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3章 抑制不住的疯狂
    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的眼睛还来不及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整个人就陷入了他的温柔又霸道的掠夺。

    他的唇,精准地落在她的上面。

    她的唇间,充斥着属于他的味道,那带着淡淡烟草的绿茶味道。这种味道,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的记忆,那一夜的记忆。

    他的身体,将她抵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夏日薄薄的衣衫,身体的前后却是完全不同的温度体验,背后的冰凉,越发的感受到他的热度。

    可是,这样的热度,让她心里生出了恐惧。

    他的力量,他的强悍,让她害怕。

    “霍叔叔有老婆啊!徐阿姨--”原芮雪的话,不合时宜地窜入她的脑海。

    他是被雪儿称作叔叔的人,是有妻子的人,而她,而她却在他的怀里和他--

    她预见到自己或许马上就要和他做那件事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害怕。她喜欢他,她爱慕他,她感激他,所以,他想要的,她愿意给他,可是,可是她现在,现在有些慌张。

    苏凡内心里的慌乱,让她的脸微微向侧面转了下,她的唇,离开了他。

    他的心里微微一怔。

    黑暗中,他并不能看清她的表情,而内心里那澎湃的渴望让他没有去想她的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然而,他还是顿了片刻,只不过是片刻。

    她的身体颤栗着。

    苏凡拒绝了,可是,她没能坚持下去,或许,她根本就没有想真的拒绝他,只是内心中的慌乱让她不知所措,让她有了瞬间的迷失。而他的强势,让她没有了力量躲避。

    他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填满自己这空虚的饥渴的身体。

    她的身体,从僵硬,到酥软,直到将近虚脱,在他这个绵长而激烈的吻里,苏凡渐渐卸下了所有的防御。

    他感觉到了她的顺从,感觉到了她的回应,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在血管里沸腾了起来。

    “嗯--”

    尽管后背贴着墙,可她总感觉自己会倒下去,双手反射性地抓着他的胳膊,想要给自己找个支撑。

    而他的动作,猛地激越起来。

    他的唇舌,移动到她的肩上。

    苏凡踮起脚,无助地咬着唇。

    黑暗中,只有两个人交替的急促的呼吸。

    尽管是夏夜,可是,当她的上半身完全露在空气中时,还是感觉到了寒意。

    而他似乎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机,在她的短袖落地之后,上半身唯一的遮挡也掉落在了脚边。

    这是他的女孩,只为他歌唱,只为他颤抖。

    霍漱清的心,再也抑制不住的疯狂,他也什么都不去想,此刻,或许,此刻就是想要得到她,将自己全部的压抑和困倦释放在她的柔情之中。这个世上,现在只有她能让他释放自己积压的情绪,让他轻松下来。

    可是,正因为他没有想过其他的问题,比如她是不是第一次,比如她能不能接受他在这样的门口,用这样的姿势占有她。

    她的身体,只有他碰触过的痕迹,而此刻的她,这软如一滩水的身体,唯有跟随着他的指挥,任他享用。

    苏凡没有这样的经验,即便她知道他想要做那件事,可是她没有想到他是要在这里。

    距离他如此之近,即便看不清他的脸,却也感觉到他炙热的呼吸,还有滚烫的大手。

    空气,在不安中躁动着。这份不安,来自于苏凡的心,慌乱羞涩的心。

    她准备好迎接他了吗?她不知道。

    可是,他什么都不说,或许,他认为她懂的。

    空气,似乎稍微一动就会擦出剧烈的火花,打出闪电。

    而这一动,就是黑暗中的手机铃声。

    她感觉到他的动作顿了下,却不知道他的眉皱了起来。

    可是,他不想就这么停下。

    于是,他就那么顿了一下,便继续着之前的动作。手机在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光,不停地唱着歌。

    该死!

