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章 深夜来找她
    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家里,霍漱清一晚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孙蔓的事,直到天快亮才有了睡意。可是,他睡着没几个小时,手机就把他吵醒了。他立刻睁开眼打开手机一看,是常务副市长秦章的电话。

    秦章在电话里告诉他,井台县高新开发区的征地项目发生了群体性事件,老百姓围攻了乡政府,井台县把事情报到了市里。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霍漱清一下子坐直身体,问。

    “前几天就已经开始了,今天早上就爆发了。”秦章道。

    “赵书记怎么说?”霍漱清问,从床上下来,走进浴室开始洗漱。

    “赵书记母亲在沪城做手术,他昨天已经去了沪城,他说这件事让您处理。”秦章说。

    事实上,秦章并没有把赵启明的原话告诉霍漱清,赵启明跟秦章说,高新区属于霍漱清的管辖范围,发生了这样的事,自然是霍漱清负责。

    到了这个时候,霍漱清也不能推脱。高新开发区是云城市市政府的项目,现在市区的高新园区都成了规模,管理权也交还了市里。可是,开发区是九十年代时期国务院批复的项目,市区没地方建设高新区就只能向周围的县里扩展。高新区管委会是副地级单位建制,霍漱清的上任在的时候,就批准了将管委会主体迁至雁台区西面的井台县的计划,同时将井台县的两个乡定远和明远划归管委会。而这次爆发了群众事件的就是定远镇。

    霍漱清洗漱完毕,给市政府秘书长打电话召集市里相关的负责人以及井台县和定远镇的领导尽快来市政府开会商议此事。

    在假期里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会不是件很容易的事,结果,下午三点的时候,会议终于在市政府的三号会议室举行了。霍漱清听各方的报告以及事件的进展,一直到了晚上七点,最后决定还是实行安抚的政策,尽量把事情平息下去,至于受伤的干部,政府要负责治疗。

    其他与会人员都离开了市政府,霍漱清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静静地在地图上看着要拆迁的那些地方。

    夜色笼罩着云城的天空,会议室的灯还亮着。

    “霍市长--”秘书冯继海走到霍漱清身边,轻轻叫了他一句。

    “什么事?”霍漱清问。

    “时间不早了,您还没吃晚饭--”冯继海道。

    霍漱清抬手看了下手表,竟然都快九点了。

    “你把这些给我整理一下,我要带回家看。”他对冯继海说,说话间,他的手机又响了,是姐姐打来的。

    他猛然间才想起,昨晚回云城还没给家里打电话,原本说好五一要陪父母去趟老家的。莫非姐姐打电话是说这件事?

    “姐,怎么了?”霍漱清问。

    “你现在在哪里?”霍佳敏没有回答,反问道。

    “我在加班。”霍漱清说着,就推开会议室的门走向楼梯口,准备回去自己办公室,秘书冯继海在他后面两米处跟着。

    “你就知道工作,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也不闻不问?”霍佳敏的声音说明她很不高兴。

    “出什么事了?是不是爸妈怎么了?”正在上楼的霍漱清突然停下脚步,追问道。

    “爸妈都还好,我说的是你和孙蔓--”霍佳敏顿了下,道,“她是不是要去京城?”

    霍漱清在台阶上站了一分钟,又继续慢慢上楼,道:“你知道了?”

    “那你还不回来?你真打算把婚姻这么玩完?”霍佳敏道。

    “我这边还有事--”霍漱清道。

    “老弟啊,你怎么想的?孙蔓这一走,你们两个--”姐姐说。

    霍漱清打断姐姐的话,道:“姐,你别操这心了,你看老苏去京城不也快一年了吗,他和小秋也好好的。要真出事,也不会因为这个。”姐姐又要开口说,霍漱清道:“姐,你别管了,爸妈那边,”他的话顿了顿,接着说:“孙蔓可能会去家里,到时候再说吧。”

    “你--”姐姐道。

    “就先这样,我还有事,挂了!”霍漱清挂断了姐姐的电话,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冯继海一言不发,把市长需要的材料都放在一起,装进文件袋。

    “关于这件事,你了解到什么?”霍漱清问冯继海。

    “好像有点复杂。”冯继海道。

    霍漱清坐在椅子上看着秘书,思虑片刻,霍漱清对冯继海道:“这几天你”

    给秘书交代完,霍漱清从抽屉里取出车钥匙,拿上文件就走了。

    车子开出市政府大院,可是霍漱清不知道去哪里。

    他应该去吃个晚饭,然后睡一觉,明天再去了解井台县的事情。至于姐姐说到的孙蔓的事--

    没必要隐瞒,这种事也瞒不住。到时候孙蔓一走,家里人肯定要说他,如果现在和孙蔓好好谈--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是劝服不了孙蔓的--谈了也没用,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而且从昨晚他离家开始,孙蔓都没有和他联络。

    她根本不在意他去哪里,不在意他怎么想怎么做!

