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难道叶错真的进入了神榜?”燕轻舞道,“这不可能,他从修炼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只有三年多的时间,怎么可能三年就进入神榜?”

    燕轻舞今天不过二十来岁,但是练武已经有接近二十年了,她的天赋不算是顶尖的。天籁小说ww w.『23txt.com

    诸如萧剑仇,燕飞绝,叶无痕等人,都是顶尖的天赋,也都是从小就被家族重点培养,也不过是大宗师而已。

    燕经纶,萧万翼等古武世家的家主,困在大宗师巅峰几十年难以突破;

    就算是南宫千秋这种千年难遇的奇才,若不是经历过各种事情,磨炼了心智,恐怕也难入神榜。

    神榜和大宗师巅峰,只差半步,可这半步,就是天堑!

    许多人一辈子就卡在这半步上,最终化作土灰,带着满腔的遗憾,悄然离世。

    三年!

    仅仅三年就入神榜,别说他们不信,就是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

    “家主,现在需要您的判断了。”燕轻舞道。

    燕经纶强撑着站了起来,面色灰败难看到了极点:“神榜……神榜……且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入了神榜,我们都要慎重。”

    说完,燕经纶看着燕轻舞:“萧家的态度如何?”

    “我听说,萧家家主不相信叶错进入了神榜,因为萧剑仇的死,现在萧家,已经决定练手天南六脉,一起进入云海,直接斩杀叶错。

    鬼巫姥姥现在已经离开了萧家,回到苗疆十万大山去搬救兵了,萧家这一次,准备血洗龙腾。”燕轻舞道。

    “萧家真的是这么决定的吗?太好了。”燕经纶搓着手道,“既然萧家准备和叶错正面硬碰硬,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有利的消息。

    轻微,你马上去一趟云海,去见叶错,请他对燕家,手下留情。

    只要他同意,我们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甚至帮着对付萧家。”

    “什么?”燕轻舞道,“这样是不是太背信弃义了?我们和萧家,这一年来,对龙腾做下的事情,叶错能原谅吗?

    这时候求饶,无疑是暴露了我们的心虚,反倒会被叶错揪着痛打吧?”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们示弱,就会让叶错轻视我们,再加上萧家准备正面和他对垒,他的注意力一定不在我们身上。你去云海,不光要见叶错,还要去见北川一郎。”燕经纶道。

    “北川一郎?那个倭国的神榜?他现在在长江口停船,打出要挑战华夏武林的旗号。

    叶千战没给回应,迦楼罗行踪隐秘,所以风不语已经到了云海了。

    我们华夏和倭国,向来是敌对关系,这种敏感的时刻,去见北川一郎,会被天下古武界骂死吧?”

    燕轻舞有点害怕,现在整个古武界,都在关注着长江口的那艘小船,这时候去联系北川一郎,燕家估计得被喷死。

    燕经纶叹息了一声,道:“不联系他,我们还能怎么办?叶千战是叶家的,南宫千秋是南宫家的,风不语为国效力,迦楼罗行踪隐秘根本找不到。

    如果叶错真的是神榜高手,我们根本就没有对抗的实力。

    现在大家都认为,北川一郎第一个对手,会是风不语。

    但是北川一郎现在,却在追着叶错,讨要他们国家伊贺岛的一个圣女。

    这个好机会,我们必须要利用。

    让北川一郎和叶错打起来,就算叶错是神榜,那也是刚入神榜,境界还不稳定。

    北川一郎几十年前,就纵横天下,他斩杀叶错,应该是有个五六层的把握。

    如果双方斗得两败俱伤,我们自然可以渔翁得利。

    至于被喷?这个我们一年之前,不也是天下群起而攻之吗?然后呢?不照样挺过来了。

    只要我们没有被灭掉,只要我们手里有钱有权,一切都会被洗白。

    人们的记忆力是很短暂的,等到叶错一死,天下又是我们的天下。

    就算叶错没死,和北川一郎一战之后,相比也是实力大大折扣,我们萧家,燕家,再加上天南六脉;

    三大势力围攻一个受伤的神榜,拼着死人,总能将他这根毒刺拔下来。”

    燕轻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家主,我马上就去云海。”

    燕轻舞闪身消失在花园之中。

    燕经纶看着天空中的云朵,叹息了一声:“希望这个神榜是假的,否则我只能,真的投靠倭国了。”

    ……

    云海,龙腾总部。

    一个穿着倭国武士服,脚下踩着木屐,腰间插着一把倭刀的中年男子,大踏步的走到了龙腾总部的门外。

    “那个小鬼子又来了!”一个龙腾的人,惊呼了一声,立即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全身心戒备的看着眼前的平冈尾次郎。

    苏雅从楼上走了下来,用倭语说道:“平冈先生,美智子已经不愿意跟着你回去了,你屡次相逼,是不把我们龙腾放在眼里吗?”

    平冈尾次郎大声地道:“圣女是伊贺岛身份最尊贵的人,不允许侵犯。

    你们扣押了圣女这件事,我师北川先生已经知晓。

    他老人家听闻你们的主人叶先生,已经回来了,特意让我送上请帖一封,约叶先生明日,在长江头小木船上,以茶道论高低。

    不知道叶先生,可有此雅兴?”

    平冈尾次郎的话,在空气中震荡,清清楚楚的传遍了整个龙腾,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是嗡嗡作响。

    大家对视了一眼,都惊恐的吐了吐舌头:这小鬼子真厉害!

    半晌之后,楼上才飘然穿出一句话:“把请帖留下,我自会去相见。”

    这声音平和,虽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之中,就像是在耳边说话一样。

    一个龙腾的人,上前去接请帖,刚伸出手,却被平冈尾次郎一掌印在胸口,吐出一口血,摔倒了出去。

    登时,剩下的龙腾人,全都站了起来:“你干什么?想干什么?”

    平冈尾次郎哈哈一笑,对着楼上的窗口道:“叶先生连面都不敢露吗?我师北川先生,是倭国剑圣,神榜高手。

    他请你喝茶,你需要跪下,双手接过请帖,才可以。

    否则,你没资格接这个请帖的。”

    平冈尾次郎说完,将手中的请帖举起,对准二楼的窗口。

    就在此时,空气中如同闷雷滚滚,响起了一个声音:“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此放肆。念在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饶你一命。滚!”

    最后的一声滚,如同一个炸雷,周围的房子都是一阵摇光,点灯都在忽明忽然的闪动,劈啪作响。

    平冈尾次郎整个人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大锤,锤在胸口,直接倒飞了出去。

    他噗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摔倒在地上,耳朵眼睛鼻子之中,都有血迹流下,连站立都困难。

    一脸惊恐的,看着手中的请帖,轻飘飘的飞到了二楼的窗口之中。

    平冈尾次郎不敢再多说,强撑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