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章 两个人的微服私访
    下车的时候,他给秘书冯继海打了个电话,让冯继海把他自己的车开过来。毕竟,要去下面调查情况必须要低调一些,开一辆普通的车子更好。

    男装区广告上的模特,从来都那么有型,可是,今天有霍漱清在身边,苏凡感觉那些人都不值得看了。看着他从试衣间走出来,那堪比模特一样的身材穿着她替他选的衣服,苏凡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等他们走进停车场的时候,冯继海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霍漱清走在前面提着购物袋,穿着中袖中裤的苏凡跟在他身后,冯继海一眼就看见了他们。看见苏凡的那一刻,冯继海愣住了,他是记得她的,只是,他没想到霍市长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霍市长,给您钥匙!”冯继海忙领着霍漱清来到自己的车边,把钥匙给了他。

    “我的车上有两个旅行包,你去拿过来。”霍漱清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冯继海,冯继海便赶紧去取了。

    冯继海专门把车停在霍漱清的旁边,只隔了两个车位。可是,他心里很奇怪,这个陌生女孩到底是谁?为什么她和霍市长走的这么近?

    看着市长开着自己的车子离开,冯继海在停车场站了一会儿,也上了市长的车走了。

    到了五月份,云城被浓烈的春意包围,绿树成荫,繁花锦簇。只不过,苏凡很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风景什么的,根本就不在意了。

    霍漱清的车子开进了定远乡,他让苏凡打开地图,先沿着拆迁的地区绕了一圈。事实上,要拆的地方并不是很多,先期只是征一部分土地来盖高新孵化大厦。正如井台县县委书记所说的,这一片地区的确有不少菜地。可是,更多的土地看起来是闲置的,并非农田,有的地方盖了些简易房,洗车啊什么的。

    “那边地里有人还在干活,我们下去问问看?”苏凡指着不远处的一块地,道。

    霍漱清便把车停在农田附近的路上,和苏凡一起下了车。

    他很奇怪,这块地方划为拆迁区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还有人在耕种?

    走向菜地的路并不是很平,他担心苏凡摔跤,便说“来,我抓着你的手”。苏凡看着他,心又快速跳动起来,颤抖着将手递给他。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两人一起走向前面的蔬菜大棚。

    到了大棚边,他松开手,苏凡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正在地里干活的人走过去。

    霍漱清先是站在一旁向周围看,苏凡则在那边和菜农聊着,等霍漱清注意到的时候,她竟然在那边帮忙干活。想到她手术还没一个月,他担心她的伤口出问题,便走过去帮她,结果就听见菜农和她说“这能不能拆下来还不一定呢”!

    “大叔,这边的规划不是早就定了吗?”霍漱清不解地问。

    “现在闹的这么厉害的,怎么拆?难道真的要烧房子?”菜农道。

    “您家的地也在征用范围,您就不着急吗?”苏凡问那位菜农大叔。

    “着急了也没用,就看现在能不能把赔偿给的多点。俺们养家也就靠这菜地了,就乡里之前给的那点钱,叫俺们怎么活?”菜农道。

    霍漱清若有所思地看着苏凡,苏凡跟菜农继续聊。

    “要是这里建成了高新区,你们不就可以做点生意什么的吗?雁台区高新区那边的好多人都是在做小生意的。”苏凡道。

    “又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做生意。”菜农道,他停下手,对苏凡和霍漱清说,“其实,现在也就是个赔偿的问题,像俺们这样种菜,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好多人都是去城里打工的,种菜就全是跟老天爷要饭吃的。”

    “是啊,我爸妈也是每天天不亮就去地里干活,一年到头也不能休息。”苏凡道。

    “就是这样。”菜农大叔说,“你们看看这周围的地,有多少还在种的?你看那些种了树苗的,都是去年说要征地,然后就赶着种了树苗,那么密的,根本活不了,为的就是要多赔点钱嘛!”

