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但是秦老,毕竟是军人,一辈子只相信子弹和鲜血,眼泪在他们看来,尤为的廉价。天籁 小 说ww『w.23txt.com

    叶错演戏,并不能获得任何的同情。

    不过,听到叶错提到自己妹妹的事情,秦老一下子想到了龙组,立即道:“龙组这次帮你把事情遮盖过去了,看来风不语还是很看重你的。不然,凭着你杀了那么多人,又是在市中心,只怕……”

    叶错还没说话,秦扶苏一脸震惊地看着叶错:“那天晚上,做下那个案子的人,是你?”

    秦老看着秦扶苏道:“学着点,看看人家是怎么保护自己的家人的。你以后,对待我华夏的疆土和人民,也应当有这种‘犯我华夏,虽远必诛’的魄力!”

    秦扶苏全身颤抖,像是不认识一样,看着叶错,眼神中满是不忍:“怎可因为小事,就滥杀无辜?谁人不是父母生养的?”

    “住口!”秦老道,“对待敌人,就要像寒冬一样严酷!”

    说完,秦老竟然直接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抓过床边的手杖,道:“你们俩跟我出来。”

    “爷爷,您披一件外套吧,外面风很冷。”秦扶苏道。

    “披什么披?老夫当年在战场上,吹的是烈火,淋的是枪林弹雨,百万雄兵都不能奈我何,小小寒风又有何惧!”他的身躯,虽然已经瘦削了,但是依旧挺拔。

    叶错心中,忍不住暗自有点佩服。

    虽然秦老为了秦扶苏,想要扫清一切可能存在的障碍和隐患,但是每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有自己的心思,这是没错的。

    怪只怪两个人不得不站在对立面,但是秦老年轻时戎马天下,为华夏立下的赫赫战功,依旧是十分的值得钦佩。

    他人虽然老了,但是依旧锋利的像是一把钢刀。

    门外,狂风呼号,寒气袭人。

    秦老站在屋檐下,周围的士兵都吓了一跳,想要过来送上军大衣,都被他摆手制止。

    “扶苏,你看这园中的梅花,全部都盛开了,你喜欢吗?”秦老指着梅园道。

    秦扶苏眼神中终于有了一丝的轻松,点头道:“孙儿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壶清茶半卷书,独坐梅园,看天边云卷云舒,不问凡尘世事。”

    秦老点点头:“说得好,来人啦!”

    一队士兵,连忙集合:“司令!”

    “你们,准备斧头,把这整个园子的梅花,全部给我砍了!”秦老直接挥手道。

    “什么?”秦扶苏仿佛被人在胸口插了一刀,“爷爷,不可!”

    “还愣着干什么?这是命令!”秦老狂吼了一声,像是一只暮年的雄狮,满头苍苍的白,随着咆哮而在寒风中飞舞。

    那群士兵愣了一下,立即全部敬礼:“是!”

    “爷爷,不要!”秦扶苏一脸的惊恐。

    一队士兵,挥舞着斧头,电锯之类的东西,稀里哗啦,原本如同画卷一般的梅园,转瞬间,成了一堆残花败柳,枯枝落叶。

    “不要……”秦扶苏看着面前被砍倒的一颗颗梅花,眼中留下清泪,缓缓的跪倒在了地上:“不要啊……”

    叶错眉头微皱,暗自叹息:秦老看来真的是命不久矣了,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癫狂,难为秦扶苏了。本不是心狠手辣的屠夫,却要拿起屠刀,掌管众生生死。

    “报告!所有梅花,全部砍倒,已经完成任务,请求司令指示!”一个士兵大吼。

    “把所有的树枝收拢起来,浇上汽油!”秦老道。

    “是!”

    园子里的梅花,被堆成了一座比房子还要高的树枝堆,一桶桶的汽油浇上去。

    叶错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原本能成为一个绝佳风景的园子,就这么毁了。

    秦老看着秦扶苏和叶错道:“你们俩,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叶错摇了摇头,装出一脸惊恐的样子,而秦扶苏跪在地上,只是默默的流泪,整个人像是已经麻木了。

    秦老面色冰冷地道:“我需要告诉你们的是,世界上美好的东西,谁都喜欢。

    但是,更无奈的是,邪恶的东西,永远存在。

    如果有一天,邪恶的势力出现,他们就像今天我毁掉这梅园一样,毁掉你们最心爱的东西,你们会怎么做?”

    叶错默然无语,心中早就明白秦老毁掉梅园,就是要激出秦扶苏的血性。

    然而秦扶苏只是一脸的麻木。

    “扶苏,去,点火把这所有的花枝,全部烧了。”

    秦扶苏全身一震,眼神中有了一丝的悲痛。

    “如果你不愿意,我给你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秦老伸手一抽,噌地一声,从手杖中,抽出来一把锋利的短刃。

    原来他着手杖是中空的,手柄部分抽出来,是一把插在里面的短刃,锋利无比。

    他将这短刃递给了秦扶苏:“捅我一刀,就能保住你所喜欢的这些花枝,不然的话,你就去把它们全部烧掉。”

    秦扶苏全身颤抖,看着面前的短刃。

    “拿着他,杀掉我,你就是秦家的家主,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秦老大声地道,“拿着!”

    短刃被塞到了秦扶苏的手里,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利器,一阵头晕目眩。

    “动手!”秦老大声地道。

    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全场一片寂静。

    良久——

    当啷!

    短刃掉在了地上,秦扶苏淡淡地道:“我心中有花,便不留恋于山川湖海!总有焚天之火,我心不改!”

    他拿起火把,扔到了浇满汽油的花枝堆上,一瞬间,漫天大火。

    他瘦弱的身影,在大火堆前,看起来有几分凄凉和落寞,像是一个怀着必死的人,要跳进火堆一样。

    秦老童心地闭上了眼睛:“废物!我们秦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废物!”

    云霓的脑袋,从回廊的另一边,探头看来,登时被漫天的大火吓了一跳:“啊,表哥!你怎么把花都烧死了啊?”

    秦扶苏转过头来,一双眼睛中,似乎有血留下来。

    云野鹤伸手,一把将云霓拉了回去,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爷爷,你干什么啊?”

    “唉,傻丫头,你……”云野鹤看着他,道,“丫头,答应爷爷一件事,以后有机会,跟着叶错走,永远不要回来了。”

    “啊?”云霓脸一下子红了,心中一甜,以为爷爷这算是赐婚了,心中高兴无比,嘴上却道,“我又不喜欢他,才不要!”

    “傻丫头,爷爷还不了解你?你听着,爷爷这是认真的,跟着叶错走,不要回来了,听到没有?”

    云霓看着爷爷这么认真,有点被吓到了:“爷爷,可是……我要回来看你啊。”

    “没有可是,不要回来了!”

    ps:今天的四更完毕了,大家晚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