    常年的秘书生涯,让他有个积习,那就是他的手机永远开机,twenty-four/seven,而且手机一响就会看看。而此刻,即使拖延了二十几秒,他还是被这个积习带回了现实。

    他喘息着松开她,捡起地上的手机,那个号码,让他顿住了,咳嗽两声试试声音,赶紧接听了。

    “覃书记--”他叫了声。

    “蔓蔓去京城了?”覃春明直接问道。

    “是,她明天就在那边上班了。她的选择,我不想--”霍漱清借着月光走到沙发边,打开落地灯。

    回过头,他看见了玄关那里正在穿衣服的她,视线难以离开。可是,覃春明的声音穿进了他的耳朵,让他不得不将注意力从她的身上收回。

    “你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的,你和蔓蔓这个样子,要是有什么传言,可是会影响你的--”覃春明顿了下,道,“你说句实话,想不想蔓蔓回来?你要是劝不回她,我给商务部那边说。”

    霍漱清知道覃春明打这个电话是关心他,而且,只要覃春明给商务部那边说一声,徐蔓就可能被辞退。可是,徐蔓那么一个要强的个性--

    “覃书记,谢谢您,徐蔓她是自己想去的,我不想逼她。”霍漱清想了想,说。

    覃春明叹了口气,说:“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你好自为之吧!哦,还有,定远镇拆迁赔偿的新措施,是你提的?”

    “是。”霍漱清坐在沙发上,客厅里早就没了苏凡的影子。

    “晚上赵启明跟我打电话说了那件事,”覃春明顿了顿,“都过去那么多天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一下?”

    “对不起,覃书记。”霍漱清不能说都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忙的忘记了。

    “你的那个方案很好,可是也有风险,你们要好好讨论,别出什么问题。而且,赵启明让秦章负责这件事,你呢,最好盯着点,别让那帮人把经念歪了。利弊,你该清楚。”覃春明说道。

    “是,覃书记,我记住了。”霍漱清道。

    “今天赵启明跟我说的时候,也没说清楚,你明天下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要听听你的见解。”覃春明道。

    “好,那我好好准备一下,明天下午几点?”霍漱清问。

    “明天建峰给你打电话说。”覃春明道。

    之后,覃春明就挂了电话。而建峰,就是覃春明现在的秘书齐建峰。

    覃书记的电话,让霍漱清彻底清醒了,坐在沙发上陷入深思。

    果真还是他经验太少,覃书记想的比他深远,那个新举措是他提出来的,可是赵启明让秦章负责去做,万一这中途出了差错或者结果走偏,到时候还得他霍漱清担责任。在这次的事件上,赵启明一直在给他使绊子,他好不容易想办法把事情解决了,赵启明跑出了唱这一出,谁知道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天见了覃书记得好好谈谈,让覃书记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话,将来要出了什么问题,覃书记这里也有个数。至于徐蔓的问题,覃书记也是怕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说他霍漱清夫妻关系不和,虽然他们从没出过不好的事,可长期分居也是有问题的,而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霍漱清坐了一会儿,起身上楼。

    今晚,他要给覃书记写一份详尽的报告。

    走过苏凡房间的时候,她刚换了件衣服坐在床上拿着那件被扯坏的短袖看着。霍漱清抬手敲了敲门,她忙起身去开门。

    她的脸颊上尚有红潮未退,霍漱清走到她身边,挽起她的手,她却低头不敢看他。

    “这几天,怎么样?还好吗?”他问。

    “挺好的!”她低声道。

    他低头望着她,沉默片刻,道:“我家里出了点事,比较忙,所以,没给你打电话--”

    “没事没事,我明白!”她抬起头看着他。

    他的眼中,是那浓烈的情意,即便是不说出来,她也看得懂。

    “那,现在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吗?”她忙问。

    “家事,永远都是那样!”他苦笑了下,却拥住了她。

    苏凡听见他在她耳畔那一声长长的叹息,心中不由得痛了。

    他好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让他切实地感受到有个人在身边的踏实,可是,还有工作--

    他看见她床上那件刚刚被他扯坏的短袖,手指轻轻滑过她依旧滚烫的面颊,道:“改天去买一件新的衣服,那件,就扔了吧!”

    她点头。

    “我还有份报告要写,你早点睡。”他松开她,柔声道。

    “哦,我从家里带了点花茶,您要不要尝尝?”她突然想起来,问。

    “好啊,那你去泡茶,我去洗个澡换衣服,等会儿你拿到书房去。”他笑了,说。

    “嗯。”

    “呃,干脆你拿到我书房去泡茶,也好陪我待一会儿。”他又改了主意。

    她抬起头,一双大眼睛望着他。

    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轻轻碰了下,就移开了。

    看着他离开,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刚刚,差一点就--

    接下来怎么办?她还主动说去他的书房--

    经过刚才这一幕,苏凡的心情越发的复杂起来。她切实感受到了他的欲望,那么浓烈的清欲,如果刚刚没有被那通电话打断--

    该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