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773章 重出江湖
    言邪在旁边,一把捂住了美智子的眼睛:“少儿不宜!”

    美智子“嗯~”了一声,抓着言邪的手,从他的指缝里偷看。』』天』籁小说ww w. 23txt.com

    “哥哥在干什么?”美智子一脸的疑问,“为什么要咬嘴巴?”

    言邪叹息了一声:“唉,旧社会人吃人的惨剧,今天有再次生了,咱们快走,不然等会他们吃完对方,就要来吃你了。看你这么嫩,肯定几口就吃完了,还不快跑。”

    美智子吓了一跳,连忙转身跟着言邪一起跑。

    半个小时后,叶错从山上下来,美智子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叶错的嘴巴看,仿佛是在看有没有被南宫竹幽咬掉一块。

    言邪十分猥琐地道:“老大,度够快啊,脱衣服十四分钟,穿衣服十四分钟,正事一分钟是吗?”

    “滚!”叶错黑着脸,对于言邪这种无论什么时候,都猥琐到极点的聊天方式,他也很头疼。

    三人正准备离开,身后的山峰之上,忽然间传来了一声清亮高亢的笛声。

    这笛声穿云裂石,直上云霄,却又不刺耳,带着一股洒脱和恬淡。

    三个人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清瘦但却洒脱的身影,站在一片竹海的顶端。

    竹子的细枝,浑不受力,随便轻轻一碰就断,但这人却像是一只麻雀一样,随风摇晃,稳稳的站在了竹子的顶部。

    他的手中,是一根通体泛着紫色光泽的短笛,那悦耳的声音,就是从这短笛之中出的。

    叶错看着他这样站在一颗竹子的顶部,竹子却只是微微弯曲,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赞叹了一下:这份轻功,真是一般人十辈子都连不到,南宫千秋,果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那竹子的顶部,站在吹笛子的人,赫然便是号称南宫世家千年来天资第一的小师叔南宫千秋。

    他永远是一副破落邋遢像,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脸上也胡子拉碴。

    经过上一次南宫六叔的叛变大战之后,他整个人又憔悴了几番,现在眼眶都深陷了下去,一脸的灰尘,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穷酸的酒鬼。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身中剧毒,还能秒杀两个a级杀手,谁能想到,这人的实力,很可能不输于天榜排名前十的高手。

    一曲终了,南宫千秋脚下一点,从一片竹海的顶部飞跃而下,几个纵跳,就到了三个人的跟前。

    就连一向不会夸人的言邪,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这尼玛跳的完全不符合物理学定律啊!

    南宫千秋几个起落,到了三人的面前,眼神之中,虽然神情洒脱,但是眼神之中,却忍不住带着一丝的萧瑟。

    叶错能看出来,他手中的这个紫色的笛子,是之前他唯一的知己,花逢秋的笛子。

    想来命运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

    年轻时本想混吃等死,当个纨绔,无奈大哥被杀了,不得不奋图强;

    志得意满的时候,遇到了喜欢的人,却又得罪了天下的古武界高手,被到处追杀;

    有了奇遇进入昆仑墟,无奈出来的时候喜欢的女人死了;

    好不容易有个知己,居然是六哥安插在身边的,关键时刻给他下了毒。

    也难得南宫千秋洒脱到极点,居然对这些看起来都混不在意,只是淡淡的将那根紫色的笛子,递到了言邪的面前。

    “他临死前,最后的遗愿,是把这个笛子,送给你。”南宫千秋,看着言邪道,“虽然他骗了我十几年,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还算是一个雅人。这里还有一本他自己做的曲子,也送给你吧。”

    临死之前,什么都不惦记,唯一惦记的就是自己的曲子和乐器,花逢秋虽然是个骗子,但是还算风雅。

    然而——

    “这上面不会有毒吧?”

    言邪一出口,就把人往最猥琐的方向想。

    “放心,我都碰过了,有毒也先毒死了我。”南宫千秋淡淡地道。

    “哦。”言邪这才放心地接过那乐谱。

    南宫千秋对着叶错一拱手:“叶先生这次危难之时出手,挽救我南宫世家于倾覆之时,有如再造之恩,日后若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叶错摆摆手:“你客气了。我只是想送阿离回家来,看看能不能把她沉睡的怪病治好,没想到,不但没治好病,人都被人抢走了。唉,不过你们放心,我心中对于阿离,便如同亲妹妹一般,回去我会尽全力找到她的。”

    南宫千秋点点头:“这也是我一定会去做的事情。”

    言邪在一边,翻了几下乐谱,忽然间道,“花逢秋是自杀的吧?”

    南宫千秋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言邪看着乐谱,道:“这铺子里用了很多古曲的调子,高山流水也有,渔樵问答也有,全都是将古人的友谊的。可以看出来,这家伙对你还蛮痴心的,只不过结尾的部分,用典是割袍断义。

    割袍断义之中,是华歆因心神不一,管宁割断席子与之断交。

    说明了他早就提醒你,以后需要背叛你,只是你没听出来这个曲子的含义。

    不过既然把意图都写在曲子里,却不说出来,看来是受人所迫了。

    我建议你去看看,他又没有留下孩子或者喜欢的人什么的,可能是你们家的那个野心家(南宫六叔)用这个来胁迫他,他才不得已对你下毒的。

    现在自杀,然后把曲子给我,应该也是猜到,我能看出来这些。”

    南宫千秋面色一变,声音有点颤抖,道:“他确实是有个小女儿,不过几个月前,就不见了,他自己说是送到国外去上学了,难道竟然是……”

    言邪扬扬眉:“又是一个丫头啊,现在拐卖儿童的人太多了,打击人贩子刻不容缓啊。”

    南宫千秋长叹一声:“我这一生,辜负的人太多了!”

    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平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杀伐和桀骜不驯。

    一柄已经锈迹斑斑的铁剑,缓缓的从他的腰间被抽出,只听他淡淡地道:“江湖,我南宫千秋,又要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