    霍漱清苦笑了下,将车子开向太白区的方向。

    自从那天被霍漱清告知说要把她调到外事办,苏凡就开始重新复习英语,大学毕业后,她找的工作都不需要英语,结果就给扔下了。虽然对外事办不是很了解,可她总觉得那个地方的人很有水平,和环保局坐办公室的同事是不能比的,要是不好好学习的话,会给霍漱清丢脸。她不想给他丢人!

    昨天她和张阿姨说,五一节了就休息,不用管她,家里还有些菜,她自己做就可以。张阿姨见她坚持,也没拒绝,约好隔两天就过来看一下苏凡。

    因此,当霍漱清的车停在别墅的院子里的时候,苏凡一个人住在别墅里,还坐在床上看书。

    霍漱清抬头看了下亮灯的房间,心里似乎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明知道那盏灯不是在守候他,却还是--

    进了门,他也没有发出很大的声响,把文件袋放在餐桌上,在厨房洗了下手,就开始在冰箱里翻找食物。可是,这丫头居然什么都没有给他留!

    唉,没办法,谁让他突然跑回来呢?而且,她也没义务等他!

    虽然想要自己弄点吃的,可他真的觉得好累,就从冰箱里取了仅有的三罐啤酒,找了点瓜子就坐在餐厅里开始吃。

    苏凡根本不知道他回来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下楼去给自己倒水喝。走到楼梯口,她发现有灯光从楼下照上来,猛地停住了脚步。

    怎么回事?张阿姨昨天就回家去了,现在家里怎么还会有别人?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你下来了?”原来是他!

    她赶忙下楼,看见他手上拿着一罐啤酒站在餐厅,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差点要哭了!

    见她不说话,霍漱清觉得有点奇怪,想了想,解释道:“呃,那个,我开会晚了,就过来看看有没有饭吃--”

    “您还没吃晚饭吗?”她忙问。

    他笑了下,道:“我发现冰箱里什么剩菜都没有--”

    “您怎么可以吃剩菜啊!”苏凡赶紧把杯子放在餐桌上,“您想吃什么?我马上给您做?”

    “你也别忙了,我没胃口,你要是没事的话,陪我坐一会儿。”他望着她,道。

    “我去倒杯水,您还要什么吗?”苏凡问。

    “啤酒还有吗?我刚才在冰箱里没找见。”他说。

    “张阿姨买了两箱,我去给您拿!”

    “在哪里?我自己去吧!”霍漱清起身道。

    苏凡打开一楼储藏间的门,霍漱清就从里面提了一箱啤酒出来,只留了两罐,其他的都放进了冰箱。

    她想问他出差怎么样,为什么假期都要上班,可是看他的视线一直在文件上,神情很专注。苏凡只好静静坐着,等着他开口。

    霍漱清觉得,从今天下午的会议上来看,秦章那些人应该是按照赵启明的指示在应付他的。高新区的很多细节他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发生群体性事件,难道真的就像秦章他们说的那样,是老百姓不满赔偿金额而出尔反尔吗?还是像他们说的,有些人在其中故意搞破坏?虽然最后决定以安抚群众的政策为主,可是,霍漱清现在突然有种想法--

    “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他问。

    “挺好的。”她忙应道。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他望着坐在对面的她,道。

    “您说您说。”苏凡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好开心!

    “明天,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一趟井台县?那里发生了一些事,我想过去看看,需要一个人做掩护,要是带上别人,我不放心--”他说。

    “您说的是微服私访吗?”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彩。

    他不禁笑了,点头道:“是这个意思。”

    她盯着他,神色严肃,他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可是她这样的表情倒是把他逗乐了,他放下手里的啤酒,双肘支着桌面,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下面也盯着她。

    “您这个样子一定会被人认出来的,要化妆一下。”她认真地说。

    “化妆?怎么化妆?”他一愣,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