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947章 野健次郎VS松岛慎之介
    孙文才就这么死了,陈玟宇面色苍白,看着孙文才几乎完全没有人样的尸体,他才知道,叶错这是又救了自己一次。天『籁小『说www.23txt.com

    陈玟宇原本心高气傲,但此时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实力,他在心中暗自决定,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感谢叶错。

    站失败,让皇甫阁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这么强大,这让他有点担心,自己这边的人,能否赢下剩下的两局。

    他怒气冲冲的指着松岛慎之介道:“你们出声提醒,这是作弊,不公平!”

    松岛慎之介裹在斗篷之中,道:“你们也出声提醒了,要说不公平,是你们先作弊的。”

    皇甫阁一愣,想起来自己这边确实说过话,他的嘴巴里有一丝的苦涩。

    “第二局,你们谁上?”

    “我来吧!”一直像是一个怪物一样,不怎么说话的银针恶魔野健次郎,忽然间开口道。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到了极点,就像是两片铁片的摩擦声。

    他一说话,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道上插着的银针,都在颤动。

    光是脑袋上,几处死穴,太阳穴,头顶百会穴,咽喉处都插着银针,一般人这么弄,人早就死了,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野健次郎走了出来,看向了松岛慎之介,嘶哑这嗓子道:“第二局,你们这边是你吗?”

    松岛慎之介道:“如果你想和我战斗,那我也会不嫌麻烦杀掉你。”

    “太好了,我就喜欢被人杀,快来杀我吧。”野健次郎脸上插着的都是银针,咧开嘴笑的时候,肌肉无法抽动,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缓缓的从自己的咽喉处,拔掉一根银针,猛地呼出一口气:“啊,好受多了。”

    这一句话,却说的无比的好听。

    原来他的声音,十分的美妙动听,那沙哑的嗓音,根本不是正常的声音。

    松岛慎之介也是有点意外,他慢慢地走了出来,一言不,缓缓的从斗篷之中,抽出两把武器。

    这两把武器,形状像是倭刀,有一点点弯曲的弧度,但是两面都有刃,又像是剑的样式。

    没有任何的言语,松岛慎之介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然后下一秒,像是闪现一般出现在了野健次郎的面前。

    双剑在空中连变九次,宛如羚羊挂角、妙若天成。

    他的剑,似乎穿透了日月星辰,从另一个位面,攻击向了野健次郎。

    野健次郎却无动于衷,手中的银针,穿透了宛如流星划过的双剑,朝着松岛慎之介的左眼插去。

    这是杀手才会用的拼命的打法,拼着自己受伤,也要给对方来一下恨的。

    之前都是松岛慎之介用这一招来对付别人,但没想到今天被银针恶魔野健次郎拿来对付自己。

    他作为一个杀手,自然不会受这种威胁。

    两个人没有一点停留,都朝着对方毫不留情的攻去。

    噗呲!噗呲!

