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章 只能住一间房
    她是很累,可她不想耽误他的事,随着走访的深入,她越来越体会到他的艰难。身为一个市长,竟然要亲自来调查,政府里那么多领导和干部都是干什么的?他们都跑去过五一,让市长一个人在乡下跑?

    苏凡不懂霍漱清的想法,他其实可以不用亲自这么跑的,坐在办公室里听手下汇报也是一样。可是,对于初来乍到的霍漱清来说,必须要了解最真实的情况,而真实,就要自己去看。

    直到走到旅馆的前台,霍漱清才松开她的手,苏凡也不好意思看他,直接向前台询问房间的事。按照之前和霍漱清约好的,用她的身份证开两间房,可是,这家旅馆竟然不行!

    “标间没有了,你们要住,就要和别人合住,要么就是大床房。”前台的接待员说。

    苏凡看向霍漱清,他便说:“那就开两间大床房吧!”

    “怎么只有一个?”接待员接过苏凡的身份证,问。

    “不行吗?”苏凡问。

    “一个身份证只能一间房。”接待员道。

    苏凡看着霍漱清,两人面面相觑,陷入了尴尬。

    这怎么办?换地方吗?这镇上好像没有更好的旅馆了,要是现在开回市里,天色又黑,至少得两个小时--

    就在这时候,旁边有新客人来了,苏凡便闪到一旁。

    新来的客人也是一男一女,勾肩搭背的,那男的甚至还毫不避讳有人在旁,亲了女人的脸,要了一个大床房就走了。

    前台接待看着苏凡,有些不耐烦地说:“你们快些决定,我们的房间很紧张的!”

    霍漱清揽过苏凡的肩,淡淡笑了下,道:“那就一个房间吧!”

    接待员扫了他们一眼,登记了一下,道“304号房,临街的,视线好点。”。

    霍漱清接过门卡,苏凡拿好身份证,两人就朝着楼梯口走去。

    她知道,要是和陌生人合住一间房,安全也许会有问题,他的选择是没错的。可是,和他住在一个房间里--

    从上楼开始,苏凡就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提着两人的旅行包在前面走着,那颗心脏激烈地跳动着,震耳发聩,让她连上楼的脚步声都听不见。

    房门开了,屋里的灯亮了。

    她这才抬头一看,这里的房间的确比之前看的几家都要干净,只是,那张铺着白床单的大床就越发显眼了。

    “累了吧?先坐下休息!我来烧点水喝。”他低头看着她,道。

    苏凡艰难地笑了下,说了声“谢谢”就走过去坐在椅子上。

    不知道是房间的光线问题,还是她太紧张了,总觉得眼前的人有些晃来晃去。

    要和他在一张床上睡吗?真是,真是不可想象--她还从没和男人同睡一张床,虽然,虽然他在自己的心里那么好,可是,要在一张床上睡--

    苏凡低着头,也不敢看他,两只手放在腿上捏来捏去。

    他把茶杯用开水冲了下,问:“你想喝水还是茶?”

    “啊?”她一下子坐正身体,抬头迎上他问询的视线,反应过来,“水就可以了,谢谢您!”

    “呃,那个,要不这样,我再去别处看看,再找个地方住--”他把水杯子放在她旁边的茶几上,有点尴尬地说。

    她望着他。

    还要去哪里找?其他的地方,他们也看过了,根本不行。她怎么可以让他去住条件那么差的旅馆呢?

    她低下头,两只手搓来搓去,想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抬起头看着他。

    “您别去找了,就,就这里吧!反正就一晚上而已--”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脸颊也越来越烫。

    霍漱清看着她,又看了看身后的床,对她笑了笑,道:“床挺大的,应该还好。”

    她“嗯”了一声,再度低头。

    房间里,一股暧昧却又不安的情绪酝酿着。

    “呃,你今天也累了,去冲个澡早点睡吧!”他说。

    “好的好的。”她忙站起身,也不敢再看他,直奔他放在墙角的旅行包而去,拉开自己的一个,从中取出洗漱用具和睡衣,就赶紧走进了浴室。

    霍漱清坐在椅子上,闭上眼,深深地呼吸一下。

    别说是苏凡了,就是他,像今天这样的情形也是相当稀少的。何况,她还是自己的下属。要是被别人知道他和女下属同住一间房,后果可想而知。

    其实,刚刚在楼下前台的时候,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可他怎么就--

    此时,眼前的这张床,真的好显眼。

    不行,不能想太多,必须不能往别的方面想。

    他深呼一口气,从旅行包里掏出一份报告,拿笔在上面标注着。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老百姓还是因为对赔偿金额不满才和政府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的,定远镇的报告上写的赔偿金额和老百姓告诉他的是接近的。看来,这里面没有贪墨的事存在。如果仅仅是钱的话,该怎么解决?昨天的会议上,定远镇的干部也说了,这是他们目前能给的合理价格,再高的话,对政府压力很大。

    钱啊,还是钱!

