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1章 眷恋他的疼爱
    “看这样子是疼的不行了,赶紧把止疼片吃了,送到城里看吧!”医生说着,把两粒药片塞到苏凡手里。

    村支书的老婆赶来了,看着被霍漱清抱着的苏凡,说什么都不放心,要跟着去医院看看。

    “不用担心,老人家您年纪大了,我会照霍好她的!”霍漱清对眼前这个头发半百的女人说。

    “你,你是小苏姑娘什么人?”支书老婆不放心地问霍漱清。

    霍漱清把苏凡放上副驾驶位,将车座放平,给她系好安全带,才对问话的人说:“我是,朋友!”

    车边围着好几个人,霍漱清对大家说:“谢谢大家对小苏的关心,等她去医院检查过了,我再让她给大家打电话!”

    一路上,霍漱清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开车,偶尔停下来,就是给她擦汗。

    “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他不停地跟她说,可是苏凡已经疼的快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小苏、小苏。谁会这样叫她呢?

    好不容易睁开眼,耳边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安静的不得了,而眼前,是一片格子的房顶。

    医院?

    她反应了过来,可是脑子怎么晕乎乎的?

    偏过头看去,输液架上挂着两个药瓶子,长长的输液管,连着她的手背。

    我怎么,怎么在医院?

    哦,对了,之前,之前不是在教室里吗?好像还看见了霍--

    “你醒了?”耳畔传来那个熟悉却又不算熟悉的声音。

    苏凡呆呆地望着他。

    “别担心,刚刚你睡着的时候做了个小手术。”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望着她的脸。

    不知怎的,霍漱清突然觉得她的脸好小,人也好小,之前他抱在怀里的人有这么小吗?

    “我,您--”苏凡微微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把她从那么偏僻的小村子里接了出来,一路奔波,送到拓县县医院,然后又来到江宁省第一人民医院。只是,她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尴尬,经历了怎样的担心。

    “天黑了?”她看向右面的窗户,问。

    “嗯,你已经睡了十三个小时,现在是凌晨三点。”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那么温柔,异常的温柔。

    “我,真是--对不起,我又给您添麻烦了!”她懦懦地说。

    他深深笑了,道:“怎么不问我,把你的哪里给割掉了?说不定你的腿啊什么的不见了。”

    她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他说了这样的话,她会很害怕很紧张地看自己的腿在不在,可她没有,望着他说:“谢谢您救了我!”

    苏凡的话说完,他好一会儿没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虚弱的面容。

    “急性胆囊炎,把胆囊切掉了。别怕。”他的手,伸向她,贴上她的脸颊。

    病房里,只有床头亮着一盏灯。

    四目相对,寂静无声。

    那一刻,苏凡觉得这一幕好像在梦里就出现过,又好像在很久的过去就出现过。

    她闭上眼,眼泪就从眼角流了出去。

    他拿开手,从床头柜上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轻轻沾去眼泪。

    “是微创手术,我看过了,很小很小的伤口--”他说到此,看着她,她的眼中露出羞怯的神情。

    看着她这样,他已经可猜得出要是告诉她,在拓县县医院给她做B超的时候,医生让他给她脱过衣服,虽然并不是全脱掉--

    那个医生真是太凶了,要给苏凡做B超,当时她已经疼得昏了过去,他让女医生帮忙脱一下,却被医生回了句“你自己的老婆,你不会自己脱吗”。

    有些事,还是瞒着比较好。

    尴尬之中,苏凡不知道说什么。她相信他的,就算他看了她的伤口也没什么,情况特殊,他是关心她,而且,如果他想看,肯定有不少女人愿意让他看的--

    “这么晚了,您,您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她说。

    “你有朋友或者亲戚,有能照霍你的人过来吗?”他问。

    弟弟在云城,可是不想让他知道,他知道了,全家人都知道了,她不想家里人担心。朋友嘛,邵芮雪,唉,算了,别麻烦她了。

    苏凡想象过,有朝一日一个人躺在医院里,身边无人照料,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见她不说话,他便说:“反正这两天我也没什么事,就先陪陪你,明天我让人给你找个护工,医生说你要住院一个星期,我没时间陪你,所以--”

    “没事的没事的,霍市长,您不用管我的,我--”她忙说。

    她怎么可以让他,让他照顾自己?

