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让颜菲雨感到害怕的,不是自己身体内的毒素,而是张思烟居然可以这么恶毒的对待自己之后,还每天都假情假意的关心自己。

    任何一个人,发现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居然是对自己最残忍的人,恐怕都都难以接受。

    颜菲雨回想起以前两人在一起的种种,现在想起来全都是虚情假意,就觉得脊背都是一阵阵的发寒。

    “思烟,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颜菲雨想要大声的怒骂,可是到最后,却全都化作了眼泪。

    一个善良的人,在被人欺负的时候,往往是容易忘记愤怒,而变成悲伤。

    颜菲雨从小,就被家人深深的伤害,长大了之后,也没有遇到过真正的感情。

    人在被欺骗的时候,往往会怀疑自己。

    颜菲雨总觉得,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好,为什么世人对自己,总没有真感情。

    此时见到张思烟的样子,她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全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连站立都无法站立住了。

    “菲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人骗了,你帮我说句话。菲雨,咱们不是好姐妹吗?好姐妹不是要相互原谅的吗?”张思烟脸上挂着眼泪,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这样的演技,能骗得了很多人,但是对于蝴蝶叶错这种冷血杀手来说,却没什么大用。

    蝴蝶一吹口哨,无数的毒虫毒蛇,朝着张思烟爬去。

    蝴蝶自然知道,对女人,最恐怖的招数是什么:“这些毒蛇的毒性,都不是很强,你放心,一时半会死不了。只是它们的毒素,会一点点的漫延,在你的身体内部发作。从你的脸部开始溃烂,然后遍布全身。”

    张思烟的脸色猛地一变,看着满地的毒虫,全身都在瑟瑟发抖:“菲雨,不要!救我,救我啊!难道你一点都不念及我们之前的姐妹之情了吗?”

    颜菲雨愤怒地道:“张思烟!!!你现在还好意思和我提姐妹这个词?没错,我是把你当成最亲近的人,可是你呢?把我当成什么?我是很软弱,但不代表我好欺负!”

    颜菲雨说着,转身走出房门。

    蝴蝶对着张思烟道:“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顺便提醒你一句,眼泪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人类的体液,会刺激这些毒虫!”

    张思烟早就哭的梨花带雨,此时真见演技,一秒就停止哭泣,慌乱的用手擦干眼泪,道:“我说,我说!”

    蝴蝶冷笑了一声,道:“不要妄想骗我,这孔雀尾的毒,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我既然能认得出来这种毒药,就说明我对这个,要比你了解的多。

    但凡我发现你敢骗我,你就真的一次机会都没有了。

    我们连韩家的家主都能杀,更别提你这个三流小明星了。”

    蝴蝶的话,让张思烟心中一寒,原本还想着如何编瞎话的她,此时只能打了个寒噤,道:“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想知道什么?”

    “这毒药,你是从哪里拿来的?谁让你给颜菲雨下毒的。”蝴蝶看着她道。

    “毒药……是我从一个哥哥哪里拿的,他说每天给水里下一点点粉末,不需要太多,只用指甲挑一点点,就能慢慢的把人毒死。而且这种毒十分的稀少,就算是法医,都查不出来,只能当成是某种疾病。”张思烟道。

    颜菲雨站在门口,听到屋内的人的说话声,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默默流泪。

    云霓在一边,吐了吐舌头。

    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她原本很开心的,但是没想到,颜菲雨这么不开心,弄得云霓也不好意思上去说话了,只能在一边默默的听着,心中暗自道:这个张思烟真狠毒啊,对自己的好朋友,怎么能下这种毒手?

    蝴蝶道:“哥哥?你的哥哥是谁?这么可能随便一个哥哥,就能有这种毒药?这种毒药比黄金的价格还要贵,你哥哥舍得随便拿给你害人?”

    张思烟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蝴蝶淡淡地道:“不说是吧?”

    “不是不是!”张思烟连忙摆手,道,“的确是一个哥哥,只不过不说我亲生的哥哥,他……他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我陪过她几个夜晚,然后和他说,又颜菲雨挡着,我在娱乐圈混不开。他就给了我很小一包,说颜菲雨是个普通人,一点点就够了。”

    蝴蝶道:“我问你的是,那个哥哥是谁?”

    张思烟张了张口,犹豫了半天,道:“我不敢说,我说了也会被他杀死的,他本事很大,认我做妹妹也就是玩玩。要是我敢背叛他,我肯定会被杀死的。”

    蝴蝶道:“说出来我们保护你,不然的话,你现在就去死吧。”

    “不要!”张思烟惊恐的摆手,想了半天,道,“他是一个东南亚人,我不知道他的真实的名字,只是听大家都叫他沙蜥大师。据说是东南亚一个很有身份的高手的弟子,名字很难记,我给忘了。

    他跟我说过,自己会降头术,已经给我下了降头,要是敢随便和别人说他,他就能知道,然后杀掉我。”

    说完,张思烟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是真的,他在我的心脏里面,放了什么东西,直接插进去的,我当时感觉很疼,后来就没什么感觉了,但是还是能感受到,心脏里面似乎有个东西的。”

    张思烟的话,让叶错忍不住一挑眉,一抬手,一道细如发丝的金线,直接刺破了张思烟手臂的血管,沿着血管一路到了张思烟的心脏部分,果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

    降头术也是术法的一种,糟老头在昆仑墟之中,和叶错讲过降头术的诸多法门,叶错自然知道如何解除。

    他用真元包裹住哪个插在张思烟心脏里的东西,慢慢的往外扯。

    张思烟疼的全身都在抽搐,感觉像是有一把刀,在自己的心脏里戳来戳去。

    几秒钟之后,那东西被叶错从张思烟的身体里扯了出来,张思烟只觉得全身一轻,身体上没有任何的伤口,但是看着叶错的手中,却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叉子。

    “的确是降头术,这是降头师下的禁制,一旦张思烟要向别人描绘那个沙蜥大师的长相,这小叉子就直接刺破她的心脏。”

    叶错说着,猛然间感觉到,这小叉子之中,有着一股十分微弱的波动,心中忍不住一动:这感觉怎么像师父说的,修术法的人使用的法器?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