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人的对话,直接吸引了叶错的注意力。

    昆仑墟,这是元瑶口中,自己的师父消失的地方。

    叶错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对方,到底存在于什么位置,但是没想到,燕北回竟然进去过,看来还和裴傲的师父,有过仇怨。

    燕北回此时,一张皱巴巴的苦脸,朝着裴傲看了一眼,道:“原来是武当的那个废物张求真的弟子,没想到你师父还是很记仇的。不错,我是在昆仑墟之中,抢走了他的东西,还给了他一指。

    他现在境况如何啊?对我当初的那一指,应该记忆犹新吧?他那么废物,居然当初接我一指,还没有死,真是一个奇迹。”

    裴傲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心性却十分的坚忍,波澜不惊地道:“家师从昆仑墟回来之后,便一直卧床,吐血三月,最终不治而亡。现在他人已经过世了。人死为大,还请苦面佛前辈,口下留德。”

    “哈哈哈哈!”苦面佛燕北回一脸的戾气,“人死为大?放什么狗屁,要是这样的话,我杀了那么多人,每一个我都要心怀敬意吗?他们既然打不过我,就没有值得我尊敬的地方。

    你这个小娃娃,胆子也不小,居然敢挑战我?

    老夫今天心情好,念在你是故人之徒的份上,可以饶你一名命,但是日后,无论是在龙组之中,还是在任何地方,你遇到我,都要跪在一边,听候指令。

    否则,你的废物师父,便是你的下场。”

    裴傲深呼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苦面佛前辈,请上擂台吧。”

    苦面佛燕北回眯着眼睛看了裴傲一眼,心道:这小子不卑不亢,说什么也激怒不了,看来心智之坚忍,倒是异于常人。既然是仇人的弟子,那就只能先杀了,可惜了一个好苗子。

    龙组的决斗,是禁止分出生死的。

    很多高手,也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复仇,因为好不容易大战了一场,打败了仇人,还要提防后面的人挑战自己,这是不明智的。

    但是对于燕北回来说,杀掉裴傲,看起来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他有把握在擂台上,杀死裴傲,而让周围的人来不及阻止。

    他晃动了一下身子,全身的骨节如同炒黄豆一般噼里啪啦的爆响,整个人身体一抖,就到了擂台之上,场下的人都是眉头一跳,竟然没人看清楚他是如何上台的。

    裴傲则是一步步的走上了擂台,看起来整个人沉稳无比,倒像是一个老年人,慢悠悠的走到擂台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还整整齐齐的折叠好,放在了擂台的角落,这才慢慢的走到擂台中央。

    燕北回不屑地一笑,道:“若是对人生还有留念的话,不放离开武当,加入我们燕家。现在华夏古武门派势微,只有四大古武家族长存,你这样好的苗子,留在武当可惜了。”

    裴傲不说话,默默的抽出手中的长剑,对着燕北回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他手中的长剑一出鞘,在场的众人,似乎隐隐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像是一个被封印了千万年的妖魔,在逐渐的苏醒一样。

    不少人的脸色一瞬间变了,而叶错的眼前,则一下子出现了一片尸山血海。

    前一世之中,所有悲惨的画面,一下子全都袭上心头。失去至亲的悲痛,妹妹临死前的眼神,成为一个顶级杀手所经受的磨难,一次次生死大战,以及蝴蝶死在自己怀中的场景,都一下子如同爆炸一般,出现在了脑海中。

    叶错全身一震,双眼血红,几乎瞬间要走火入魔。

    然而此时,苏雅温柔的微笑,云霓嘟嘴生气的样子,却猛然间出现在了他的闹海钟,一瞬间将所有的恐怖场景驱散。

    叶错全身冷汗,手脚都在颤抖,看着裴傲手中的剑,眼神中有了一丝的疑惑。

    其他的不少人,显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有几个修为比较低的,当场狂舞了起来,状如癫狂,立即被龙组的其他人制服,拖了出去。

    风千尘此时痴痴的看着裴傲,只见他手中的那把长剑,如同一泓秋水,微微荡漾,看起来让人忍不住失神,深陷其中。

    “魔剑?这就是传说中的魔剑?”风千尘喃喃自语。

    叶错心有余悸,道:“什么?”

    风千尘道:“这把剑,据说是武当上一代的掌门,从昆仑墟中取出来的一把魔剑。他能勾起人心中,最悲惨和难以面对的记忆,有无法面对的记忆或者杀过很多人的人,面对着这个魔剑,就会陷入疯癫之中,走火入魔。

    我以前以为这把剑只是传说呢,没想到竟然真有。

    这个裴傲的心性,一定十分的坚韧和正直,对于万事都无愧于心,否则的话,是还不可能拿着这把剑到处走的,一定会走火入魔。

    他虽然只是地榜第一,但是有了这把魔剑,一定能爆出十几倍的战斗力。这一次的大战,有好戏看了!”

    叶错皱着眉头,心中暗自心惊,看来自己真的要快突破了,只有进入龙神功的第五层,让身体的人骨变成龙骨,才能抵挡这种魔剑带来的负面作用。

    前一世的记忆,是叶错的强大的一点,也是他脆弱的一点,如果真的有对战的机会,刚才那一瞬间的痛苦,已经够他死好几回了。

    但要是能进入龙神功第五层,龙骨辟邪,不惧怕任何的异象,他就不会害怕这个魔剑了。

    刚才的那一声来着幽冥的叹息,让苦面佛燕北回,也是全身一震,眼神中呈现出无比痛苦的神色,但是他的修为较高,仅仅一瞬间,便克制住了,转而贪婪的看着裴傲手中的剑。

    “没想到武当真的有这把魔剑,还给了你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好,今天我便要从你的手中,取走魔剑,送你去见你的师父。“燕北回说着,身体一闪,已经到了裴傲的面前。

    他的一根手指,此时竟然像是镀了一层金子一样,闪闪光,将空气都撕裂,出一阵阵刀剑的声音,朝着裴傲点去。

    裴傲长啸一声,手中的剑,一瞬间只剩下一个剑柄,剑身竟然化成了一片水,形成了一个水幕,朝着燕北回席卷而去。

    ps:今天的两更完毕,大家晚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