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章 哪个男人更亲近
    苏凡知道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回到别墅之后就给两人随便做了些晚饭,他吃完饭就开车去了市政府。

    这一次的定远之行,尽管辛苦,却让苏凡难以忘记。和他在一起工作,和他住同一个房间,还有他的吻、他的抚摸、他的怀抱--

    站在门口望着他的车子远去,她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温暖的晚风吹拂着她的长发,空气中全都是幸福的味道。

    霍漱清比其他人都提前半小时到了会议室,其他人来的时候,看见他坐在那里,心中难免有些猜测。然而,当霍漱清提出关于此次事件的解决建议时,他们很奇怪,霍漱清怎么会了解那么多报告以外的东西?他是通过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秦章不解,赵书记明明说过,不准他们给霍漱清提供过多的信息,而且,霍漱清对井台县根本不熟,会是什么人跟他说这些的呢?

    除了惊讶于霍漱清对事件的清楚程度,与会人员对霍漱清提出的解决方案更是让他们意外。

    霍漱清说,此次事件还是因为老百姓对赔偿方案不满,加之某些工作人员操之过急,处理方法欠妥。

    “既然是钱的问题,那么,就从钱上来解决。”他说。

    “提高赔偿金?”秦章问。

    “如果提高赔偿金的话,该提高多少才能让老百姓接受而政府财政也能拿出来?要是增加的少了,老百姓不会满意,多了的话,财政又没预算。所以呢,我建议让那些划入拆迁范围的老百姓用他们的土地来入股--”霍漱清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抬头盯着他。

    “我们要在那片土地上建设高新孵化大厦和企业园区,入住的企业要租用那些办公室和厂房,他们就得付钱,可以先找些机构来为那片土地估价,从而确定每一块土地入股的份额,到时候,企业付的租金就可以按照一定比例分给老百姓,这样一来,只要那片土地一直有收益,老百姓就一直会有收入。”霍漱清接着说。

    拿土地入股来解决拆迁赔偿金的问题,不单缓解了政府短期的财政压力,也给了拆迁户一个长期的收入来源,这个办法,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极其罕见的。在座的干部们听了,即便是像秦章这样遵从赵启明指示给霍漱清使绊子的人,也不禁暗暗佩服起霍漱清来。

    “大家有什么意见,畅所欲言,咱们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了,大家也好过个假期,难得有这么个长假,天天让你们跑来开会,我也觉得对不住大家!”他笑了笑,端起手边的水杯子喝了口水,看向坐在旁边的秦章。

    秦章笑了下,接过话茬,道:“霍市长这个建议呢,还是很有开创性的,要是可以实施下去,不光可以节省拆迁费,还增加了老百姓的收入,一举两得!”夸赞完,秦章副市长看着霍漱清,道,“不过,我有一点疑问,用土地入股的话,该怎么算这个价格,用什么样的标准?”

    “秦市长说的很对,如何评估土地价格,这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需要找专家来讨论讨论,暂时先不给出太明确的措施。”霍漱清道,他望向定远镇书记,道,“王书记,你们回去后,先把这个方案大致跟老百姓谈谈,让他们安心等待新措施出台。你们自己呢,也开会讨论一下这个土地的定价问题。至于拆迁,暂时先缓缓,等具体措施定下来了,你们定远镇镇政府和老百姓签好协议之后再进行。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今晚的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十二点。关于土地定价的问题,与会人员也都提出了一些意见,霍漱清拿笔认真做着记录。

    离开市政府回家的路上,秦章在车里给市委书记赵启明打电话,将今晚的事通报给了赵启明,赵启明沉默不语。

    “赵书记,现在怎么办?定远镇那里要是按照顾漱清说的去做了,这件事差不多就解决了--”秦章问道。

    “解决了不好吗?难道你真想老百姓把政府大楼给点了?”赵启明道。

    “可是赵书记--”秦章这下糊涂了。

    赵启明让他们在暗中给霍漱清捣乱,难道不是不希望霍漱清解决这件事吗?

    “霍漱清想表现他,没那么容易。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赵启明说道。

    “是,我明白了,赵书记。”秦章应道。

    赵启明想了想,道:“你派人去查一下,霍漱清是怎么了解那些情况的?”

