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6章 男人健身很性感
    “呃,比如说戴头套啊、粘胡子啊、戴墨镜啊什么的,还有戴口罩,那些明星出门都那样。”她说,“总之是不能和您平时的装扮一样。”

    他深深笑了,道:“这么大热天的,戴墨镜戴口罩,不是更加引人注意吗?我们要去的是乡下,不是购物中心。”

    “哦,这样啊!那我再想想。”苏凡很认真地思考着,脑子里已经把他个各种化妆效果想象了一遍。

    看着她这样子,霍漱清心情大好,孙蔓的一意孤行、同事的排挤和孤立,此刻全都被他忘记。他这才意识到,原来世上真的有人会有这样神奇的力量,让你忘记一切的忧愁!

    “要不,您戴个眼镜吧!这个简单方便,呃,衣服也换一下,您平时穿的衣服都太正式了!”她说。

    他点头,道:“还有没有别的?”

    那两道秀眉紧锁,她又陷入了深思,霍漱清突然有点舍不得,好想伸手抚平那紧锁的眉头。

    过了片刻,她望着他说道:“您说话的方式--”

    “说话的方式?”他问。

    “嗯,您平时说话就让人感觉您是领导--”她说完,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越界了,赶紧低下头。

    “你说的有道理!”他说着,她猛地抬头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脸上有一种很轻松的神采。

    “那我们先制定一下计划,明天呢,我找人要一辆车,你去商场随便给我买两件衣服。等咱们到了井台县,就装作游客,你按照我告诉你的去和那些老百姓聊,免得我说话的时候又被识破。”他说。

    苏凡点头,却问:“霍市长,井台县是出什么事了吗?”

    “嗯,出了些事,我想亲自去看看,你和我一起去的话,别人不会注意到我们的目的。哦,还有,称呼也要改,你不能这样叫我。”霍漱清道。

    “那我该怎么称呼您?”苏凡小声问。

    “你想怎么称呼?”他含笑望着她。

    她的脸颊上泛起羞涩的颜色,摇摇头。

    “呃,你试着叫我的名字看看,我也--”他说。

    苏凡看着他,嘴巴长了几次,就是发不出一个音符。

    看着她这样为难,他笑了,道:“没事,你要是不想叫我的名字,叫我老霍也行,好歹我也比你大几岁。”

    她吃吃笑了,没说话。

    “井台县的事,我先跟你说一下,你坐过来--”他说着,把一张地图摊开来,苏凡起身坐在他身边。

    霍漱清跟她讲了一下高新区搬迁的大概情况,并把这次拆迁的大致范围给她比划了一下,苏凡认真听他讲解,尽可能去理解他的想法。

    偌大的一楼,只有餐厅的灯亮着,而两个人坐在餐桌边,一直讨论了很久。

    苏凡感觉,自己和他,好像越来越近,而自己那颗小小的心,似乎被他慢慢地膨胀了起来,变得满满的。

    “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我们尽量明晚赶回来,要是回不来,可能就得在那里住下了,你记得带上身份证。”他转过头望着她,道。

    “我记住了,那您呢?您总不能拿着身份证去登记房间吧?”苏凡问。

    “用你一个人的身份证登记两个房间吧!”他说。

    苏凡点头。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可不能太辛苦。”他微笑道。

    “那我先上楼了,霍市长,您也早点休息--”她刚起身,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难道他要住在这里?

    想到这个问题,她盯着他,心脏开始狂乱跳动起来,可是他正低头看着地图。

    苏凡一步步往楼上走,她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可以,她好想坐在他身边,就那么一直痴痴地望着他,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看着他。可是,她不能!不管怎样,他都是她的领导,而她也没必要伤心,因为她已经可以帮到他了,这样,就足够了!

    霍漱清的卧室,就在苏凡的斜对面,他走去自己房间的时候,在她的门口站了两分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躺在床上的苏凡,只要一想到马上要和他一起出去工作,就兴奋的不行。和他一起出去啊,而且是单独两个人--虽然不是约会,可是已经足够让她开心好久了。

    尽管情绪很高,苏凡还是强迫自己早点睡着,免得误事。

    霍漱清打开手机看了几次,今天孙蔓根本没有来过电话和短信,即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依旧是杳无音信。他也懒得去问,合上手机睡了。

