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智子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南宫六叔一脸的警惕,知道这丫头是倭国人,身上有十分诡异的武学。天 籁小 『说ww w.『23txt.com

    然而,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美智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上。

    “哎呦!”砰地一声,趴在地上,现场空气一片寂静。

    几秒钟之后,美智子瘪着小嘴,快要哭了似得,抬起沾满灰尘的小脸,一脸委屈的看着两个人。

    南宫六叔愣了几秒,上前用绳子麻利的将美智子一捆,扔到了一边。

    言邪感觉到自己的心碎了,唯一活命的机会,就这么失去了。

    美智子被捆好了,扔到一边。

    南宫六叔看到美智子不惧怕陨石碑的催眠效果,心中有点犯怵,不敢随便动她,伸手将言邪抓到陨石碑前。

    言邪哈欠连天,感觉一股强大无比的睡意,直击脑门,不知道到底是陨石碑的催眠效果,还是快失血,导致他陷入眩晕。

    言邪的血液,喷洒在陨石碑上,被迅的吸收。

    言邪嘴里不停的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老天爷对单身狗怎么就这么残忍啊?老子守身如玉二十年,到头来唯一的作用就是放血,早知道老子找几个小妹妹好好的糟蹋糟蹋,不当处男,看你还放不放老子的血。”

    南宫六叔冷笑了一声:“现在才这么想,有点晚啊。”

    言邪眼泪汪汪地道:“我现在打飞机,算不算*******南宫六叔抽出一把匕:“你可以试试,看看我一刀能不能给你切干净。”

    言邪一把捂住自己的裤裆:“算了算了,我就是开个玩笑。”

    南宫六叔憋了一下,最后忍不住道:“小子,你倒也算是个人物,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有说有笑的,要是以往,我还这能放了你。不过,谁叫你的血这么纯净,今天我祭天尊能成功,还要感谢你呢。”

    言邪转了一下眼珠子,道:“我马上都要死了,你能告诉我你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吗?”

    “嘿嘿。”南宫六叔冷笑了一声,“你的老大说你很聪明,既然如此,你就慢慢的猜吧。”

    “妈蛋,我都要死了,你不告诉我,万一我等下一死,世界上就少一个人知道你干了多么牛逼的事情,这对你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损失啊。”

    南宫六叔眼前一亮,看了看言邪,道:“不得不承认,你却是很聪明,善于寻找人心的弱点,说的我都有点心动了。不过我可不是导游,负责给你介绍人生的方向,去死吧!”

    南宫六叔抬起一脚,踹在了言邪的胸口。

    言邪噗地一口,吐出一大口的血,就咳嗽了两声,心中暗自骂道:妈蛋,这老家伙实在是太难缠了。

    言邪和叶错,遇到了不少对手,但是大部分是打不过叶错的,能打得过叶错的,往往智力值不如言邪和苏雅。

    但是南宫六叔,不光智力值极高,心狠手辣,性格也十分的坚韧,能够为了自己的目的,装疯卖傻十余年,这种人实在是可怕。

    言邪这些小花招,对他来说根本没用。

    这一脚,言邪感觉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

    他咳嗽出一口血,看了一眼美智子:“小丫头,你保护叶错的时候怎么那么给力?到我这里就变这么弱鸡,太坑爹了啊,不是亲哥也不能待遇差这么多吧。”

    话刚说完,言邪就双眼一翻,彻底的昏死过去。

    南宫六叔忍不住无语地看了言邪一眼,他知道,刚才已经是言邪的极限了,但是为了把话说完,言邪竟然比他预想的还多撑了十几秒,

    言邪对说话的执着,真是令南宫六叔无比的惊讶,这是一个以话痨为终生目标的人啊。

    等到言邪彻底的晕过去,不再说话,南宫六叔忽然感觉到全身一轻,耳朵里还回荡着言邪嗡嗡嗡的声音。

    他忍不住摇摇头,看了一眼美智子。

    美智子吓得脑袋一缩,小嘴瘪了一下,两颗晶莹的眼泪流了下来。

    没有叶错在身边,美智子根本无法挥出自己的战斗力,这个是叶错自己都没有能够完全的预料到的地方。

    南宫六叔抓着阿离,将她放在了那块洁白的陨石碑前,一双眼睛带着一丝激动和神圣的看着她怀中那个小小的花盆。

    那花盆之中的土壤,已经被拔拉开了一部分,露出半个晶莹剔透的蚕豆,碧油油的看起来如同一块上好的玉雕琢而成的。

    天空中,不断滚动的漩涡状的黑云,一道光柱,从天上直直的照射在地面的陨石碑上,看起来像是打通了一个什么通道。

    陨石碑吸收了言邪的血,开始隐隐泛出一丝丝的红光。

    “天尊,我南宫世家,世代守护关于你的秘密。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唤醒你,他们都惧怕你的力量。

    只有我知道,你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宰!

    现在,只有我才能让你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唤醒你沉睡的力量。

    我有无比的虔诚,愿意供你驱使,请醒来吧。”

    南宫六叔说完,对着那陨石碑,不断的叩拜。

    南宫家上一任家主,在临死之前,将所有的秘密,全部告诉了他,因此他反倒是南宫世家唯一一个知道家族秘密的人,这是现任家主南宫术都不知道的。

    随着他的不断的叩拜,天空中照射下来的光柱,越来越粗大,笼罩住了阿离和那个碧油油的蚕豆。

    空气之中,逐渐的充满了不安定的因素,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山脉。

    在南宫世家的院落中的叶错,忽然感觉,一股难以言说的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

    而陨石碑前。

    咔擦咔擦咔擦……

    一阵轻微的破裂声,南宫六叔欣喜地看着那小小的花盆之中,碧油油的蚕豆,破裂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伸出来一个绿油油的嫩芽。

    这一直被认为是玉石的蚕豆,竟然真的开始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