    霍漱清很清楚,现行的土地赔偿政策对于老百姓来说是很吃亏的,特别是征用了农田的。

    两人回到车上,苏凡看着霍漱清。

    “我们再去别处看看。”他说着,发动了车子。

    “刚刚那个大叔说,他们没去参加围攻乡政府的事,因为地里的活忙不过来。”苏凡道。

    “不知道去的都是些什么人。这才是关键。不同的人,需求不同,这样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刚刚那位大叔,是个老实人。”霍漱清边开车边说。

    “土地是农民耐以生存的根本,就像刚刚那位大叔说的,要是没了土地,他还能干什么?或许,也不纯粹是为了钱吧!”苏凡道。

    “是有那样的一部分人,明明种地是赔钱的,可还是要去种。现在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们应该鼓励农民去种地,毕竟,农业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动摇了农业的基础,国家会乱的。”他幽幽地说。

    “既然这样,保住那些耕地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她问。

    “这就是矛盾!没有土地就没有建设,没有建设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就没有税收,政府穷,老百姓会更穷。可是,中国的老百姓手上有的就那么一点土地,只有那么一点生产资料。”

    “城镇化不就是要让农民抛下土地去城市工作吗?如果这样说的话,不就和英国一样了?”她接着问。

    他看了她一眼,笑了下,道:“你知道你刚刚这个比喻要是写到书上,会引起多大的麻烦吗?事情是一样的,话,可不能那么说。”

    “最终的结果不都是一样吗?”

    “是啊,同样都是占有农民的耕地,我们就要把后续对农民的保障做好,这就是我们和英国的不同。我们不能逼着农民进入城镇,等他们放弃了耕地进入城镇,要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就业、医疗和教育等各种服务,这就是我们国家的新城镇建设。当然,这个过程需要花很多钱和很多精力。”他顿了下,道,“现在社会上对拆迁的意见很大,很多人都盼着拆迁,可是呢,矛盾就在于拆迁赔偿太低。”

    “那是啊,从老百姓手里低价得到土地,又高价转卖给开发商,这中间那么大的差价,老百姓怎么会愿意呢?”她叹了口气,说。

    “其实,转卖土地这中间的差价,最终都转变成了政府的税收,而这些税收,就变成了老百姓的福利。我们都说京城沪城的社会福利有多好多好,他们的政府光是卖土地就能赚很多钱,当然老百姓的福利就好了。”他解释道,“要是拆迁的时候赔偿金提的太高,会有很多问题,首先,政府和开发商先期投入很大,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这笔钱就转嫁到了老百姓身上。其次,如果征地和转卖土地之间的差价过小,政府的税收会受到影响。事实上,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于土地买卖的,所以,政府也不会愿意给太多赔偿。你知道吗,有些地方政府都是靠银行贷款来做赔偿金的。最后一点,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有了一百万,还想要一千万。”

    她沉默不语。

    “你说,是应该把这中间的差价拿来做福利让多数人得到好处呢,还是让极个别的人占到便宜?”他问道。

    “可是税收不见得都是用在老百姓身上的。”她说。

    霍漱清笑了笑,道:“一个政府要做的事情很多,而且不光是要做眼前的,还要有长远的计划。当然,政府做这些事,都需要花钱,很多时候,税收根本不够用。我们要去跟上级财政部门申请拨款,要去跟银行借钱,总之是很麻烦的。”

    她望着他。

    “我的工作,就是天天和钱打交道,大会计而已。”他无奈地笑了下,说。

    “所以当市长一定要学经济学?”她问。

    “经济学专业的那点东西,在现实中根本不够用。”他说,“中国的很多事,不是从书本上就可以学来的。”

    她干笑了,没说话。

    “好了,我们继续工作吧!”他看了她一眼,道。

    车子停在路边,两个人下了车继续调查。

    很快就到了中午,两人来到镇上一家小菜馆吃了个午饭,霍漱清担心她太累,午饭后就让她在车上休息了。

    下午,霍漱清和苏凡两个人继续在镇上走访,和不少人都了解了情况。到了傍晚的时候,关于事件的缘由,他也基本清楚了,似乎和昨天下午会议上讨论的有些出入。霍漱清觉得还是应该在定远多待一天,然后回去市里调整针对此次事件的处理措施。

    这么一来,晚上就要住在镇子上了。

    吃完晚饭,两人开始在镇上寻找住处,毕竟是小镇子,想找个干净些的旅馆并不是很容易的事,走了好几家都觉得没法住。

    “前面那家好像还不错的样子,我先进去问问吧!”苏凡道。

    “一起去吧!”霍漱清发现她在努力掩饰脸上的倦意,心中难免不忍。

    于是,在走向旅馆的路上,他很自然地挽住了她的手。

    漆黑的夜色下,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两个手挽手的男女,可是苏凡的心,丝毫不能平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