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姓叶的?

    白家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错。

    在云海大学,姓叶的并不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叶错了。

    白家茵心中暗自惊疑,试探性地道:“恩人,难道你要杀的那个人,叫叶错?”

    燕飞绝眉头一皱,转头看向了白家茵,眼神猛然间,凌厉的如同他的刀光:“你认识他?”

    白家茵被他的眼神,吓的后退了几步,大脑一片空白:“啊?我……认识……啊,不,不认识……”

    燕飞绝收起了自己凌厉的目光,淡淡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白家茵。”

    “你姓白?那你认识一个叫白小楼的人吗?”燕飞绝看着她道。

    白家茵道:“他?算是我远房亲戚吧,以前没什么交流,不过最近他一直在找我父亲。也不知道他们俩,到底要干什么?”

    “你父亲?你父亲是谁?”

    白家茵心中有点犹豫,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对,但是燕飞绝刚刚救了自己,她也不好不说,只能道:“家父白彦和。”

    “原来如此!”燕飞绝点点头,一直比较冷漠的表情,有了一丝的温柔,道:“如此算来,你我也算亲戚了。我天山燕家,和上京白家乃是联姻,我算是白小楼的表哥。”

    “原来是这样!那我以后,也叫你表哥吧?”白家茵笑了起来,原本心中并不喜欢白小楼,但是此时却因为燕飞绝,连带着对白小楼也有了一丝的好感。

    燕飞绝缓缓地点点头,没有继续多说。

    白家茵道:“表哥,你现在要去哪里?是去找白小楼吗?”

    “我……还没有定下来。”燕飞绝想了想道。

    “那你跟我一起回家吧,我让父亲接待你。”

    “不必了,你告诉我,关于那个叶错的情况就好。”燕飞绝转头,面色平静的看着白家茵。

    ……

    浅水湾龙腾总部。

    叶错跑的度,想是一道光一样,唰的一声,冲进了办公室中,看到苏雅还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登时心中一松,大口地喘气,跑到苏雅的身边,伸手抱住她,一脸关切地道:“你没事吧?”

    苏雅微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事的。”

    蝴蝶在一边,咬着嘴唇,脸色有点不好看,正准备转身离开,叶错却上去牵住了她的手,关心地看了几眼:“你呢?刚才有没有事?”

    蝴蝶低着头,轻轻地摇了摇头。

    叶错这才松了一口气,前一天,当苏雅提出来,要自己一个人守住浅水湾的时候,叶错打死也不同意。

    但是苏雅却十分的坚持,并且道:“你是了解我的,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是不会用这么冒险的方法的。”

    叶错最后说不过她,只能听从她的计划。

    但是在十三堂总部的时候,一颗心却始终都在苏雅这边,现在看着两个女孩,都没受到伤害,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高尉钦在一边哀嚎:“老大,这样虐单身狗是不好的,我也是跟着你混的,你都不关心关心我。”

    叶错看着他道:“你有没有事?”

    高尉钦痛苦地道:“有啊,全身上下,哪儿都疼。”

    叶错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靠!”高尉钦无语了。

    苏雅捂着嘴巴偷笑。

    “言邪那边怎么样了?”叶错看着她道。

    苏雅手机拿着一个电话,道:“现在应该正在袭击海潮经营的一个避暑山庄。我的计划就是打游击战,用我们所有的力量,一个个的击破他们分散的力量,带着十三堂的支援队伍,在整个城市中游走。”

    “那后续呢?你打算怎么办?”叶错看着她道。

    苏雅眨巴了一下大眼睛,道:“后续就需要你来做了。今天这一夜,就是要给十三堂的人立威,展示一下我们的实力。

    公孙白马手下的四大亲信,现在全被我们灭掉了。

    剩下的人,不足为惧。我们不需要一个个的把公孙白马的产业,全部收到自己的旗下,只需要一场摧枯拉朽的胜利。

    今天夜里的这一战,整个云海乃至周边的道上的人物,一定都在观看着,只要我们能拿下胜利,就已经代表了我们的实力。

    明天,你直接就去接手公孙白马的产业,愿意跟着你的就留下,不愿意的就放走。

    到时候你再举办一个宴会,邀请所有的名流来参加,这就是宣示你的收获。

    只要愿意来的,就是承认了你今天晚上所得的。

    到时候就算是十三堂的人不承认,也没办法的,因为我们是以少打多,名头打出来了,江湖的地位自然就出来了,愿意跟着你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叶错点了点头。

    这一夜,苏雅根本没睡,一直在遥控指挥着言邪等人。

    龙腾的队伍,像是黑夜中的幽魂,在偌大的云海市飘荡,谁也不知道这个队伍,下一个目标要打哪里。

    十三堂焦头烂额,派出了十几支队伍,像是网一样的撒下去,全面拦截。

    但是在苏雅的指挥下,龙腾的人总能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

    十三堂的人,每到一处地方,都现,这里不是燃起了熊熊的大火,就是被打砸的一片狼藉,所有的人受伤倒地哀嚎。

    而龙腾的人,则是连影子都摸不着。

    在许多普通人眼中,无比平凡的一夜,却让不少大人物,都彻夜难眠。

    云海市在道上混的,还有周边省市的道上的大人物,都密切的关注着这一战。

    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传的到处都是。

    但是无一例外的是,十三堂这一次,吃了大亏了,让叶错单枪匹马的大闹白彦和的寿宴,还杀了公孙白马,真是给白彦和的生日送了一份大礼。

    “十三堂这一次,如果不杀了叶错,是没有颜面收回公孙白马的产业的。但是这个叶错,看起来真的非池中之物。看来以后去云海市,真的要多一个叶大码头要拜会了。”这是很多江湖人物的心声。

    从这一夜开始,十三堂再次折损了一员大将,正式变成了十一堂。

    而龙腾的人,一战打出赫赫威名。

    第二天一大早,清晨的曙光升起,两边的人都十分默契的收兵了,白天一到,胜负已分。

    十三堂这一次,输的一败涂地。

    叶错的身影,出现在了海潮大厦的楼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