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5章 他和别人不一样
    她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他很认真地在思考,而他专注的表情,让她好几次连嘴都张不开。

    有人说,男人专注的表情最性感。苏凡不是十分清楚性感的含义,可是她被他吸引了。

    当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脸颊猛的就红了。

    霍漱清再怎么能够看穿她,却根本不知道小女生懵懂的心思。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苏凡赶紧端起酒杯,猛地灌了一口,却咳嗽起来。

    她的咳嗽声吸引了他,起身给她抽出一张纸巾递到手里,坐在她身边拍着她的背,道:“不是说酒量不行吗?还这么喝?”他的语气里有种责备的意味,这让苏凡更加尴尬了。

    等咳嗽声平息下来,她抬头看着他,想说声“谢谢”,可是视线相接的那一刻,她听见了自己狂乱的心跳,连耳朵都烫了,忙别过脸。

    身边女孩子那羞涩的眼神,如同羽毛一般轻轻拂动着霍漱清的心,而他清晰地听见了蒙着心的那层薄冰裂开的声音。

    不能不说,那一刻,他有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想法,而他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便不着痕迹地拿开自己放在她背上的手,笑了笑说:“看来还是不该让你喝酒的,我去给你拿酸奶。”

    “啊,不了不了,霍市长,时间也不早了,您休息吧,我就,不打扰您了,先回去了。”苏凡忙站起身,道。

    他回头看着她,顿了片刻才点点头,道:“我送你下去。今晚,谢谢你了。”

    “没事没事,我自己可以的,您早点休息吧!”她赶紧走到玄关,从衣帽架上取下自己的羽绒服和围巾。

    发觉他就站在玄关看着自己,苏凡突然想起演唱会的事,忙说:“霍市长,后天就是演唱会了,我去哪里接您外甥女?”

    “哦,她和同学住酒店,到时候我给你电话。”他想起自己拜托她的这件事,道。

    “那我等您的电话。”她赶紧穿好衣服。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宿舍了给我打电话说一声。”他拉开门,对她说。

    “嗯,我知道了,霍市长晚安!”她对他笑了笑,道。

    “晚安!”他也笑了下,苏凡就出门了。

    霍漱清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她进了电梯,才折回屋里。

    锁上了门,他背靠着门站着,深深呼出一口气。

    刚才,他差点就要留下她过夜了,当然,不是想和她做什么,只是他担心她一个人回去会不安全。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不能再做那种让她感到为难的事。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要是他的行为让她有了怯意,以后说不定就再也没机会见她了。别说是在云城这样的异乡,哪怕是他从小生活和成长的云城,也很难找到像她这样一个可以让他放下心事的人了。

    离开霍漱清家的苏凡,直到走出那个小区才反应过来,自己今晚做了一件很出格的事。幸好他是个好人,否则--

    虽然心里不停地跟自己说今后要注意和他的接触,可是,今晚的一幕幕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回闪的时候,她还是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他是她见过的最有魅力的一个男人,温文尔雅中又透着隐隐的巨大力量,那种力量并非只是权利带给他的。

    苏凡并不知道,此时,她已经陷入了对这个男人的爱慕之中。

    送走了苏凡的霍漱清,冲洗掉她喝酒的杯子之后,拿起手机打了出去。

    “你查一下陈桥工业区搬迁的问题,特别是云城铝厂和焦山水泥厂,看看这两家的搬迁和赵启明有什么关系。”霍漱清道。

    “是,知道了,我什么时候把报告拿给您?”电话那头的人问。

    “尽快。”说完,霍漱清挂了电话。

    颀长的身影,立在落地窗前。

    他的手中端着酒杯,静静地望着外面那深不可测的夜色。

    此时此刻,霍漱清已经不去想刚刚的情动,对于他来说,能不能将赵启明一军,是超过了他生理和心理渴求的所在。

    寂静之中,手机响了起来,他微微转头看向茶几,走了过去。

    “霍市长,您好,我刚刚到宿舍,一切都好,您早点休息,晚安!”

    霍漱清听出来她是以极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的,他不禁笑了,道:“你也早点休息,今天谢谢你了。”

    “您别客气!”她说。

    “那就这样,晚安!”他肯定不知道她的脸有多红、心跳的多块。

    “晚安!”苏凡赶紧挂断了电话。

    一下子倒在床上的苏凡,心里告诫自己,陪他外甥女看过演唱会之后就不能和他再联系了,一定不能了!

