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云野鹤的声音,都有点颤抖,虽然秦老一直都不曾对他说过,自己对叶错的态度。天籁小『说ww』w.』23txt.com

    但是云野鹤是何等聪明的人,秦老又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他岂能不懂秦老的心思?

    “霓儿她……这丫头确实有点疯,在外面都玩忘了,不知道回来了,我过几天去找找。”云野鹤深呼吸了一口气,平稳了声音道。

    秦老呵呵一笑,那声音在云野鹤的耳朵之中,有一丝的刺耳。

    “不用啦,老鹤你年纪大了,这种跑腿的活,何必自己亲力亲为,我派人去把云丫头接回来就是了。”秦老道。

    云野鹤心中一寒,道:“还是不了吧,霓儿这丫头你也知道的,性格比较倔,我觉得要是真的想接回来,让扶苏去吧。他们都是年轻人,聊得来,多聊聊,也能增进一下感情。”

    云野鹤知道,秦扶苏心地善良,心中爱慕云霓,因此不会伤害到她。

    让秦扶苏去找云霓回来,以叶错和苏雅的聪明,一定能知道,秦老的态度了。

    然而,秦老却是淡淡地一笑,道:“还是我亲自去派人接吧,扶苏他最近有事情,我要让他好好学习,不然以后怎么接我的班啊。

    老鹤,我困了,你先下去吧。”

    云野鹤张嘴还想说话,但看着秦老已经躺下了,只好缓缓地站起身来。

    他的身后,房间的角落之中,一个黑色的人影,忽然间像是一团跳动的火焰,闪烁而出。

    原本躺下的秦老,也慢慢地坐了起来。

    “秦老,这姓云的老小子,看起来是有异心啊。”这黑衣人道。

    秦老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悲痛,猛地一拳砸在床板上:“为什么?我秦某纵横一生,自认为没有对不起谁,老天爷为什么要我儿子全死光,只剩下一个孙子,却羸弱仁善。

    现在唯一的好友,也要开始背叛我,我秦某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他神情激动,说着说着,猛地张开嘴,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背叛我……为什么?!!!”秦老一拳轰出,紫檀木的大床,被一拳轰碎。

    那黑衣人在一边,默然不语。

    秦老凄惨地笑了几声,看向那黑衣:“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难道,我真的是做错了?难道我不应该对叶错这样?”

    他的眼神里,忽然没有了往日纵横杀敌,驰骋沙场的坚定,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茫然。

    “难道,我真的是错的?我不应该对付叶错?难道真的要放过他?”秦老喃喃自语。

    那黑衣人默默地走到他的身边,眼神之中,闪烁着坚定地光芒:“秦老,你做的没错。

    叶错就算是能成为国士,纵横天下,可是那和你秦家,有什么关系?

    等你百年之后,秦扶苏孤苦无依,谁还记得,秦家往日的风采?

    那时候的秦家,只要是你的仇人,人人得而诛之;就算是之前巴结讨好你的人,也会每个人都上来踩一脚。

    现在扶苏公子心底仁善,不能扛起一个家族的大任,那就只有你为他扫平一切。

    叶错,就是你拿来开刀的最好目标。

    现在他声威正盛,如日中天,南宫家和叶家,都有帮助他的意思,风家更是与他交好;而萧家和燕家,现在深陷囫囵,自身麻烦不断。

    如今的叶错,整个古武界,隐隐已经以他马是瞻。

    这个时候,灭掉叶错,才算是对古武界起到最大的震慑作用。

    到时候,大家才会冷静下来,仔细的审视自己。就算是古武界中,闹得再欢腾,能对抗的了军队吗?

    等到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他们才会知道,现在的华夏,谁才是真正的靠山。

    到那时候,秦家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而扶苏公子,就算是性格仁善,也没有人,敢动什么心思了。”

    这黑衣人的一番话,句句如刀,字字在心,让秦老原本迷惑和心软的眼神,再次的坚定了起来。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对着那黑衣人道:“不错,如果不在此时立威,等我死后,谁都敢来踩秦家一脚。

    到时候,我在地下,如何有颜面见秦家列祖列宗?

    叶错,要怪只怪你不听话,不肯乖乖的当我的棋子,而是想成为下棋的人。

    既然你想下棋,那就是我的对手,别怪我心狠手辣。”

    他一挥手,身上陡然恢复了之前那种睥睨天下的霸气,对着黑衣人道:“去把云霓接回来,我要她先和扶苏完婚。

    等到两个人结婚之后,扶苏心中的责任感,才会被唤醒。

    到时候,我再将秦家交给他。

    至于叶错那边,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敲打他一下,让他仔细想想,自己的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如果还不识抬举,那就直接灭掉就好了。

    毕竟他现在接手的这些公司,都是十三堂的公司,罪行累累,现在叶错既然接手了,这些东西自然都算在他头上。”

    “是。”黑衣人点了点头。

    “还有——”秦老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点老鹤,让他别想不开,去和叶错勾勾搭搭。

    要是真的敢背叛我,我就让他明白,背叛我的下场。”

    秦老的声音,如同万载寒冰,听的人毛骨悚然。

    “是!”这黑衣人答应了一声,消失在原地,像是从来没出现过。

    外面,云野鹤缓慢的在军区大院中走着,一双灰白的眉毛,微微皱在一起:“丫头……丫头啊……爷爷不该把你带到秦家啊。为今之计,只能期待,叶错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你了。”

    他喃喃自语,仰天长叹。

    半晌之后,忽然间想到:“扶苏……扶苏这孩子,有宰相的肚量,这时候求他,说不定也有用。”

    他想着,正看到秦扶苏在不远处一颗树下,呆呆的愣,连忙走了过去。

    “扶苏少爷。”

    秦扶苏身子一震,看到是云野鹤,立即和煦地笑道:“云爷爷。”

    “扶苏少爷,救命!”云野鹤道。

    秦扶苏一惊:“你怎么啦?云爷爷你别吓我!”

    “不是我,是霓儿,你要救救她的命啊。”云野鹤语重心长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