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章 天上掉下一个帅大叔
    “一个韩国的什么团体的歌手,娘娘腔一样的,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就喜欢那样的--”霍佳敏丈夫杨文泉答道。

    “不许这么说,你们都老了,不懂那种美!”杨梓桐打断父亲的话,道。

    一家人都笑了。

    “舅舅这么帅的,要是去混演艺圈的,肯定更火。”杨梓桐望着霍漱清说道。

    “傻孩子,男人要看内在,不能看外表,虽然你舅舅我外表也不赖。”霍漱清听外甥女这么说,笑着应道。

    “好了好了,你们舅舅外甥,一点正行都没有。准备出门吃饭了,要不然就堵车了。”霍佳敏道。

    晚上吃完饭,因为孙蔓不在家,霍漱清便住在了父母家中陪伴父母,次日下午就乘飞机返回了云城。

    而苏凡,周六一大早就去了弟弟的学校,去找弟弟询问那晚在酒吧里的事。每次,她都是打电话叫弟弟下来,可这么早的,苏子杰宿舍的座机被拔了线还没装上,打手机又关机,苏凡只得在寒风中等着。终于碰到一个弟弟的舍友,才让他上去把苏子杰叫下来。

    过了好久,苏子杰从宿舍门里走出来。

    “姐,我还没吃饭呢,我们先去吃个饭。”弟弟道。

    苏凡没办法,只得带着弟弟去学校外的小吃街吃早餐。

    “你怎么这么晚起床?”看着吃饭的弟弟,苏凡问。

    “昨晚复习的太迟了,睡的晚。”弟弟答道。

    苏凡也不知道弟弟说的是真是假,还没来得及问,就被弟弟反问了:“姐,那晚上的那个男的,真的是你同事?”

    “干什么?”苏凡愣了下,问。

    “没干什么。就是,就是觉得那个人好厉害的样子,警察在他面前说话就那么小心--”苏子杰道。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跑去那种地方?还抽烟喝酒--”苏凡打断弟弟的话问。

    “哎呀,平时学习太累了嘛,出去放松放松。”苏子杰盯着姐姐,“姐,你别这么老古板,你这样子,会嫁不出去的!”

    “你放松就去那种地方?你知不知道那里很乱的啊?”苏凡道。

    “别说我了,哎,姐,那个人,是不是你男朋友啊?”苏子杰显然对霍漱清更感兴趣,不停地追问。

    “你别乱说,同事而已。”苏凡否认道。

    “姐,你别这样嘛,跟我说句实话--”苏子杰摆出儿时恳求姐姐的那副表情,道。

    “少来这一套!”苏凡道,“你马上要毕业了,怎么还这么吊儿郎当的?”

    “好了好了,姐,别说教了--”苏子杰显然有点不耐烦,不再听姐姐说话,恰在这时,他看到一个同学,便起身走出了小吃店,没有再理姐姐。

    苏凡没办法,看着弟弟远去的背影,想起了霍漱清说的话。

    她不是不没原则,只是,她的原则,有什么用?

    叹了口气,她走出了校园。

    为了霍漱清外甥女生日礼物的事,苏凡答应了请邵芮雪吃饭的,两个人便约好了去逛街了。

    周末,总是过的这么快。

    当周日的太阳落下地平线的时候,苏凡就好想回到上学的时候。

    读书的时候想工作,工作了又羡慕上学的无忧无虑。人啊,总是这样,拥有的东西从不觉得好。

    接下来的一周,苏凡没有接到过霍漱清的电话,自然也就没有主动联络他。而霍漱清也的确是很忙,他的任命下来了,两个单位都要进行工作交接,还有若干的欢送会和欢迎会,他每晚回到家都快十一点了。至于周末,还要参加云城市委常委为他举行的一个简单的欢迎宴会。

    尽管我们都在同一个星球生活,时间对于每个人却是完全不同的轨迹,每个人都在各自沿着自己的时间轨迹做着自己的事,想要有交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霍漱清来说,新工作新岗位面临着许多的挑战。首先,他从未单独主政,即便是做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一职,那和主持一个市政府的工作比起来还是太过简单。其次,云城市是全省的龙头城市,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市长的工作牵涉方方面面,要照顾的要考虑的因素也很复杂,绝不是像以前围着领导转那样的。不仅要对上负责,还要照霍老百姓的利益。最后,当然就是工作关系的处理,云城的党政关系,在全省都是出了名的难搞。特别是在现在这种党政一把手负责的前提下,市长想要做出点政绩是很难的。

    说到云城市的市委书记赵启明,霍漱清以前和他的接触也不算少,也许是赵启明早就预料到霍漱清有可能和自己搭伴主政云城,两个人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不像省里其他地市或者厅局的领导,霍漱清反倒是走的更近一些。不过,真正的亲近,也只有霍漱清自己知道。

    苏凡的宿舍没有电视,她也只有从本地的报纸和网络上了解霍漱清的近况。也许是为了突出新领导的形象,在看过了那些报道之后,苏凡总有种感觉,他是不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怪不得老百姓对《新闻》有那样的评价:领导很忙!是啊,领导的确忙!

