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7章 他没有女人才不正常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有人说一个写白宫的美剧不错,很深刻。年轻的时候,他也是美剧的爱好者,《Friends》追了很多年。只是工作以后就放下了这个兴趣,如同其他的很多爱好一样。反正现在也没事干又睡不着,他就从网上搜到这个片子,拿着自己的ipad窝在沙发上看。

    虽然政治制度不同,可是他觉得这个片子还是挺不错的,很有现实意义,怪不得评价那么好。于是,他也看的忘了时间,除了喝水和上厕所之外,他几乎没有离开那张长沙发。因此,苏凡给他发短信的时候,他刚好准备坐下来继续看片子。

    他给苏凡的号码是一个很私人的号码,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只有他身边亲近的人,还有就是真正铁关系的同僚和朋友。而这些人,一般是不发拜年短信的。因此,当手机响了的时候,他以为是垃圾短信准备删掉。就在他瞥了一眼的那刻,看见了她的名字,原本已经按出来的删除信息的键,没有再按下去。

    看着那短短的两行字,霍漱清不禁笑了。

    这丫头还是挺有心的!可是,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发短信?

    于是,他将片子暂停,给她拨了过去。

    苏凡依旧站在石栏杆边吹着冷风,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没想到是他打来的,就像他奇怪她为什么这么晚在发短信一样,她也奇怪他怎么这么晚给她打电话。

    糟了,不会是吵到他睡觉了吧?

    “是我,霍漱清。”他习惯性地说,她忙问候了一句。

    “我刚刚看到你的短信,怎么还没休息?”他问。

    “我在山上的庙里守岁,对不起,是不是我吵到您了?”她问。

    “没有,我还在做别的事。”他笑了下,道,“你在庙里守岁?”

    他似乎有点惊讶。

    “嗯,我妈说要来拜菩萨祈福,我就陪着过来了。”她答道。

    虽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可是霍漱清听出来她有点不情愿,便说:“很无聊?”

    “呃,有点。”她无奈地笑了,“要等到吃完斋饭才走。”

    霍漱清给自己倒了杯水,道:“那也得熬着啊!你常年在外,难得回趟家--哦,你家在哪里?没听你说过。”

    “翔水的江渔。”

    “江渔啊?好地方,山清水秀,那个灵修山很有名--”他端着杯子走到床边站着。

    “是啊,我现在就在灵修山。”听到他说自己的家乡,她突然有了精神。

    “嗯,我去过那地方,山上有很多的寺庙,香火很旺。”他说,话说完,他又笑了下,道,“在那地方待着,的确是够委屈你了。”

    “还好,再等两个小时就好了。”她说,看着眼前庙门口的灯,猛然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时候,忙说,“啊,对不起,都这么晚了。霍市长您早点休息,再见!”

    “嗯,再见!”霍漱清挂了电话,看着玻璃窗上映出来的自己的脸,叹了口气。

    还是睡觉吧,明天还有事情呢!

    霍漱清关掉电脑,关灯上床。

    初一上午,霍漱清去了岳父家里拜年,孙蔓姐姐孙芳一家也来了。因为过年的缘故,保姆回了家,霍漱清到徐家的时候,孙芳孙蔓姐妹二人在厨房做饭。

    孙蔓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要干活的人是孙芳。看着姐姐系着围裙忙活的样子,孙蔓不禁叹道:“姐,你这样很容易老的。”

    “老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又不是妖精。”孙芳一边唰唰洗菜,一边笑着应道。

    “我这里还有些美容卡,改天给你送过去。衰老是自然过程,可是你稍微保养保养,姐夫看着也舒服吧!”孙蔓道。

    “都老夫老妻了,看习惯了。”孙芳笑着说。

    “姐,你啊,就是--”孙蔓的话,却被姐姐打断了。

    孙芳朝关着的厨房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你既然这么明白,干嘛不去云城陪着漱清?我要是因为脸上的皱纹而和你姐夫出现什么问题,那你和漱清呢?你也知道男人喜欢漂亮女人,榕城和云城隔着这么远的,要是漱清那边有什么情况,你怎么会知道?”

    原本背靠着操作台站着的孙蔓,从水池边拿过姐姐刚洗过的菜,拿起菜刀开始切菜。

    “蔓蔓,没什么放不下的。事业,你去那边也可以做,漱清在那边有根基,你就算重新开始也不见得会怎么难。这么些年,你在榕城发展的这么好,不还是因为漱清的缘故吗?”孙芳甩甩手上的水珠,走到妹妹身边,对正在切菜的妹妹说,“你说,咱们说句难听的,万一漱清真的有别的女人,你怎么办?”

    孙蔓对姐姐笑了下,继续切菜,道:“没有才不正常!”