    只是,霍漱清并不知道,此时的孙蔓,正在酒吧和别人喝酒,而那个人正是陈宇飞。

    陈宇飞是趁着假期来看望孙蔓父亲的,孙蔓父亲孙守全退休前是华东大学的党委副书记,华东省的法律专家。陈宇飞是孙守全的关门弟子,博士毕业后靠着孙守全的关系,给全国人大法工委的一位领导做秘书,之后又去了商务部,一直到现在。孙守全教过的研究生很多,可是对陈宇飞特别的好,几乎把陈宇飞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样。而陈宇飞,即便是在京城工作,也经常会回到榕城来看望孙守全夫妇。

    “他就这么走了?一个电话也没给你?”陈宇飞听了孙蔓的倾诉,问道。

    孙蔓摇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他从来都是这样自以为是,什么都要随他的心意!”

    陈宇飞叹了口气,道:“蔓蔓,你给他打电话说一下,要是你们因为这件事闹僵了--”

    “我不!他凭什么那么说我?我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了?他在那边做什么,我都不会干涉他,可他怎么非要管我?还说什么,我和他结婚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他现在还问这样的问题!”孙蔓忍不住抽泣起来。

    陈宇飞坐到她身边,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孙蔓接过来沾着脸上的泪水。

    孙蔓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又哭了起来。陈宇飞怜惜地揽过她的肩,下巴在她的头顶磨蹭,道:“别哭了,蔓蔓乖,别哭了。”

    可是,陈宇飞的劝说根本不管用,孙蔓似乎从来没这么伤心过。

    她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下都不歇就灌了进去。

    认识孙蔓也快二十年了,陈宇飞从没见过她哭成这样,没见她这样喝酒,心里不禁恨起霍漱清来。

    夜色越来越深,孙蔓把自己灌的完全不省人事,最后还是被陈宇飞背出了酒吧。陈宇飞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将孙蔓送进她和霍漱清的家--

    黎明,如期来到了人间。

    苏凡一大早就起床了,给自己和霍漱清准备早饭,可是,霍漱清比她起得更早。当她走到厨房时,就发现一楼的一间房子开着门,好奇地走了进去,竟然发现他在里面的跑步机上跑步。

    站在门口,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可是,穿着背心和运动短裤的霍漱清,在她的眼里是那么的陌生却又新鲜。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独特的健康和阳光,让她不禁痴迷。

    她从未接触过他这样的人,而他,也和她曾经接触过的人完全不同。的确,他很强势,却又优雅,却又平和。他的出现,颠覆了她对官员的所有想象。虽说他年纪不算很轻,可是,他有着年轻的身材,有着年轻人的朝气。

    越是这样看着他,苏凡就发现自己坠入了一个未知的深渊,坠入了他制造的幻象。

    不行,要是被他发现就完了。

    她赶忙走到他身边,对他笑笑,问:“您早上想吃点什么?”

    他把跑步机关掉,走下来,抓起脖子上挂的毛巾擦擦汗,道:“有什么就弄点什么吧!咱们还得收拾下行李呢!”

    “好,我这就去做!”

    霍漱清擦着汗上楼,回到房间又冲了个澡。等他到了餐厅的时候,她已经把早饭都摆放好了,很简单的早餐。

    “看起来手艺不错的样子!”他笑了下,赞道。

    他脸上那如朝阳一般灿烂的笑容,让苏凡的笑容也从心底荡漾了出来。

    “您尝过了再发表意见会更公正一些!”她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真是个孩子!他笑了。

    早饭后,苏凡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碗筷,上楼开始整理这两天要带的随身衣服。就在她叠睡衣的时候,他敲了下门走进来,把一个旅行包放在她脚边,她说了声谢谢,就听他说“我在楼下等你”。

    没想到他速度这么快!

    苏凡下了楼,霍漱清便一手一个包,拎上了车。

    “您的眼镜?”苏凡突然问。

    他笑笑,从包里取出一个眼镜盒,把里面的眼镜戴上,道:“还好我也有点近视,早就备着眼镜。”

    苏凡上了车,道:“您戴上眼镜,和平时感觉不一样了。”

    “那就好!”他对她笑了下,发动了车子,“走,我们去买t恤!”

    车子一路驶向市区,停在市中心商业区的一家商场停车场。

    “你上去替我买吧,我在这里等你。”他说。

    “您穿多大号码?”她问。

    “呃,好像一般都是180、185的多一些。”他说完,又说,“要不,我们一起去吧!随便买两件就好。”

    这家商场,苏凡也逛过很多次,虽说她从没买过,两人便直奔男装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