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

    “血脉反噬,每一个异能者,最后的结局,都是相同的。”风不语叹息了一声。

    异能者,没有修炼的方法,他们靠的是天然的觉醒。

    一个异能者的强弱,在觉醒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在此之后,虽然可以通过不断的训练,让自己的异能的威力不断的提升,但是如果一开始你觉醒的异能就是一个很垃圾的异能,那么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多强。

    风不语觉醒的是雷电异能,在攻击力上,十分的恐怖。

    再加上风家上百年的传承,让他进入了神榜。

    但是越往上修炼,他越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脉的反噬,愈加的严重。

    风家这些年,之所以不断的有后代觉醒,一是因为血脉的确比一般的人要强;二是因为他们的家族有专门的提升血脉浓度的方法。

    但解决异能者血脉反噬的方法,一直都没研究出来。

    历年来,风家的家主,最后都死的十分的凄惨。

    风不语的血脉之中的雷电异能越强悍,对他的身体的压力越大。

    现在,风不语感觉,自己要是再不想办法,自己的手臂就要废掉了。

    叶错一直知道异能者的这个缺点,但是没想到,风不语已经这么严重了。

    但现在的情况是,糟老头的肉体,已经损毁了,靠着丹皇鼎的威力,才勉强存货下来,想要修补好身体,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

    糟老头不能献身,只能和叶错用精神力交流。

    叶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糟老头在叶错的脑海中道:“风家的小子,还算厚道,倒是可以聊聊,我也一直很想知道,异能者的反噬,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就和他聊聊,我会用精神力,帮你回答他的问题。”

    叶错点点头,对着风不语道:“风组长,我们换个地方聊。”

    ……

    苗疆,搜魂宗。

    老宗主看着七窍流血的裴傲,终于倒在了地上,心中忍不住又惊又怒:“这小子,只是叶错的一个手下,就这么强大。

    我们的搜魂术,对他居然没有,这心志是有多坚定?”

    搜魂宗的搜魂术,其实有点迷魂的效果,被攻击的人,会看到不穿衣服的美女,看到金山,看到自己掌控着别人的生死,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

    很少有人,能够不被这一切所诱惑。

    一旦被诱惑,最后的结果就是,魂魄被抽出来,身体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但是老宗主加上整个搜魂宗众多的弟子布阵,却惊恐的发现,无论什么样的幻象,裴傲始终不为所动。

    无论是金钱,还是美女,还是权力,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诱惑裴傲。

    一直到裴傲被打倒,也是因为受伤过重,他的魂魄,一直都没有被抽出来。

    老宗主心中暗自佩服,心道:他身上要是没有什么守护魂魄的法宝的话,那就说明了这个人,是我们搜魂宗最大的克星。还好他的修为,不是太厉害,不然……

    裴傲的确还不是太强,连天榜都没进去,修炼的又是武道,而不是术法和异能,但也让老宗主费了好大劲才制服。

    “把他的剑拿过来,我瞧瞧。”老宗主道。

    搜魂宗的大弟子走上前去,拿起了刚才裴傲抽出的魔剑,想起之前裴傲使用魔剑的时候的恐怖威势,他心中忍不住暗自道:这一定是个好宝贝,要是能归我,就好了。

    这个想法,只在心头一闪而过,就不见了。

    因为他知道,这么好的东西,一定是师父的。

    抓起了魔剑,大弟子忽然间感觉到,一股异样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内流过,十分的舒适。

    这大弟子心中一喜,暗自想道:这剑难道有灵,会自己选择主人?我对这剑,有特殊的感应,一定是这剑,已经选中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暗自纠结:可惜,这剑终究还是要献给师父,然后呢?说不定就给了勾师弟,谁叫他是师父的儿子呢!哼,明明我才是门内的大师兄,到最后却什么都轮不到我,真是不公平啊。

    他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魔剑。

    魔剑熠熠生辉,真的像是遇到了一个明主一样,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大弟子的脑海中,轻柔的说道:“拿着魔剑吧,这是属于你的东西,只有你才配拥有。他勾宗主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因为他是宗主,就要什么好处都占有?这对你太不公平了,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魔剑的人。”

    大弟子全身颤抖,声音都在打颤:“我……我才是世界上,最配拥有这把剑的人……”

    周围的一圈人,包括老宗主,都看着自己的大弟子,在拿到剑之后,低着头,双眼血红,嘴里念念有词。

    “褚师良,你在干什么?”老宗主皱眉道,“把剑拿过来!”

    大弟子褚师良慢慢地抬起了头,看向了老宗主,眼神之中,都是仇恨:“老东西,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给你当狗,为你卖命,结果换来的是什么?门中的什么好东西,都是勾师弟的,就连我最喜欢的师妹,也是他的。我为了向上爬,一切都忍了。可是你连我最后的东西,都要夺走!”

    老宗主大惊,怒道:“褚师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哼,我就是知道的太晚了,才受你蒙蔽这么多年。老东西,我这些年为了搜魂宗,命都豁出去了,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老子表面上是大师兄,实际上一点地位都没有,连心爱的女人,都要被你那宝贝儿子糟蹋!现在好了,你儿子被废了,老子总算是熬出头了!等你一死,这搜魂宗就是我的!”

    老宗主大惊,看着褚师良血红的双眼,道:“你疯了?来人啦,给我把他打晕,关进水牢,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我看谁敢!”褚师良高举魔剑,大声的怒喝。

    老宗主冷哼一声:“就凭你,也想翻天?”

    他丢出一根刻满了蝌蚪文的骨头,啪地一声,砸在了褚师良的天灵盖上,直接将褚师良打晕。

    现场的众人,都噤若寒蝉,一个弟子惊恐地道:“师父,现在怎么办?”

    老宗主看了一眼褚师良,心中不忍,道:“先关进水牢,让他清醒清醒。”

    说完,捡起了地上的魔剑。

    一股奇怪的感觉,登时笼罩了老宗主全身。

    老宗主猛地一惊,低头看了看,心中暗自道:这么好的宝贝,险些被人夺走,这褚师良见宝起意,真是欺师灭祖。

    想到这里,他握紧了魔剑,淡淡地道:“褚师良心术不正,欲欺师灭祖,拖出去鞭死,以正门规!”

    “什么?”周围的弟子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老宗主忽然这么狠心。

    “师父,大师兄他只是一时糊涂,求您老开恩啊!”一个弟子跪下道。

    剩下的弟子,连忙也都跪下。

    老宗主手中的魔剑,熠熠生辉,怒道:“你们都不听我的了吗?那好,谁今天敢求情,就与他同罪!”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