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文翰的脑袋,直接被金光洞穿,一句话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鲜红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从如同弹孔一般的圆洞之中流出来,尸体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天籁 『小 说ww w.』23txt.com

    几秒钟之后,整个庭院爆出一连串的尖叫,无数的人惊恐的后退。

    陈书记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没想到,叶错说杀就杀。

    对面可是赵文翰,整个河东赵家的未来继承人,他一个书记都不好随便得罪的人,现在在叶错的手中,如同蚂蚁一般,被碾死了。

    苏雅的父母,惊恐的后退,呆呆的看着叶错,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说。

    赵老太爷几乎是直接昏厥了过去,双腿一软,坐在了藤椅上,大怒道:“你……你敢当众杀人!”

    “有何不敢?”叶错看也没看死去的赵文翰,轻描淡写地道:“敢打我身边的人的主意,就要做好死的准备。如果没做好准备,只能说明你们的觉悟太低了,连谁能惹谁不能惹都弄不清楚。”

    赵老太爷全身颤抖,手指指着叶错半天,最终憋出几个字:“好好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几百年了,敢在我赵家撒野的人,终于出现了,看来老夫是真的老了,谁都敢来欺负我赵家了。

    来人啦!把这个小子给我拿下,我要抽筋剥皮,挂在门外,让你们所有的人看看,我赵家的威压,到底还有几分!

    小子,你以为你练过几天功夫,就可以到处撒野,欺辱我赵家,没有高人吗?”

    说完,赵老太爷对着他身后,一个胸膛凸起如鼓,两边太阳穴鼓胀,如同核桃一般的中年男子道:“燕师傅,我们赵家,这么多年对你如上宾,今日我赵家有难,还望燕师傅出手,一展宗师之威,为我那文翰孙儿,报仇!”

    那男子自从叶错进入院落之后,就一直缩在后面,此时正想悄悄的走掉,没想到被赵老太爷一说,立即被全部的人注意到。

    这人只感觉全身一寒,如同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

    他背对着众人,不敢回头,听到赵老太爷的话,只能唯唯诺诺地道:“这……”

    叶错的双眼,看了这人一眼。

    这燕师傅虽然是背对着叶错,但是却能感觉都,两道如有实质的目光,投射过来。

    他牙齿都在打颤,转过身来之后,猛然间快走了几步,走到了叶错的面前,直接跪下磕头道:“天山燕家燕飞寒,拜见神榜叶错大人,没有远迎,还请叶错大人赎罪,实在是不知道您老要来,否则不敢如此放肆。”

    燕飞寒这一跪,直接让全场的人都懵逼了。

    赵老太爷呆了片刻,大声地道:“燕师傅,你这是干什么?”

    叶错冷笑了一声,低头看着燕飞寒,道:“天山燕家的人?有人在问你话呢,回答他啊。”

    燕飞寒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炸了,他咬着牙,道:“叶错大人,我自幼就离开了燕家,和燕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他们做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个赵老太爷,我也不熟悉,只是在他家接受供奉而已,还望叶错大人明察。”

    燕飞寒的话,让赵老太爷的心都寒了:“燕飞寒,你……你居然说出这种话,他到底是什么人,你有必要如此害怕吗?有我们赵家给你撑腰,还有燕家在你身后,你在害怕什么?”

    叶错冷笑了一声:“赵家?燕家?蝼蚁一般!既然你如此自信,我就先灭了你们赵家,然后再灭燕家。”

    叶错说着,右手食指一扣,一点金光凝聚在手指间。

    那燕飞寒惊恐的大叫了一声:“不要杀我,我不是燕家人——”

    话还没说完,一点金光,已经穿透他的脑门。

    赵老太爷哈哈大笑:“好小子,有胆气!你杀了天山燕家的人,就等着燕家的报复吧。”

    叶错一脸的淡漠:“燕家?用不着他们报出,我会去天山,告诉他们,什么是我的报复!”

    说完,叶错手指一扣,再次凝集出一点金光。

    陈书记心头一跳,猛地大喊了一声:“叶错,不可!”

    说完,他走到了叶错的身边,伸手拉住叶错的胳膊,带着一丝的哀求:“叶错,不可冲动!”

    说完,对着赵老太爷道:“老长,您快道歉吧,不然赵家可真要没了。”

    赵老太爷愣了一下,一脸凄然的惨笑:“陈墨声,你说什么?让我赵家道歉?看来真是什么人都想欺负我们赵家了,我倒想问问,这天底下有几个人,敢让我们赵家道歉。”

    陈书记叹息了一声:“老长,原本是燕京的那位不让说,但现在我只能不守诺言的告诉你了,这位——就是华夏第五位神榜,叶错!”

    陈书记的话一出口,现场还是一片茫然,但是燕飞寒却深吸了一口气,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而赵老太爷如遭雷击,全身都在颤抖:“什……什么?”

    陈书记叹息了一声:“老爷子,我是真打算救你啊!”

    赵老太爷抖了半天,最终,默默的跪下:“河东赵益民,给神榜叶错大人请罪,请叶错大人,看在老朽年迈的份上,只杀我一人,不要连累赵家老小。”

    赵老太爷的话一出口,全场的人都傻眼了。

    他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此时终于忍不住了,道:“爸,你干什么?您老什么身份,怎么能给这小子下跪。我们河东赵家,什么时候怕过别人?来人啦,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送到监狱里去。”

    “住口!”赵老太爷一拐杖抽在中年男子的脸上,“你,给我滚!再敢说出这种牵连家族的话,你就不再是我赵家的人。”

    那中年男子,直接被这一棍打傻了:“爸,你……”

    赵老太爷此时,干枯的身材,像是一块老树皮,他知道,国家像自己这样的家主有很多,可是神榜高手,就那么几个,生了矛盾,国家会保谁,一目了然。

    “赵家所有的人听着。”赵老太爷对着众人道,“给我准备一口棺材,我死以后,任何人不允许报仇。连提都不允许提,否则便不是我赵家人,听到没有?”

    赵家的所有人,都是又惊恐又疑惑又憋屈。

    陈书记看了叶错,正准备开口替赵老求情,叶错抬指一弹,一道金光,直接穿透赵老的脑门。

    全场的人都是一哆嗦,陈书记心中一沉,默默的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摇摇头,但却什么都没说。

    赵家的所有人,全都像是惊弓之鸟,呆呆的看着叶错,没有一个人敢动,只有赵老的儿子悲痛的大吼了一声:“他都已经道歉了,你还要杀!”

    “道歉?我同意道歉了吗?我说过,敢动苏雅者,杀无赦!”

    叶错说完,手指间再次金光凝聚,对准了赵老的儿子。

    赵老的儿子此时才感觉到害怕,惊恐的大吼:“我没有想过要动苏小姐,这事我完全不知情。”

    “对神榜不敬,杀!”一道金光,再次洞穿头颅。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