    姐姐完全惊呆了,像是盯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的盯着孙蔓。

    “姐,其实你也明白,结婚证根本不能保证什么,婚姻太脆弱了,与其你那么小心翼翼地维护,不如放开一点,大家也都过的轻松。”孙蔓的手不停,菜刀在竹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当当”声。

    “男人在外面有个女人解决生理需求,其实也很正常。霍漱清要真有个小三情妇什么的,我还不担心,至少固定用一个人也安全。”孙蔓发现姐姐的脸色变了,她知道姐姐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老公孩子就是天的那种,自己的话,可能真的吓到她了,便忙笑了下,安慰似地说,“姐,你放心,霍漱清这个人眼界高的很,就算是找情妇,没几个女人是他能看得上的。所以呢,我根本不会担心这个问题。而且,要是他在外面有人了,我会知道的。”

    孙芳走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继续冲洗蔬菜。

    “你脑子比我好,看问题也比我透彻,我也希望我这都是瞎担心。”孙芳道。

    孙蔓对姐姐,笑了,没接话。

    厨房里只能听见“哗哗”的水声。

    过了许久,孙蔓才听见姐姐说“漱清是个好男人,他这个地位的人,像他一样注意自己操守的已经不多了。你既然那么了解他,就多花点心思对他好。别忘了你当初怎么追到他的!”

    孙蔓看着低头收拾鱼的姐姐,不语。

    “我要炒菜了,你出去吧,免得油烟呛到你。和漱清一起陪着爸妈聊聊,省得他们以为你们出什么问题了。”孙芳道,“厨房里的活啊,我比你干的好。”

    孙蔓笑笑,走出厨房。

    客厅里,霍漱清正在和岳父下围棋,孙蔓就走了过去。

    过年的内容,年年重复,家家重复。

    在孙家吃了午饭,霍漱清便和妻子一起离开孙家,去父母家里,因为姐姐霍佳敏一家要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被姐姐孙芳提点了,还是别的原因,和霍漱清一起回霍家的孙蔓,说话也柔软了许多,甚至还主动去厨房和保姆一起准备晚饭。因为是过年,霍漱清母亲薛丽萍也没再说什么。一家人和和气气地聊天吃饭,晚上就全都住在了霍家。

    霍漱清父母家是一幢三层小楼,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等,只有保姆一个人住,霍漱清父母和霍佳敏夫妻住在二楼,而霍漱清和孙蔓的房间在三楼。

    孙蔓洗完澡,发现霍漱清不在卧室,就去了他的书房找,他把一堆模型的零件堆在宽大的书桌上,坐在椅子上认真地摆着。

    那是一艘巨型的游艇,他每次回家里住,就会坐在书房里安装这个模型,现在主体已经出来了,在补一些小零件。

    “水还热着,去洗个澡?”孙蔓站在他身边,问。

    “你先去睡吧,我把这个弄完。”他也没抬头看她,就这么回了一句。

    孙蔓看着他专心致志地摆弄模型,过了还一会儿才说:“那好,你早点过来。”说完,她想了想,弯下腰要去亲他的嘴唇,霍漱清的手停住了,他侧过脸看着妻子,那表情很是意外的样子。

    这样的表情,让孙蔓有点尴尬,可是,动作已经做了,难道要收回去?

    见妻子没有动作,霍漱清主动靠近她,嘴唇碰了下她的,只是碰了一下,就笑笑道:“你去睡吧,我还要一会儿。”

    他的这个吻,完全没有任何的温度,没有一丝欲望,孙蔓也感觉出来了。

    “嗯,我知道了,你也别太晚。”她说,霍漱清点点头,孙蔓就走了出去。

    霍漱清看着门关上,停下手里的活,望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不到一分钟,就继续低头弄模型。

    不知道在书房里待了多久,霍漱清才把那条船完工,伸了下双臂,他扭动着脖子,关掉书房的灯,走出了书房。

    然而,等他走进卧室的时候,发现妻子竟然还没睡。他也没说话,就走进浴室随便冲了一下身体,随便擦了下头发就上床了。

    见霍漱清直接躺下了,孙蔓便说:“你这样子小心头疼,把头发吹干。”

    “没事,屋子里有暖气。”他是背对着妻子的。

    孙蔓将手上拿着的平板电脑放在床头柜上,也是关掉台灯躺下身。

    新年里,和苏凡一样,霍漱清也去拜访了几家亲戚,还有华东省的几位领导,当然也去了覃春明的家里。

    给领导拜年,领导自然会说起工作。

    覃春明知道霍漱清在云城市的换届问题上吃了赵启明的亏,可是,他不能在这件事上明确自己的立场,只是问霍漱清对云城的发展有什么想法,在年后省人代会召开之前准备一份详实的计划给他。

    “前段时间你也做了很多的调研,对于将来的事,是怎么想的?”覃春明道,“云城是咱们的省会,要做文章,必须要做的大一点。”

    “现在中央提出要将沿海的企业向内地迁移,这对我们内地省份来说当然是好事,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会把东部一些重污染的项目转到我们这里。我觉得还是要有针对性的筛选一下,东部的发展我们都看见了,经济搞上去了,环境破坏的一塌糊涂。这种杀鸡取卵的发展模式,我们是不能采取的。而且,京津地区的环境污染已经引起了中央重视,京城周围的重工业企业不是关停就是向周围省份转移。所以,我的想法是,一方面扶持我们本省的企业进行技术革新,减少能耗提高效率,第二个就是,我想去京城、沪城和羊城那边考察一下,找一些企业谈谈,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在眉县设立一个经济示范区,具体的还没想好。”霍漱清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