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错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距离这里应该不远了,带我去看看。”

    白苗少主犹豫了一下,道:“这……叶错大人,您有所不知道。我们白苗一族的总坛,并不在这苗疆十万大山之中。”

    “哦?这是为何?”叶错好奇地道。

    “叶错大人您有所不知,在一百多年前,其实在这整个苗疆十万大山之中,只有天南四脉,就是他们阴尸派,鬼蛊门,搜魂宗,五毒教。

    这地方虽然叫苗疆,但是其实我们黑苗和白苗,反倒是外来者,是老祖宗一百多年前,才带着人,从云南边境上移过来的。

    那时候战乱,两族的子民没少受到打扰,后来才举族迁徙到了这里。”

    “总坛在云南?”

    “是的,靠近越南,老挝和华夏三国交界的边境,一个十分复杂的地方,那里很混乱。

    我们的总坛,在地形十分复杂的山林里,就算是武林高手,想要登山,也要花费好几天,才能爬上去。

    总坛的形势十分的隐秘,秘藏就在其中,这是白苗一族的秘密,传承了千百年,但是没人真正的打开过。”白苗少主说到这里,也有点心虚。

    毕竟这只是一个千年的传说,虽然是族长们口口相传,但毕竟没有被验证过,万一是假的……

    白苗少主知道,到时候要是真是假的,自己就死定了。

    但是现在他是不敢说出自己的怀疑的,他斩钉截铁地确定,就是真的,毕竟能多活一会儿就是一会儿。

    “既然如此,一周之后,你亲自带我,去白苗总坛,我要取回秘藏。”叶错道。

    白苗少主,慌忙答应。

    ……

    与此同时,西班牙巴塞罗那,一座沧桑的中世纪城堡之中,秦扶苏端坐在石头座椅之上,他的身边,屹立着一个黑影,全身都被紧紧的包裹在黑色的布料里。

    在他的对面,则坐着一个面容阴鸷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十分的瘦,穿着蛇皮一样的紧身衣服,把身体包裹的显得更加的瘦。

    他留着两撇小胡子,雪白的皮肤看起来有点渗人,如同一张白纸,衬托的他两个绿色的眼睛,如同鬼火一般。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地方,最恐怖的是,这人的手臂。

    他的上半截手臂,被紧身的蛇皮衣紧紧的包裹,但是露出来的下半截的手臂,则赫然是两条蛇。

    手臂的部位是蛇身,手的部位则是蛇头,在椅子的扶手上,两只手化作的蛇头,幽幽的盯着秦扶苏,不停的吐着信子。

    这恐怖的场景,让隐藏在暗处的风千问,都有点头皮发麻。

    但是秦扶苏却没有任何的惧怕,一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

    那人也有点敬佩,对着秦扶苏道:“你不怕我杀了你?以我的手段,想杀你,你身边的这几个废材,可保护不了你。”

    秦扶苏微微一笑:“你不会动手杀我的,你是个杀手,没人给钱,你出手杀人岂不是亏本亏大了?”

    那人微微一笑,道:“说的也有道理,我现在对你有点好奇了。我身为神榜级别的高手,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逼迫我来到这里。

    现在回想一下,你的手段,的确很高明,但是你别忘记了,神榜不可辱。

    你这样对我,我杀你,也有一百万个足够的理由!”

    这蛇手男子,竟然是一位神榜高手。

    实际上,他不光是神榜级别的高手,还有着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世界三大杀手组织之一的狼牙的老大。

    蛇手毒夫·加布利尔。

    狼牙组织的第十七任领导着,神榜级别的高手,在天机子的神榜战力排行榜中,排名第二十一位。

    他是一位异能者,异能是能将手臂变成毒蛇,攻击对手,双眼可以将势力比自己弱的人石化掉。

    原本杀手,最重要的就是神秘。

    但是加布利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秦扶苏盯上,然后一步步的中计,各种连环的圈套,让他不断的判断失误,最后被秦扶苏引到了这里。

    想到自己这一路上各种中计,如同一个蠢蛋一般,加布利尔就心中窝火。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戏弄,在恼怒的同时,他也有点害怕。

    秦扶苏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居然能把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要是他是个高手,自己只怕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加布利尔碧绿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秦扶苏,只要他一个念头,秦扶苏就会化作一具石雕。

    秦扶苏哈哈一笑,道:“杀我有什么意思,我弱的连一只鸡都杀不掉。再说了,我要是死了,叶错要杀你的时候,谁来救你?”

    加布利尔一愣,道:“叶错?华夏的那个叶错?”

    “除了他,还有哪个叫叶错的,能杀掉你?”

    “哼,就算是华夏的叶错,也不一定能杀掉我。”加布利尔冷笑道。

    “你有这份自信,我很欣慰,但是他在神榜之中,排名第一,如果他真的要杀你,我希望你不是只光靠着自己的自信来面对他。”秦扶苏端起身边的红酒杯,轻描淡写的咂了一小口。

    “叶错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他根本不认识。”加布利尔的话语,已经有点软了。

    “哈哈,加布利尔先生,你可能觉得你很安全,实际上死在叶错的手中的人,很多都觉得自己安全。但是他们都死了,真正的安全,是我这样的,没有实力,才最安全。

    而你,掌控着狼牙组织,你手下的杀手有很多,每年的收入都在百亿以上。你看看叶错的龙腾组织,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掠夺,杀戮,是叶错积累自己的势力和财富的唯一方式,这样一看,你还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吗?”

    加布利尔眉头一皱,眼神有点犹豫,最后还是不信,道:“呵呵,我不信。

    他要赚钱,要扩充势力,也不至于那我下手,我死了,他未必能得到狼牙组织的钱,我们的基地十分的隐秘,他能不能找到都是两说。”

    秦扶苏叹息一声:“加布利尔先生,说你傻,你还真傻!”

    “你说什么?”加布利尔的毒蛇手,直接缠上了秦扶苏的脖子。

    秦扶苏身边的人,都是紧张的站了起来,只有秦扶苏自己,轻描淡写的喝着红酒,一点都不在意:“如果我是叶错,我面临着一个杀手组织,我想得到这个组织,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掉领导着。

    这样的话,组织就散了,这些杀手没地方可去,唯一的路子,就是来投奔我,如此,我便成了狼牙组织的领导者。

    这么简单的逻辑,都想不通,你不傻谁傻?”

    秦扶苏的话,让加布利尔的面色,不断的变幻。

    “你是说,叶错打的是这个主意?”加布利尔道。

    “反正我要是叶错,我就这么干!”秦扶苏笑着道。

    加布利尔犹豫了一会儿,道:“我勉强信你,但你要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这还用问吗?加布利尔先生,如果有人要杀你,以你杀手的作风,你会怎么办?”

    “我……先下手为强!”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