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雅这边,接到了电话通知不久之后,叶错那边,也同样得到了通知。天 籁小 『说ww w.『23txt.com

    并且,军区的人也直接来到了龙腾的总部。

    一个军官看着叶错道:“云老爷子年纪大了,在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跟头,现在还在医院之中,昏迷不醒。

    我们有点担心,怕老爷子这次换不过来,所以还是希望,云霓小姐回去看看吧。”

    说完,看着叶错怀疑的眼神,他坦然地道:“叶先生要是想去,也可以跟着一起去看看。”

    “我自然会去,云老爷子也是我敬重的人,他老人家受伤了,我自然要看看。”叶错道。

    “那就不耽误时间了,请吧。”

    叶错带着云霓,一起上了军队的车。

    言邪在后面,低声地嘀咕:“秦家不会打算把老大骗过去,然后伺机动手吧。”

    “不会!”苏雅摇摇头,“还没到那个地步。”

    叶错和云霓,跟随着军队的车辆,到了军区医院之中。

    云野鹤还在急诊室内,据说是下楼梯的时候,脚踩滑了,脑袋磕在了台阶上,陷入了昏迷。

    云霓听到医生的话,登时整个人都几乎要瘫倒了。

    虽然这么些年来,依靠着秦家的权势,她衣食无忧,俨然是一个富家大小姐的派头。

    但其实,她却是十分命苦的,很小的年纪就失去了父母,和爷爷相依为命。

    在这个世界上,爷爷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虽然云野鹤早已经白苍苍,但云霓天真烂漫,总觉得爷爷还能活很久,永远都不会死。

    现在猛然间经历了这个情况,整个人登时没了主张。

    叶错在她的身边,一直耐心的劝慰:“没事的,云老爷子吉人天相,现在的医学也达,一定会没事的。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也能救活的,不用担心。”

    “真的吗?”云霓紧张的看着叶错。

    “对,我保证。”叶错点头,心道,实在不行,只好用我一点龙血了,云野鹤这次伤的古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别人心中,都不会将云野鹤的伤,怀疑到秦老的头上。

    但是叶错不同,他当过杀手,对人性的阴暗认识的足够深刻,知道一个人卑鄙起来,能有多卑鄙。

    特别是秦老这种身居高位者,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是很正常的。

    云野鹤的手术,进行了四个多小时,才结束。

    主治医师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虚脱了,但是还是强撑着对云霓道:“云老爷子的头部,磕在了台阶沿儿上,留下了一道很长很深的口子,虽然这次手术成功了,但是现在他老人家还在昏迷之中,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你们暂时,还是不可以进去看他的。”

    医生的话,让云霓再次陷入了焦急之中。

    这一次云野鹤的昏迷,一直持续了七八个小时,还不见醒来,而叶错这边已经无法再等下去了。

    “这可怎么办?”叶错心中焦虑,他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

    龙腾现在规模这么大,掌控着大半个云海的经济命脉,很多事情虽然苏雅和言邪都能做,但最重要的关口,是需要他镇着的。

    “傻丫头,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会第一时间赶来的。”叶错到了最后,只能无奈的对着云霓道。

    “好。”云霓的嘴唇都干裂了,看起来很憔悴。

    叶错离开之后,云霓整个人呆呆的坐在病房前,看起来有几丝可怜。

    现在的她,才第一次意识到,亲人即将离去的悲痛。

    又过了一个小时,云霓实在忍不住了,左右看了看没人,悄悄的打开了病房的门,漏了进去。

    里面的病床上,云野鹤面色灰败,躺在那里,脑袋上包裹着白色的纱布,整个人一动不动,只有胸口还在微弱的起伏着。

    云霓看到这个场景,忍不住一下子哭了出来。

    床上的云野鹤,似乎是有了感应,竟然睁开了眼睛。

    “爷爷……”云霓哭着,扑了上去。

    云野鹤艰难地伸出一只手,云霓赶忙握紧他的手。

    云野鹤看了一眼云霓,有点无奈地道:“不是……让你……别回来……了吗?”

    “爷爷,我想你了,我担心你……”云霓哭的梨花带雨。

    “唉……”云野鹤长叹了一声,闭着眼睛不说话。

    云霓用白嫩的小手,擦着自己的眼泪,看着云野鹤道:“爷爷,你放心,叶错说他一定会救治好你的,你还记得吗?咱们第一次见到他,他就是帮秦爷爷治好了病的,他的医术也很厉害的,你不要害怕。”

    云野鹤睁开了眼睛,伸出干枯的手掌,艰难地抚摸着云霓光洁的脸颊:“丫头,爷爷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爷爷,不允许撒谎,一点点的谎话都不能说,听到没有?”

    云霓没想到云野鹤这么认真的问自己,连忙点了点头。

    云野鹤深呼吸了一口气,才道:“叶错和秦扶苏,这两个人,你愿意嫁给谁?”

    云霓一愣,随即脸上飞起了一丝的红晕,没想到自己的爷爷,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个问题。

    她咬着嘴唇:“爷爷,你……怎么忽然问这个?”

    “回答我,不要撒谎,不要逃避。”云野鹤的眼神很坚定。

    云霓呆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云野鹤的用意,但看着他的眼神,只好低着头,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我……我怕叶错不愿意要我……”

    “所以不管什么情况,你都还是会选择叶错,是吗?正面回答我!”

    云霓的脑袋埋的更深了,但还是点点头:“嗯……”

    云野鹤叹息一声:“唉,命中注定是如此,没办法的。霓儿,你现在听爷爷的话,悄悄地溜出去,找到叶错,跟在他身边,从此以后,无论听到我什么消息,都不要回来了。”

    “什么?”云霓急了,“为什么啊爷爷,你还没康复,我……”

    “快走啊傻丫头!”云野鹤心中焦急。

    云霓完全想不到,危险会在秦老那边,所以倔强地道:“不行,爷爷,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再说了……大坏蛋他有苏雅姐了,也未必会要我,我……”

    云霓说到这里,心中一阵委屈和无奈。

    云野鹤叹息了一声,忽然道:“霓儿,你还记得,当初我让你拜叶错为师吗?”

    云霓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记得,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叶错也从来没教过我什么。”

    “叶错的师父,是一位活神仙,我曾经有缘见过一面。就算你以后不嫁给叶错,只要你报出叶错弟子的名头,也没人会为难你,因为你也算是那位活神仙的传人。你要记得,以后遇到危险,如果叶错不在身边,就说自己是糟老头的传人,这能救命。”云野鹤一脸认真地道。

    云霓听得懵懵懂懂,心中却暗自吃惊:爷爷在很早之前,就知道我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她忍不住问道:“爷爷,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让你这样害怕?叶错能保护我们的,就算叶错不能,秦爷爷总可以吧,他的权力那么大!”

    云野鹤正要说话,门外忽然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云野鹤面色忍不住一变:“秦老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