    霍漱清拿着笔的右手抚着额头,陷入深思。

    事实上,市政府可以拨钱给定远镇来支付拆迁款,可是,一旦提高赔偿金额的口子一开,其他地方的拆迁户可能会争相效仿,遇到拆迁就去围攻政府单位,逼迫政府加价,这样一来,政府的财政压力会越来越大。

    然而,如果不给老百姓多赔点钱,这次的事情怕是很难解决。就在晚饭的时候,他接到了秦章副市长的电话,说定远镇和老百姓的谈判失败。

    该怎么办?

    抱着衣服站在浴室里的苏凡,哪里知道霍漱清正在发愁的事?

    苏凡,你要镇定一点,千万别想歪了。他是个好人,你不能把他想成那种男人的,绝对不能!你要是胡思乱想,肯定会让他很尴尬的。

    深深呼出一口气,她把要换的睡衣放在毛巾架上,开始脱|衣服洗澡。

    温热的水流,从她的头顶滑过柔嫩的肌肤流了下去,她闭着眼睛,耳畔只有哗哗的水声。

    毕竟,外面还有一个人在,她也不好意思在浴室待太久,尽快洗完擦干头发走了出去。

    苏凡走出浴室的时候,霍漱清正坐在椅子上接电话,是孙蔓堂哥孙天霖打来的。孙天霖和霍漱清是大学同学,两人极其要好,孙蔓也是通过孙天霖认识霍漱清,而后恋爱的。从一定意义上说,孙天霖是霍漱清和孙蔓的媒人。此时,孙天霖打电话为的也是霍漱清和孙蔓的事。

    “老霍,我今天专门找蔓蔓谈了,我劝她了,你要不回来和她好好聊聊?你这样一走了之,不解决问题啊!”孙天霖劝道。

    “你觉得我回来了,就能解决问题?她的个性,是别人能劝得了的吗?”霍漱清道。

    “那怎么办?”孙天霖道,他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陈宇飞来了,我今天去我二叔家见着了。”

    霍漱清淡淡一笑,道:“你觉得稀奇吗?”

    “唉,我今天差点就揍他了--”孙天霖道,“正经事不干,非要把蔓蔓给鼓捣过去?”

    “你也不能怪陈宇飞,孙蔓自己想去的,你何必得罪人家呢?”霍漱清道。

    “我就看不惯他那副小人嘴脸!你说,我二叔你老丈人也不是糊涂人,怎么就对那小子那么好?”孙天霖愤愤道。

    “你啊,消消气,别再为我们的事烦心了。我这边还有些事要处理,暂时就不回来了。”

    “也好,你先忙你的事,这边呢,家里人也都在劝蔓蔓,你知道的,我们大家都不想看着你和蔓蔓出什么问题,都是向着你的。”孙天霖道。

    霍漱清笑了,说:“我知道--”话毕,浴室门开了,苏凡走了出来,他一下子敛住了笑容,愣愣地看着她。

    孙天霖在那头也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继续喋喋不休地数落孙蔓,而霍漱清,根本听不见了。

    眼前的女孩穿着一件白底碎花的无袖睡裙,裙子并不长,还没到膝盖,也没什么形状,只是那么套在她的身上。裙子的样式很保守,领口不算低。可是,即便如此,苏凡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在浴室里纠结了好一阵子才出来。

    霍漱清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根本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直到电话那头孙天霖连着叫了他的名字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忙掩饰般地对苏凡笑了下,和孙天霖说了几句,就道了晚安挂了电话。

    “好了,我也去冲澡了!”他起身,从旅行包里取出自己要换的睡衣,走过她的身边,推门走进浴室。

    苏凡转过头看着那扇紧闭的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才走到椅子边坐下端起杯子喝水,喝了几口才发现自己端起来的竟然是他的杯子,赶忙放下。

    可是,不管怎么喝水,她都觉得嗓子干的不行。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传进了她的耳朵,不是她的,是他的。

    手机就在茶几上放着,她赶忙拿起来,走到浴室门口,抬手准备敲门,可现在他在里面洗澡--

    犹豫中,手机依旧响着,她担心是有重要的事,也不敢再迟疑,抬手敲门。

    水声掩盖了她的敲门声,霍漱清似乎听见了,却没注意。

    只是,那个电话响个不停,苏凡只得继续敲门。

    门,终于开了,开了一道缝,从里面传来他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