    很快的,杨梓桐就和她的朋友们来到了云城,霍漱清给几个孩子安排了酒店,并给苏凡打电话拜托她帮忙照看一下那几个孩子。苏凡欣然答应,恰好演唱会是周六举行的,霍漱清联系了一个熟人派了辆车专门接送外甥女一行,苏凡则是全程陪同。

    初见苏凡的杨梓桐对苏凡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感觉,她知道苏凡只不过是舅舅的一个下属,甚至还因为苏凡的中规中矩有点不自在。

    演唱会,孩子们当然是兴奋地不得了,苏凡刚开始觉得环境很吵,可是很快就融入了这一场规模盛大的演出,甚至和身边的杨梓桐一起呼喊着唱着。

    或许,她根本就是一个喜欢热闹,喜欢这样毫无霍忌地放肆着自己情感的人。

    而渐渐的,她和杨梓桐的话就多了起来,等到了第二天陪着一起去胥华山温泉的时候,两人俨然成了多年未见的故友,杨梓桐后来竟然把苏凡称为“小凡姐”。

    因为霍漱清工作太忙,陪同几个孩子前来的那位家长周一也要上班,杨梓桐一行就在云城玩了两天,周日晚上被舅舅送上了返回云城的飞机。

    当然,作为全程陪同的苏凡也去了机场相送。

    “回去多多陪陪外公外婆,你爸妈工作忙,你要听话些,别让他们老为你担心。”霍漱清叮嘱外甥女道。

    杨梓桐一边听着舅舅的唠叨,一边冲着苏凡笑,等舅舅说完了,她才对苏凡说:“小凡姐,你给我舅舅当手下实在是不容易啊!看他这么罗嗦的,吵死了吧?”

    苏凡只笑不说话,看着霍漱清。

    听外甥女这么说自己,霍漱清顿时觉得无语。

    目送杨梓桐一行走进安检口,霍漱清和苏凡也离开了机场大厅。

    回去的路上,苏凡坐着霍漱清的车,而之前送杨梓桐等人的那辆商务车按照霍漱清的指示已经提前离开了。

    机场高速的两边,是黑漆漆的连绵不断的山坡,白天走这条路都看不到什么风景,晚上就更没必要看了。

    苏凡有点无聊地望着车子行进的方向。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道:“你和桐桐看起来挺熟的?”

    “桐桐,很活泼。”苏凡笑笑,说。

    他又看了她一眼,说:“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和以前有点不同了。”

    “有吗?我,我怎么没发现啊?”她惊奇地问。

    他颔首,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比较像你这个年纪的人,很轻松调皮。”

    她不禁有点尴尬,只能呵呵笑了。

    “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批评你,我喜欢你现在这样--”话出口,霍漱清怔住了,忙看了她一眼,正好迎上她探究的视线。

    毕竟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还是晚上,霍漱清立刻转头注意着前方。

    如他所愿,苏凡并没有对他后面那句话做过多的猜测,她自动把这当做是他的一种肯定。可是,仔细想想,她以前也不是很闷啊,也很调皮啊,难道说他觉得她很闷?

    “您外甥女很可爱!”她突然换了话题,要是再把话题纠缠在她身上,搞不好她就会说错话了。

    “她被家里人惯的不成样子,简直就是一霸!”霍漱清笑着说。

    “没有啊,我觉得她很懂事,而且很有朝气!”苏凡道。

    “看来你们对彼此的印象都不错。”

    苏凡笑了,没说话。

    “这两天辛苦你了!难得的周末,还麻烦你替我陪着那孩子。”霍漱清道。

    “您别这么客气,都是我该做的。您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呢!”她侧着身体望着他。

    偶尔有旁边的车灯照进来,照着他的脸。

    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你这个人有个毛病,知道是什么吗?”

    “您说!”

    “你啊,把别人想的太好了。”他说。

    她很想说,难道您不好吗?可是她没说出来。

    “每个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他说道。

    是啊,他说的对啊!

    可是,那他又为什么--

    苏凡看了他一下,又转过脸望着黑漆漆的外面。

    或许,他帮她只是出于对她的同情吧,他就是个好人,和别人不一样!

    “呃,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他见她不语,突然道。

    “什么事?”她忙望着他问。

    “对别人的要求学会说不,否则你会吃亏的!”他说。

    “您指的是--”苏凡问。

    “你们局长!”他说,苏凡一愣,就听他继续说,“以后他要是跟你说让你做什么,比如说给别的领导送什么东西或者帮忙,或者是别的什么,或者是跟我问什么事情,你都要开始拒绝,要是他为难你,你就告诉我,记住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