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飞龙听到天山燕飞绝五个字,忍不住皱眉沉思了一下,猛然间心中一惊:天山,还姓燕,难道是天山燕家的人?

    想到这里,谢飞龙暗自在心中道:不好,白彦和跟上京的白家有关系,白家又和燕家联姻,看来可能是白彦和的人。这小子今天,既然现了,就不能留他!

    谢飞龙冷笑了一声,假装没看出来燕飞绝的身份,道:“不管你是谁,杀了我的兄弟,便没有好下场。”

    说完,谢飞龙一挥手,他身后的人,立即出来了十几个,面色阴狠的朝着燕飞绝逼近。

    燕飞绝手中的弯刀,造型有点类似叶错的飞刀,放大了很多倍之后一样,都是一个弯曲的如同月牙一般的弧度,拿在手中,不像是一把刀,反倒像是一个轮子,不停替旋转。

    燕飞绝此时,眼神朝着四周围过来的人斜斜地瞟了一眼,笑着道:“你们的人数,未免太少了吧,杀起来都不尽兴,要不我给你们点时间,组织一下人手?”

    谢飞龙眼神冰冷地盯着他,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古武高手,他直接一挥手:“大家一起上!”

    又来了十几个人,一起朝着燕飞绝围了过去。

    这些人都是谢飞龙这边的精英,每个人在普通人中都算是高手,一个人打十几个人不在话下。而且下手狠辣,是谢飞龙身边的得力打手。

    这里是荒郊野外,就算开枪也没人现的了,谢飞龙没了顾忌,直接让这十几个人,手里拿着枪逼近了过去。

    “小子,你不是功夫很不错吗?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要怎么反抗。”谢飞龙的嘴角,挂着残忍的微笑。

    燕飞绝淡淡地道:“你可以试试,是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刀快!”

    谢飞龙的眉头微微一跳,心中也有了一丝的紧张,直接挥手道:“杀了他们俩!”

    他身边的那群人,一起合围了上去。

    然而他们刚到了燕飞绝的身边,还没来得及攻击,一道耀眼的半月型刀光,忽然间如同潮水一般弥漫开来,像是一个扇面一般的铺开。

    血光飞溅,这一次,弥漫的刀光,像是猛然间爆炸开的太阳,在黑夜之中,无比的刺眼。

    谢飞龙的眼前,猛然间白光一闪,剧烈的白光刺痛他的双眼,完全无法睁开眼睛,只能伸手捂住自己的双眼。

    然而下一秒,他猛然间感觉到了脖子上一凉,再睁开眼,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影,正是燕飞绝。

    一把弯曲的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谢飞龙心中一惊,感觉长刀散着清幽的寒光,让自己脖子上的毫毛都竖起来了。

    而刚才朝着燕飞绝准备开枪的一群人,站在原地,像是被点穴了一样,几秒钟之后,一个人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然后,剩余的人立即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倒成了一片,躺在地上没了声息。

    谢飞龙吓得双腿几乎要站不住。

    他一项心狠手辣,杀人无数,却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吓得双腿软。

    燕飞绝诡异的刀法,让他知道了,原来真正的古武修行者,是如此的恐怖。

    自己这边原本还以为,可以依靠枪支来对抗,却没想到,一群人连出枪的机会都没有。

    谢飞龙下意识的朝着自己腰间摸了一把,却空荡荡的,没摸到自己的枪支。

    而燕飞绝此时,左手伸了出来,手中是一把枪,对着谢飞龙道:“你在找这个吗?”

    谢飞龙低头看了一眼,心中彻底的冰冷了下来。

    只见燕飞绝的手中,一把手枪,枪管断成了两截。断口处光滑无比,一看就是被利器削断的。

    燕飞绝的功力,竟然恐怖到可以用弯刀,砍断手枪的枪管,而且谢飞龙还毫无察觉。

    这种实力,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谢飞龙这一下,再也没了反抗的心思,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出任何的声音。

    燕飞绝看着谢飞龙,眼神中毫无一丝的感情,淡淡地道:“我生平最恨三种人。

    第一,欺凌弱小;

    第二,淫辱妇女;

    第三,忘恩负义。

    这三点,每一点都够我取他项上人头,你觉得你,今天还能活多久?”

    谢飞龙牙齿打颤,说不出话来。

    燕飞绝正准备动手,白家茵却猛然间开口道:“不要!”

    燕飞绝转头,看向了白家茵,眼神中带着一丝的询问。

    白家茵的表情,已经有点要崩溃的迹象,拼命的摇头:“不要杀人了,都不要再杀人了!”

    燕飞绝微微低眉,修长的睫毛覆盖着下眼睑,思考了几秒钟,对着谢飞龙道:“滚吧。”

    谢飞龙如蒙大赦,直接朝后退了几步,才敢大口的呼吸。

    他倒也算是能屈能伸,此时吃瘪了,居然一言不,转身就跑。

    一时间,现场只剩下燕飞绝和白家茵,还有十几具尸体。

    燕飞绝缓缓的收刀入鞘,看了一眼白家茵,转身就走。

    白家茵吓了一跳,连忙跟上前去,对着燕飞绝道;“恩人,等一下。”

    燕飞绝原地站住,也不回头。

    白家茵到了他的身边,身体还在微微颤抖,将他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递给他,道:“谢谢你,这个还给你。”

    燕飞绝看了她一眼,道:“你穿着吧。”说完又朝前走。

    白家茵不敢在这里多待,只能跟着他一起走。

    “那个……刚才谢谢你救了我,我……”

    白家茵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燕飞绝打断:“不谢!”

    两个人之间,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又走了半天,白家茵只能再次鼓起勇气道:“恩人,你要去哪里?”

    “云海!”

    “我对云海很熟悉,我可以给你带路!”白家茵试探性地道。

    燕飞绝听了这句话,才转身看着白家茵,道:“是吗?那你告诉我,云海大学怎么走?”

    白家茵欣喜地道:“我是云海大学的学生,我带你去。恩人你要去云海大学上学吗?太好了!”

    “不是,我只是去杀个人而已。”

    燕飞绝的声音,平淡无比,仿佛杀人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一般。

    白家茵被吓得打了一个寒噤,看着燕飞绝道:“你……要杀谁?”

    “一个姓叶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