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908章 友谊地久天长
    “霓儿,你躲到床下面,待会无论生了什么,都记得,不要出任何的声音!”云野鹤一脸的紧张。天籁 小 说ww『w.23txt.com

    “为什么啊?”云霓还很呆萌的问。

    “住口!”云野鹤的脸上,露出一股凶悍,“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听,待会不许出任何的声音,听到没有?”

    云霓还是第一次见到云野鹤这么凶的盯着自己,就像是一头猛兽,她整个人都被吓住了。

    云野鹤按着她的脑袋,将她塞到了床下。

    门外,秦老拄着拐杖,默默地走了进来。

    “咦,老鹤,你已经醒了?”秦老看着云野鹤,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的愧疚,但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冷血。

    “秦……”云野鹤也变成了之前,说话都费力气的样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秦老走到床边,默默的坐了下来。

    “云霓那丫头呢?”他左右看了看。

    云野鹤摇了摇头:“没见到……”

    秦老身边的人,也低下了头:“之前还在的,不知道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秦老皱着眉头,吩咐身边的人:“去找找。”

    “是!”

    房间之中,只剩下秦老。

    他默默的看着云野鹤,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丝暴戾的冷笑,淡淡地道:“老鹤啊,你说我这一辈子,什么样的风浪没经历过,为什么到了晚年,落得如此下场?”

    云野鹤的眼皮跳动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回答,而是装出虚弱的说不出话的样子。

    秦老冷笑了几声,声音如同寒夜里的乌鸦,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我的五个儿子,全都战死了,除了老大,没人给我留下哪怕一个孙儿,连孙女都没有。

    我为国杀敌,为民流血,戎马一生,换来的却是这样的晚景凄凉。

    所谓的老天,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云霓捂着嘴巴,躲在床下,一点不敢出声,心中却暗自道:怎么感觉秦爷爷,这么大的怨气,听他的声音,好可怕!

    秦老坐在床边,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窗外的树叶,冷笑了几声,道:“唯一的一个孙儿,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像我。我有时候甚至怀疑,他的身体里,到底流动的,是不是秦家的血液。

    我一声都在与邪恶作斗争,只有我知道,所谓的仁慈善良,在恶人看来,不过是懦弱。

    我们秦家,不需要懦弱的人!

    老鹤啊,你说我该怎么办?”

    云野鹤艰难地哼哼了两声,算是回答。

    云霓心中暗自震惊:秦爷爷这么不喜欢表哥吗?为什么?表哥人那么好,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男生了,我要不是……要不是被那个大坏蛋夺走了初吻,我才不会喜欢他呢!

    秦老根本不在意云野鹤的反应,依旧是自言自语:“如果,这世界太平,扶苏这孩子,到还是可以一用。但可惜的是,这世界上的人,永远都不是那么愿意听话的,就比如那个姓叶的小子。

    如果扶苏能早点结婚,生个孩子,倒也可以,只可惜我活不了那么久,没办法把我的重孙子培养成人了。

    现在看来,一切都和那个姓叶的小子有关啊,只要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就不能放心的去死。

    有他在,永远都会威胁到秦家的未来。”

    秦老的话,让云霓的心突突地跳:什么?难道秦爷爷要对付大坏蛋?不行!

    她心中紧张,几乎要站起身来,质问秦老。

    但就在她刚要动的时候,云野鹤艰难地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她,不要轻举妄动。

    秦老自说自话,渐渐的,让人感觉屋子之中,充盈着杀气。

    “说道叶家的那个小子,也不得不说说你家的那个野丫头。她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叶错,你说,到时候等我灭掉叶错身边所有人的时候,要不要顺手连她也灭掉?”秦老低头,看着云野鹤。

    云霓在床下,心跳的几乎要炸裂:秦爷爷要杀叶错,还要杀我?

    云野鹤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哀求地看着秦老。

    秦老微微一笑:“别害怕,老鹤,云霓那丫头,我还指望着她嫁给扶苏,给我们秦家生个一男半女的呢,我怎么会轻易的动她呢?

    只不过,你管教不严,让我们秦家的媳妇,整天跟着一个野小子鬼混在一起,这个罪名,你说我该如何的处罚你?”

    他的声音充满了杀气,但云野鹤听了,反倒是一脸的平淡。

    他心中悲哀,知道自己的这个老友,已经走入了魔道,无法再回头了。

    所以现在云野鹤只是期待,床下的云霓,千万不要出任何的声音。

    “哼!”秦老慢慢的站了起来,手中的拐杖,重重地点在地上,冷声道:“老鹤,你我相识相交了一辈子,你是最明白我的为人的,既然你知道,我很在意这些东西,为什么还要放纵你的孙女?

    你知道吗?我很痛心!

    老天夺走了我的五个儿子,我不怨恨,那是为国捐躯,是他们的光荣。

    但连我最好的朋友都背叛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说到最后,秦老的声音,已经近乎于咆哮。

    云野鹤心中长叹了一声,默默的闭上了眼睛,至于秦老说的背叛,他心中并不认可,但知道自己根本没权力反驳。

    秦老看着云野鹤,忽然间笑了:“你陪了我一辈子,我们把酒言欢,纵横天下。这一辈子的时间里,你为我付出了很多,既然如此,你就再为我付出最后一次吧。”

    他说着,慢慢的走到云野鹤的病床边,道:“我原本想伪造,叶错杀了云霓那丫头的假象,给扶苏看看,看看能否激他的血性。

    但是后来我想了想,云霓毕竟是扶苏最爱的女孩。

    所以,这个牺牲者,就只好是你了。

    正好云霓不在这里,正好叶错手中的那柄软剑,当初是我秦家帮着打造的。

    我杀了你,云霓那丫头也不会原谅叶错。

    到时候,她一定能够唤醒扶苏的血性的。”

    在床下的云霓,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竭力的捂住自己的口鼻,不让自己出声音,但是双眼的泪水,却浸湿了衣袖。

    云野鹤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我只希望,扶苏这孩子,能始终初心不改,做个好人。那样,就算我死了,也值得了。”

    秦老的面部肌肉直抖,声音里充满寒意:“你这是在诅咒秦家灭亡吗?”

    噗!

    一声利刃切割近肉里的声音。

    云霓忽然间感觉到,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浸透了床单,流到自己的脸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