咬着嘴唇,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白彦和与叶父之间的见面,叶错知道是确有其事。

    而且俩人确实十分的聊得来,叶父还把白彦和引为知己。

    在为人方面,白彦和的确算得上是一个遵守道上的规矩的人。

    这让叶错有点犹豫。

    但是还没等他松开白家茵,白家茵却是惨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脖子,对着白彦和大喊:“爸,你再不放开叶错,我就要被他杀死了!”

    白彦和颤抖着双手,猛然间一挥手:“所有的人,都退下!”

    谢飞龙大叫道:“不行!”

    白彦和从怀中,取出来一块漆黑的令牌,对着谢飞龙道:“现在,我是十三堂总堂主,我的话,谁敢不听?”

    这个小小的黑色令牌一拿出来,谢飞龙的脸色都变了,嘴唇颤抖了几下,却没什么话可说了。

    “所有人,收起武器,让开一条路!”白彦和看着叶错,道,“姓叶的,我放你走可以,但是你今天不能伤害到我的女儿,否则的话,我指导你有个妹妹,我也只好不讲江湖道义了。”

    叶错这边,扣着白家茵,和十三堂的人对峙,原本都是出乎自己的意料的。

    他知道白家茵是相帮自己,因此不断没打算伤害白家茵,在刚才谢飞龙不停的想要射击的时候,他还决定了要保护白家茵。

    没想到此时,白彦和终于拿到了话语权。

    叶错此时一言不,拖着白家茵,朝着大厅外走去。

    后面的人,等他走出了大厅,立即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出来,跟着叶错往楼下走。

    而整个十三堂总部的大厦,到处都是手里拿着武器的人,一路盯着叶错。

    叶错抱着白家茵,其实根本没有用力,但是白家茵一路上却大叫着:“闪开!都闪开!你们难道想看着我死吗?”

    谢飞龙面色阴冷,看着白彦和,道,“白老大,你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白彦和面色铁青,其实他有何尝看不出来白家茵是在帮叶错,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受到伤害,只能一脸愤恨地看着叶错走。

    叶错掐着白家茵的脖子,到了楼下,伸手拉开了一辆车的车门,推着白家茵进去,直接开车飞驰了起来。

    白彦和大惊:“追!给我追!”

    十三堂的人一起连忙都上了车,追在了后面。

    但是他们的车技,怎么可能追的上叶错,不多时,就被甩的没影了。

    车子停在了荒郊野外的一处灌木丛中,叶错转头,看着白家茵,淡淡地道:“今天为什么要帮我?”

    白家茵抬起头,竟然满脸是泪水。

    她猛然间伸手,抓住了叶错的手臂,哭着哀求道:“叶错,我知道你很有本事,我也知道我爸他一直在做坏事,我求你不要杀他好不好?他虽然有错,但是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我妈死的又早,你要是杀了他,我也活不下去了。”

    白家茵一边说,一边难以自已的大哭。

    叶错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白家茵猛地扑到他的怀中,放声痛哭了起来。

    足足哭了十几分钟,白家茵才缓过力气来。她到底是个女孩子,趴在男生的怀里哭,还是略有点不好意思。

    叶错淡淡地道:“你不要误会你的父亲,他其实只是和我立场不同,做坏事这方面,他并没有做太多,反倒是好事做了不少。”

    白家茵眼前一亮,看着叶错,道:“这么说,你以后不会杀他?”

    叶错笑了笑:“他是十三堂总堂主,势力范围笼罩整个云海市,我只有几条街的势力,你为什么觉得我能杀他?”

    白家茵咬着嘴唇:“当我从父亲那里听到你的名字起,我就把你能查到的信息全查了,我知道你是个惹不起的人。就算现在你没有什么势力,但是以后绝对没人能对付你。

    叶错,我求你了,以后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只要能放过我父亲,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说完,白家茵一咬牙,竟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