    “是,我明天就安排人去查。”秦章道。

    离开市政府的霍漱清,想也没想,车子就开向了苏凡住的那幢别墅,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那幢别墅就在眼前。他停下车,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可是,一想到她一个人住着,还是难免不放心,将车子开进了院子。

    而楼上那个房间,此时依旧亮着灯。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他,他也不敢这么去想,一想到这个,昨晚的情形就窜出脑海--

    而苏凡,的确是在等他。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还是忍不住会等着他回来。当她的房门上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的时候,她的心里一阵喜悦,赶忙下床开门。

    门开了,霍漱清看到的是一张精神奕奕的笑脸,突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那颗心,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快跳了两下。

    “怎么还没睡?”他也对她笑了笑,问。

    “在看书,等会儿就睡。”她答道,“您也早点休息吧!”

    他点点头,看着她。苏凡也是没动,就那么望着他。

    “这两天谢谢你帮我。”他说。

    她摇头。

    “明天我要回家去,家里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呢,要不要回家看看?要是想回去的话,我找人送你。”

    她浅浅一笑,道:“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也不是很远。”

    他关切地问:“伤口还疼吗?”

    她摇头。

    “从这里到你家,还是挺长的一段路,我明天打电话找人派辆车给你--”见她张嘴要拒绝,他说,“不许说不!”

    苏凡甜甜地笑了,点头。

    她爱上他了吗?

    他走近她,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早点睡吧,我明天一大早就走,你不用管了。”

    看着他离开,苏凡的心里,猛地生出一种空虚的感觉。

    次日,苏凡没有看着他走,她担心自己舍不得他离开。她知道他临走前进来过自己的房间,还亲了她,还在她的床头放了个什么东西,可她就是不敢睁眼看他。

    恋爱,甜蜜的同时,又夹杂着酸涩。

    等他走了,她才擦去眼角偷偷流下的泪,从被窝里爬出来,抓起他放在床头柜上的东西看。原来是一张纸!

    “我走了,给你联系了一辆车,你需要的时候就打这个电话,136*照顾好自己!”

    这几个字,她读了一遍又一遍,那张纸,也在她的手里被捏的软了。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他写的“信”,便小心翼翼地夹在笔记本里压着。

    而霍漱清,这次回家为的就是孙蔓去京城的事。

    双方家里已经都知道了,没有人明着站出来支持孙蔓,可是没办法,孙蔓已经在五一前就办好了手续,根本拦不住。结果,孙家和霍家的这个五一,完全就是在一片郁闷的空气里度过。

    霍漱清知道自己不能躲避,这是他和孙蔓的事,他要是这样待在云城不回去,肯定会出麻烦。对孙蔓的我行我素感到生气是一回事,家里的平静又是一回事。身为男人,很多时候都是扮演着消防员的角色。于是,霍漱清赶回榕城,打电话约了陈宇飞和孙蔓,从机场出来就直奔约好的餐厅而去。

    尚在榕城的陈宇飞接到霍漱清的电话,心里很是诧异。不过,他知道,霍漱清肯定会找他。可他没想到的是,去了约好的地点,见到的竟是孙蔓。

    “他给你打电话?”孙蔓听陈宇飞说了之后,问。

    陈宇飞点头,却又说:“蔓蔓,你别担心,有我在,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孙蔓笑了下,道:“你把霍漱清当什么人了?”

    陈宇飞不语。

    没多久,霍漱清就来了。

    陈宇飞主动起身和霍漱清握手,两个男人好像跟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寒暄,孙蔓只是坐在一旁看着。

    “前几天云城那边有点事,赶过去处理了一下,还好你没走,要不然就见不到了。”霍漱清对陈宇飞笑道。

    “你现在是不是比过去更忙了?”陈宇飞笑问。

    “劳碌命,有什么办法?”霍漱清道,转过头对正在点菜的孙蔓说,“你多点一些宇飞喜欢吃的菜!”

    孙蔓看了他一眼,他眼中那看似平静的神色,让孙蔓觉得不舒服。

    “不了不了,别光照顾我,这多不好意思!”陈宇飞忙替孙蔓解围。

    霍漱清笑笑,道:“没事没事,你是客人,照顾你是应该的。我呢,也不知道这里的菜品合不合你胃口,还是孙蔓了解多一些。”

    听到霍漱清这话,陈宇飞和孙蔓都觉得面色难堪。

    也不知道霍漱清是要故意恶心陈宇飞还是什么,他让服务员给两人倒上了酒,还没吃菜,就端起酒杯跟陈宇飞说:“这次孙蔓调去京城,还真是辛苦你了,我呢,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才行。”

    陈宇飞干笑了,和霍漱清碰了一下杯子,道:“我也没做什么,还是蔓蔓自己的能力强!”

    蔓蔓?霍漱清听着陈宇飞如此称呼孙蔓,不禁一笑,孙蔓看着他,紧握双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