    上任也快半个月了,霍漱清再也没有回过云城,可是,元旦将至,他还是打电话让妻子孙蔓抽时间来云城。因为今年是他在云城市政府工作的第一年,同事之间的有些迎来送往,还是需要太太来做的。

    孙蔓答应了他,说是会在十二月二十日来云城,正好两个人可以一起过圣诞节。

    是啊,快到圣诞节了!

    听妻子那么说之后,霍漱清便注意到路边的那些圣诞节的装饰,还有那一对对走在路边的情侣。

    圣诞节,什么时候变得跟情人节一样了?

    “小李,停下车。”他说了句,司机便赶紧找了个空位把车停在路边。

    霍漱清推开车门,秘书冯继海赶紧跳下车,把市长的风衣给他。

    “我先走走,你们在下个路口等我。”霍漱清穿上风衣,对冯继海道。

    前面的商场门口,摆着高大的圣诞老人架着雪橇的雕塑,他走到近处,才看见那灯光闪烁着的圣诞老人和驯鹿,耳边,不停地回荡着圣诞节的歌曲。

    以前,孙蔓总是和他说,白色的圣诞节才是圣诞节,被大雪挡住了外出的路,大家只能憋在房子里烤火唱歌,这才是圣诞节。榕城的冬天从不下雪,可是,即便是云城有着白色的圣诞节,孙蔓也不会愿意过来和他一起生活。也许,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孙蔓了吧!

    那么,今年,圣诞节会下雪吗?

    霍漱清抬起头,看向深邃的夜空。

    脸上感觉到一点点的冰凉,原来真的是下雪了。

    雪,很快就变大了,大瓣大瓣的雪花就伴着愉快的圣诞歌曲飘落人间。

    慢慢向前走着,雪花便一瓣瓣落在他的发顶。

    商场的橱窗上,贴着圣诞老人那亲切的笑脸,霍漱清转过头看着。

    圣诞老人对着他笑,笑容似乎荡漾进了他的心里。

    是啊,要笑啊,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就忘了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可以让他笑出来。

    他对着橱窗露出一个笑脸,却立刻敛住了,即便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笑容毫无温度。

    就在此时,橱窗里映出另一个笑脸,那不是圣诞老人,而是--

    霍漱清有点无奈地笑了,是啊,那个丫头,好像很久很久没有音信的样子。这段时间他太忙了,而且,而且,谁都有自己的生活,又何必去打扰别人呢?

    而此时,苏凡正走在市中心的人行道上。

    早上,邵芮雪和男朋友吵架了,生气的邵芮雪拉着苏凡出来逛街吃饭,跟她哭诉了几个钟头。结果,吃饭的时候,男朋友打电话过来,哄了一会儿,邵芮雪就跟着来接她准备向她赎罪的男朋友去了,扔下苏凡一个。

    算了,不计较了,闺蜜嘛,就是互相吐苦水的。只要看着好朋友高兴就行了,何必在意人家把她放鸽子?

    苏凡倒是想的很通,可邵芮雪临走前还很不好意思,说让苏凡赶紧找个人谈恋爱,到时候她一定不离不弃地陪着苏凡,听苏凡吐苦水。

    可是,看邵芮雪和男朋友这样的分分合合,苏凡真心感觉累的慌。要是谈恋爱都得这样的话,她还不如一个人过算了。

    现在走在人行道上,看着身边来来去去的情侣,苏凡突然有种羡慕的感觉。如果也有一个人陪着她走在这圣诞节快乐的音乐里,该有多好?

    那个人又在哪里呢?

    她转过头看着商场橱窗上那大幅的圣诞老人头像,心想,老爷爷,您要是从天上给我扔个人下来,以后,呃,我也过圣诞节。可是,世上哪有圣诞老人?怎么会听得见她说话?

    苏凡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雪花飘飘洒洒从天空中落下,落在她的头顶。

    咦,前面,前面那个人,不是,不是那个谁吗?他怎么也--

    苏凡想了想,快步向前跑了过去,朝着霍漱清站着的那里跑。

    “您好,霍--”她喘着气笑眯眯地对他说。

    有那么一两秒钟,霍漱清是惊呆了的,他完全不敢相信她就那么站在自己眼前,甚至,他有点感觉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可是,为什么他要对这样一个生不生熟不熟的女孩子产生幻觉呢?没有理由。既然不是幻觉,那--

    “真巧啊!”他对她笑了下,又向左右看了看,确定她是不是和同伴在一起的。

    “是啊,您,您怎么也--”她礼貌地笑着问。

    这样的夜里,这女孩子怎么一个人在逛?霍漱清不禁有些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