    “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他看着她,顿了顿,才说,“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似乎没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你是打算一辈子都在那个小村子里教书,是吗?”他问。

    原来,原来他知道了,怪不得,怪不得他会去找她--咦,他去找她?为什么?

    苏凡很想问,您是专门去找我的吗,还是--

    她多么希望他是专门去找她的,可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他怎么会去找她?他们没见过几次面,而且,他又是她的上级。

    苏凡还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想,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奢望。

    “我,我不想给您--”她低声说,也不敢看他,因为他此刻的眼神说明她隐瞒那件事让她很不高兴,尽管她不懂他为什么不高兴。

    “又想说不愿添麻烦,是吗?”他问。

    她抬眼望着他,点头。

    “你先好好养伤,出院后想回家还是去哪里?要是没地方去--”他说着,站起身,从沙发上的一个小小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把钥匙,塞到她的另一只手里,“我在太白区有套房子,这是钥匙,你出院以后就住过去,地址我发到你手机里。我会找人先照顾你,直到你康复。”

    “霍--”她讶异又受宠若惊地望着他,叫道。

    很快的,她的手机就响了,她知道那是他的短信。

    苏凡完全不能消化自己醒来以后发生的这一切,他,他对她太好了太关心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有什么资格让他做这些?

    霍漱清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她难以接受,可是她必须接受。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他主动提出她的疑问。

    苏凡点头。

    “因为,”他略微顿了下,“因为,你是我的,呃,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明显比前面的说的慢。

    是的,朋友,霍漱清这样告诉自己,告诉自己一个事实,因为她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才会天不亮就起床赶去那个小山村,水都没有喝一口就抱着她看医生,从县医院一直到省一院,他不停地开车,还要给她擦汗,担心她受凉给她盖上自己的衣服,在手术室外煎熬了两个小时,等到她出来,等到她醒来,同时,还要为她安排照顾的人,安排她出院以后住的地方--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是他的朋友,仅此而已。

    苏凡愣住了,朋友?自己什么时候和他成了朋友?

    他望着她那惊诧的表情,似乎是在安慰自己一样地笑了,说:“是不是嫌我年纪太大?”

    她觉得脸颊滚烫,尽管她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根本红不起来。

    “您一点都不--”她的声音很小。

    他笑了,笑声那么轻松。

    “好了,现在不能再让你说话了,好好睡觉,多休息,养好精神了,再做打算。”他望着她,道。

    “谢谢您!”她又说。

    “朋友之间,不该这么客气的,是不是?”他笑道,“说不定,以后我还有事情需要你帮忙呢!”

    他起身,给她盖好被子,道:“睡吧!”

    “您呢?”她抬头望着他,问。

    “这不是还有沙发吗?我去柜子里取一床被子就好了。明天你的护工就来了,吃饭啊什么的,你只管跟护工说,记住了吗?”他说。

    尽管知道他对她的关心只是出于朋友的立场,可是,苏凡还是很贪恋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哪怕这种呵护很短暂很短暂。

    第二天,等苏凡醒来的时候,霍漱清已经不在了,病房里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是霍漱清请来照顾苏凡的人。

    窗户里飘进来春天的芬芳,沁人心脾。

    自从那一晚之后,霍漱清再也没有来过医院。苏凡理解,毕竟他是市长,工作很忙,而且自己和他非亲非故的,他再来医院看望她的话,难免会惹来闲话,那样对他不好。尽管人不来,可每天中午和晚上会打电话过来或者发短信,问她身体怎样吃饭怎样,苏凡很认真地跟他回复。而深夜里,那一通通朋友间的来电,也足以让苏凡激动地半夜都睡不着。

    住院一周后,大夫通知苏凡出院了,霍漱清派了一个年轻男人来接苏凡,车子一直开到太白区。

    云城市市区有四个区,省市重要单位所在的清江区,东南面是太白区,西南面是雁台区,正北则是胥华区。

    苏凡上了车,并没有多问,看着车外的风景。

    手机响了,她以为是霍漱清打来的,一看竟是邵芮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