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错看着言邪的这一身,也是惊讶无比。

    只见言邪操纵着那几条金属腿,在光滑的石壁上爬来爬去,真的如同一只蜘蛛一般,奇稳无比,不用担心掉下来。

    “哈喽!”言邪朝着悬挂在支架上的蝴蝶和腾无伤打招呼:“帅哥美女,要不要搭便车啊,不收费的。”

    腾无伤和蝴蝶都无语了,真是服了言邪,头顶上还有人不断地朝下开枪,另一边的升降梯上,已经有一队人往下追来了,他却永远是吊儿郎当。

    言邪操纵着自己的狼蛛铠甲,爬到了蝴蝶和腾无伤的身边,从背包中取出几根金属腿,将折断的换上,然后操纵了两下。

    那蜘蛛的八条腿,伸出来两条,抓住蝴蝶和腾无伤,朝着山崖下跑去。

    那狼蛛铠甲的几条腿,又细又长,每一次踩在石壁上,都出叮叮叮叮的碰撞声。

    腾无伤看着这几条细细的腿,带着三个人的重量,在垂直的石壁上爬行,心中忍不住打颤:“言邪,你这个东西腿为什么不做粗点?这足够结实吗?”

    言邪道:“做粗了就不好携带了,至于是不是足够结实,我也不知道,毕竟也是这玩意还是刚明出来的,第一次使用。”

    腾无伤的脸都绿了:“没用过你就敢拿着上战场?你这是疯了吗?放我们下来!”

    言邪扬扬眉:“你确定?”

    腾无伤看着垂直几十米的高度,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另一边,一个升降梯上的已经降到了和三个人同样的高度,那边的人停下了升降梯,打开电梯厢的门,将枪口对准了还在岩壁上爬行的言邪。

    蝴蝶的脸色一变,对着言邪道:“看后面。”

    言邪一回头:“卧槽!”

    后面的升降梯里,一个美国大兵露出一丝微笑,带着戏谑的看着言邪,挥了挥手。

    言邪这边,腾无伤和蝴蝶手中的枪早就没子弹了,三个人悬挂在悬崖上,就像是几个活靶子。

    那个美国大兵吹了一声口哨,对着身边的人道:“蜘蛛侠啊?很不错的明,把他给我打下来,我要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办?”腾无伤看着言邪,眼神中都是凝重。

    言邪操纵了两下,转头对准了升降梯,按下了胸前的一颗按钮,身后的铠甲,登时再次变化,突起来几个白色的枪管。

    此时的言邪,就像是一只背着几挺机关枪的大蜘蛛,前面的两个钳子,还夹着两个人,就这么斜着趴在石壁上,对准了对方,笑眯眯地道:“你们那边还谁有什么遗言?没有的话,我要开始清场了。”

    对面的那几个美国大兵都呆住了:“沃特法克(什么玩意)?”

    就在此时,言邪已经动手了,操纵着狼蛛铠甲,对准了那个升降梯。

    哒哒哒哒!

    一瞬间,背后的一排枪管开始了连射,那群美国大兵,根本就没想到这个铠甲背后还有机枪,短短的几秒钟,整个升降梯都被打的千疮百孔。

    无数的子弹密密麻麻的喷射过去,留下了一整个升降梯的尸体。

    腾无伤和蝴蝶震惊地看着言邪身上的这件铠甲,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虽然大家都知道,言邪自己有一个比仓库和垃圾堆还要乱的房子,每天在里面捣鼓,但是一直以来,除了机关屋,也没见他拿出来什么东西,没想到今天一出手,就是这么神奇的一个高科技。

    腾无伤和蝴蝶都是武器专家,明白要把这么多的机枪组合到这么小的一个铠甲里面,需要多么复杂的工艺。

    而且言邪的铠甲的腿部还这么细,里面肯定还有很多精细的零件,但却能承受这么多机枪齐射的后坐力,显然整个铠甲的制作材料,也十分的昂贵和西游。

    此时看着两个人惊讶的目光,言邪得以无比,装逼的大喊了一声:“还有谁?!”

    轰隆隆!

    头顶上,一架直升飞机缓缓的落下来,直升机上的重机枪,开始了扫射。

    “卧槽!”言邪破口大骂,“你大爷的,晚几秒钟出现会死?我他妈研究这玩意研究了好几年,就为了今天,你们这样做是不道德的。”

    还没等他骂完,那机枪已经一路扫射到了他们的身旁。

    机枪的子弹练成一条线,像是电切割一样,在山崖上划过,留下了一条沟。

    之所以不是很多的弹孔,而是一条沟,是因为这枪的子弹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将石壁的岩石都射的粉碎。

    言邪操纵着八臂狼蛛铠甲,在悬崖上奔跑,地面上,叶错也提着邓卓和迈尔斯,在地上奔跑。

    天空中,直升飞机轰鸣,分出一个机枪手,来扫射地面上的叶错。

    叶错此时,已经跑成了一道金光。

    一行六人,三个在地面上,三个在崖壁上,朝着距离这边最近的码头跑去。

    “言邪,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叶错大声地在通讯器中吼道。

    当初奥古老爹的船只,只给了他们三个小时,现在战斗了这么久,叶错已经无法确定还能不能赶上了,如果上不了船只,那几个人可能都要战死在这个岛上。

    “老大,这时候问时间不好吧,我没空看表,但是不回答你你又觉得我不尊重你,我回答了你,蝴蝶大嫂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你这样让我准难做的。”尽管头顶上的子弹倾泻如雨,言邪该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句都不肯少。

    叶错这边,只能不断的提,前方的码头,已经隐隐可见。

    “快点言邪!”

    “好的!”言邪操纵着狼蛛铠甲,从崖壁上跳下来,六根细长的腿,在地面上踩出一片火星,度丝毫不比叶错跑的慢。

    眼见着已经到了码头上,忽然间,一阵枪声响起,整个码头上都是士兵,从破旧的岗哨中冲出来,对着六个人开枪。

    “靠!”叶错怒骂了一声,在原地打了个几个滚,躲避过迎面飞来的子弹。

    “怎么办老大?”六个人不得不停下来,前面的人太多,想从码头走已经不可能了。

    “进针叶林!”叶错说着,提着两个人冲进了针叶林,言邪操纵着狼蛛铠甲紧随其后,几个人刚进入树林,身后的树木就被机枪打的木屑飞溅,几乎要拦腰折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