    松岛慎之介的双剑,一把插入了野健次郎的肚子,另一把直接从他的大腿插进去,从后面露出半截剑刃,鲜血顺着剑刃喷涌。

    而与此同时,野健次郎手中的银针,几乎是完全的插进了松岛慎之介的左眼,只剩下一小段针尾露在外面。

    “啊!”松岛慎之介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手中的双剑拔出来,带出一片血花。

    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左眼,那只眼睛已经瞎了。

    “呀呀呀,真是精彩啊!”这边的恶魔小丑,舔着嘴唇,看着场上战斗的两个人,眼神中满是兴奋。

    这种血腥的场面,让他心神澎湃。

    野健次郎从自己的身体上,拔出几根银针,朝着伤口附近一扎,喷涌的血液立即停止了。

    那边,松岛慎之介也从眼球中,拔出银针。

    他的左眼眼球不停地流水,很快就干瘪了下去。

    一只眼球换了对方身上两个洞,不知道算是赔了还是赚了。

    两个人几乎没有过多的话语,再一次朝着对方冲去。

    这一次,又是不要命的交换。

    松岛慎之介一柄弯曲的剑,穿透了野健次郎的肩膀,野健次郎的银针,也从他的手肘处穿过,让他的左手的下半截小臂,快的失去直接。

    松岛慎之介一低头,看着左手的小臂,血液淤积,无法回流,开始逐渐变得乌黑。

    这要是不快点打通被封闭的穴道,到时候血液坏死,小臂就只能截肢了。

    “亏了!”松岛慎之介暗暗摇头,对方的肩膀虽然被长剑洞穿,但以后未必没得治,自己的小臂要是拖下去,就没了。

    但杀手就是杀手,随时做好了死的准备,所以他之是觉得有点亏,并没有半分的害怕。

    又一次,两个人一同冲上去。

    野健次郎直接从身上,薅羊毛一样,抓下了一把银针,抬手一扔。

    铺天盖地的银针,在空气中飞的选择,每一根都像是一个高转动的钻头一般,出呜呜呜的响声。

    松岛慎之介狂吼着,挥舞着手中的弯剑,形成了一片剑刃风暴。

    无数道白色的剑刃,像是电风扇的叶子一样,朝着野健次郎席卷了过去。

    在白色的剑刃光幕笼罩下,松岛慎之介踢出了鞋子之中,剧毒的飞刀。

    银针呼啸转动,如同利箭一般,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向着那一片如同雪潮一般银白的剑刃射去。

    每一根银针外面都包裹着长达两米多的真气,在空中高旋转着,宛如一道九牛拉动的车床射出的强弩,威能足以洞穿钢铁。

    尤其是那锐利尖头,闪耀寒芒,仿佛无坚不摧般。

    砰砰砰砰!

    空气中一练响起了无数道炸裂的声音,银针和剑刃碰撞,各有损伤,爆出来的声音像是炸弹爆炸。

    松岛慎之介努力的搅动面前的剑刃光幕,形成了一片绵连十几米长的剑刃风暴,而银针一层层打穿,或者被剑刃斩断。

    噗呲噗呲噗呲!

    穿透身体的声音,络绎不绝,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受了多少伤。

    几秒钟之后,一切都停止了下来。

    野健次郎身上的银针已经全被拔了下来,现在他的身上,全都是一片片的伤口,就像是被扔进了涡轮之中一样,看起来全身没有一块好的皮肤了,凄惨无比。

    鲜血顺着几乎变成布条的衣服上留下来,在地面上逐渐的汇聚成了一条小河。

    而对面的鬼剑士松岛慎之介,手中的双剑上,如同在粗糙的石头上摩擦过一样,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划痕。

    他的全身各处死穴,太阳穴,咽喉等处,都插着一根闪闪亮的银针。

    几秒钟后,他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我赢了!”银针恶魔野健次郎淡淡地道。

    两边这惨烈的战斗,让对面的岩魔神克雷蒙特都忍不住心惊胆战。

    叶错这边,恶魔小丑玩弄着手中的扑克牌,对着胜利的野健次郎道:“为什么要用这么蠢的办法赢?想杀他有很多种方式吧?”

    野健次郎微微一笑:“他是杀手,拼命是他最不怕的事情,但是刚才他害怕了。让一个人对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感到害怕,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我怎么会舍得让一个高手,那么心无挂碍的去死呢?当然是彻底的击败他的信心,再杀死才爽啊。”

    野健次郎说着,舔了舔嘴唇:“啊,这死亡的味道,真让人着迷。”

    言邪在旁边吹了一声口哨,道:“我忽然间有点喜欢这个小鬼子了,和我一样,都是疯子!”

    野健次郎朝着言邪挥了挥手,对着对面血杀的人道:“一胜一负,现在平局了。”

    克雷蒙特愣了一下,道:“不错,下面一局定胜负,你们谁上?”

    恶魔小丑刚站起来,叶错忽然间跳出来道:“我!”

    皇甫阁一愣,没想到叶错居然愿意主动站出来,他微微一笑:“好!叶兄肯出手,那就最好不过了。”

    叶错走到众人的中间,指着对面的一个人道:“我出战第三局,我要和她打!”

    他的手指,指着蝴蝶。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