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错……”

    屋子之中的人,声音都是一寒。

    “叶错,我师尊大人呢?”墨生谷一脸惊恐的看着叶错,心底里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虽然在他看来,神榜叶错胜出的概率很大,但是他还希望,百鬼老怪能赢,这样的话,他们百鬼门的威风,不至于被碾压,以后他墨生谷在岭南,还是一代大师。

    然而叶错的话,轻而易举的击碎了他的幻想。

    “如果你想为他收尸,现在已经可以去了。”

    叶错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在众人的耳边炸开。

    岑先生的面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百鬼老怪也死了,这岭南,还有谁是叶错的对手?

    岑先生今时今日才知道,墨生谷不是在忽悠自己,神榜是不可逾越的阶层,而叶错,是放眼全球都能够让人震惊的角色。

    面对这叶错犀利如电的目光,岑先生如丧考妣,面色惨白地道:“我岑某以赌起家,三十年来只有胜利,没有失败,想不到第一次输,就输的这样彻底。”

    叶错冷笑了一声:“岑先生,我给过你机会!”

    岑先生闭上了眼睛,痛惜地道:“我认输了,我的全部家产,请叶先生拿走吧。”

    叶错淡淡地道:“你的家产,我自然要拿走。只不过,那只是我一开始的构想,而你并没有同意,所以现在,不单单是你的家产这么简单了。”

    岑先生猛地面色一变:“你……你要赶尽杀绝?”

    叶错风轻云淡:“你当初既然敢赌,就应该有必输的觉悟,怎么了?现在后悔了?”

    岑先生全身颤抖:“叶错大人,我……我错了……可否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自己的错误?”

    “晚了!”

    岑先生眼前一黑,几乎晕倒,他没想到,这一次自己,竟然连命都要赔进去,这真是输的一塌糊涂。

    咕咚!

    岑先生再没了之前的嚣张:“叶错大人,饶命!我极其擅长赌术,以后能帮叶错大人赢钱,只要你留我一条命,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的命都是你的。”

    叶错哈哈一笑:“你觉得,我会缺钱吗?”

    岑先生心中一寒,已经无话可说。

    就在此时,一旁的脂月,忽然间跪了下来,对着叶错道:“叶错大人,请饶他一命,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替换他。”

    脂月的话一出口,岑先生自己都愣住了。

    叶错也微微有点诧异,看着脂月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我还没来之时,他对你貌似没有什么仁义之处吧?”

    脂月眼神黯然了一下,道:“那是因为我想离开他,他觉得受到了背叛,仅此而已。”

    “如此说来,你和他已经没什么瓜葛,为什么还要舍命救他?”

    “我的命,是岑先生给的。”脂月黯然地道,“若不是他,我现在可能是一个流落于无数男人怀里的妓.女,我的家人,也多半饿死。

    岑先生对我有大恩,如果不报答,我就是死,也无法安心。”

    叶错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的微笑,转头看向了岑先生:“她要替你死——”

    说完,叶错伸手一抓,几米之外的一个餐桌上,一把水果刀自己飞了过来,到了叶错的手中。

    当啷!

    叶错将水果刀,丢到了岑先生的面前。

    “现在,这里有一把刀,你们俩有一个人,有活命的机会,谁先抢到刀,杀死对方,谁就能活下来。”叶错的嘴角,勾起一丝邪恶的微笑,“开始吧。”

    岑先生颤抖着双手,看着对面的脂月,只见脂月一脸的坦然。

    他的呼吸逐渐的变粗,最后,猛地一咬牙,猛地从地上,抢过了水果刀。

    脂月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岑先生,您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如果叶错大人能够饶你不死,总有一天,你还是能东山再起的。

    希望您到那时候,能记得,有一个小女子,为您挡过一刀,也希望您能到那时,善待一下我的家人。”

    岑先生的眼神变幻了一下,像是有了一丝的悲哀,但转瞬之间,眼神又变的坚定。

    脂月的眼里,默默的留下了一滴清泪。

    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岑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一横,猛地举起了水果刀,朝着——

    自己的肚子刺去!

    “脂月,我也有话要对你说,活下去的话,替我照顾一下我老娘。”说完,岑先生水果刀噗呲一声,刺进了自己的肚子。

    这一下急转直下,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脂月睁开了眼睛,已经看到岑先生的肚子上,一把匕首,没柄而入,鲜血顺着刀缝,往外喷涌。

    “岑老板,你……”脂月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岑先生到了最后,居然没有朝着她挥刀,而是刺入了自己的腹中。

    岑先生惨笑了一声,道:“满盘皆输,好在我赌了一辈子,早就准备好了。脂月,你不是想离开我吗?这下……不用你走了……我……”

    说这话,岑先生已经站不住了。

    脂月瞬间泪如泉涌,感觉自己的心口,像是被刺了一刀:“岑先生,我……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岑先生咳出了一丝的血,朝着叶错道:“我的家产,请叶错大人,尽数取走,这一次,我输的心服口服。”

    叶错此时,没有任何的动容,微微一笑,道:“岑老板,我见过不少赌徒,最后时刻都怂的狠,你倒是还不错,在这时候了,还用自己的命去赌。”

    叶错知道,岑先生这一刀刺入自己的腹中,其实还是一场赌。

    他赌的就是,叶错会救他。

    如果叶错真的想杀他,何必给一把水果刀,还把脂月拖进来。

    叶错要的,就是看看他最后的选择罢了。

    他赌叶错一定还需要他,毕竟这么大的赌场,总要有人来打点生意。

    叶错也明白,岑先生是赌,不过他却不在乎,淡淡地笑道:“岑先生,你虽然是个赌徒,但有女人愿意为你而死,想来你还算是有点仁义之处。

    这一局,算你赢。

    但,日后如果再敢再我面前耍花招,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叶错丢下一粒丹药:“吞下去,可保住你的命!另外,好好替我赚钱,否则——”

    叶错并没有说下去,只是加下一墩,地面轰然塌陷出一个大坑,人已经化作金光消失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