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广地区多山林,山势起伏如龙,来去八万里。

    镇魂山蛰伏在一片片迂回的山脉中,有点不起眼。

    那无人知晓的深谷之中,一挂瀑布飞悬其上,白色的水流如同匹练,冲击着下方的深谷,泡沫奔涌,声势惊人。

    瀑布下方,几间低矮的草屋,一缕炊烟伴随着沁人心脾的药香,在空气中弥漫着。

    墨先生跪在地上,一点冷汗顺着额头流下。

    “墨生谷,你可知罪?”草屋的上首,一个蒲团上,坐着一个耄耋老人。

    他白眉低垂,满头鶴发,但一张脸却如同婴儿一般,白嫩光滑。

    然而这还不是整个屋子中最奇怪的。

    最奇怪的,是这老者身边,蹲着一只小牛犊大小的怪兽。

    这怪兽全身坑坑洼洼,散发着墨绿色,就像是一大团胶体,占满了碎石,那些碎石上又长满了青苔。

    这怪兽听到老者的口气不善,立即抬起如同怪石一般的脑袋,喉咙里咕噜出如同地下闷雷一般的吼声。

    墨先生全身都是一颤,惊恐的看了那个怪物一眼,低头道:“师父,徒儿给您丢脸了!”

    “一个神榜,就把你吓成这样?”

    “师父,若是别的神榜,徒儿自然不惧,只是……只是他是叶错!”墨先生颤声道,“徒儿的幽魂白骨幡,被他一把金剑,斩了个稀烂,您老人家炼制了百年的厉鬼冤魂,全都被斩灭,一个都没跑掉。”

    墨先生的话说完,老者也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半晌才道:“叶错?这是个什么人?”

    “师父,您老人家闭关多年,不知道他也很正常,他刚入神榜不足一年。”墨先生道。

    “那境界应该还不稳固,我们这一门,百鬼噬魂,专攻武者魂魄。神榜高手,最重要的是对道的领悟,一旦魂魄受损,以后想再堪破大道,难如登天,因此没有神榜会轻易招惹我们百鬼门,你何必惧怕一个初入神榜之人?”

    “师父,这叶错不同,他今年刚刚二十,而且练武只有三年。”

    “什么?”墨先生的师父,百鬼老怪此时也忍不住动容,“这比叶千战风不语,还要快啊!”

    “是的,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师父,这叶错,原本修炼两年,也不过是大宗师,但他进入了昆仑墟,一年之后出来,即成神榜,然后半年之内,名动天下。

    回归云海的第一夜,灭掉传承百年的十三堂,

    然后一夜奔袭两千里,灭掉四大古武世家之中的萧家和燕家,

    半月之后,长江之上,他独斗倭国神榜后期高手北川一郎,斩北川一郎于长江之畔,

    在此之后,更是一人入倭国,灭掉伊贺流传承数百年道统,斩杀神使神乐真一,独战自卫队与万人佣兵团,灭杀佣兵过万,杀的血流成河。

    最后,倭国首相渡边淳越不得不俯首投降。

    叶错一人压一国,被天机子列为当世神榜第一!”

    墨先生的话说完,草芦之中,一片寂静,只剩下那怪兽喉头的嘟囔声。

    百鬼老怪沉思了半天,才道:“好威风,好杀气呀!”

    那怪兽猛地嚎叫了一声,一头插在地上,地面如同水面,一阵波动,怪兽像是鱼入水一样,钻进了地下。

    墨先生一惊:“师父,地灵已经成年了?”

    “不错。”百鬼老怪看着面前的地面,几秒钟之后,那石头怪一样的地灵,又从地下钻出来,嘴里喷出一口岩浆,鼻孔里满是火星子。

    “地灵成年了,能吞山川地脉之灵气,配合我百鬼噬魂大法……”百鬼老怪笑了笑,“我也很想看看,神榜第一,到底是何等的风采!”

    墨先生全身一颤:“师父,您要与叶错为敌?”

    “不错!”百鬼老怪看着面前的墨先生道,“岑先生承诺我,送与我一半家产。

    饲养地灵,需要很多的钱,再加上最近我要炼制几件法器,冲击神榜境界。”

    墨先生沉默了,他心中原本是想劝自己的师父慎重考虑,可是……他不敢……

    ……

    澳岛的赌场里,岑先生看着插在客厅里的骷髅旗,心中感觉又是害怕,又是欣喜。

    “百鬼老祖赐下的这面骷髅旗,就算是神榜高手,也不能不顾及,因为这面旗子,专攻人的精神。”岑先生十分的得意,对着身边的脂月道。

    脂月微微一笑:“恭喜先生!”

    岑先生一把抱住她的香肩,露出一丝微笑:“小美人,我想你可是想了好多年了!”

    “岑先生!”

    脂月不动声色的躲开,笑容盈盈,但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岑先生,恭喜你请到了得力助手,这次一定能逢凶化吉,脂月祝您日后生意越做越大。

    脂月的家里最近来了电话,要脂月回去,脂月也觉得,以先生之才,日后这澳岛,终究是您的天下,您已经不再需要小女子我了。”

    岑先生听了这话,猛地面色一变:“脂月,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看到我,舍弃了一半的家产,请来百鬼老祖,所以觉得我实力不行了?”

    脂月苦笑一声:“我就知道先生一定会误会,所以特意说清,没想到……”

    脂月的话还没说完,岑先生已经面容阴狠地上前,粗鲁的抓住脂月白嫩的手臂:“脂月,我待你不薄,为什么你要在我失意的时候背叛我?你真的觉得,我就没办法过这一关吗?”

    脂月吓了一跳:“岑先生,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岑先生愤怒的一拳砸在墙上,“来人,把她给我关起来,我要她亲眼看见,我是如何度过这一关的。

    我不光要保护住我的财产,我还要所有人都明白,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惹的人。

    那个叶错,只要他敢来,就让他知道,百鬼老祖的厉害!”

    岑先生的话刚说完,整个大楼,忽然间摇晃了一下。

    霎时间,两个人都安静了,惊恐的看着外面。

    但几秒钟之后,一直没什么动静,岑先生原本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下来:“叶错敢来,就叫他……”

    砰!

    一声巨响,两个人办公室的墙壁轰然倒塌,叶错出现在一片尘埃中:“叫我怎样,”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