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章 他什么都替她想到了
    “雪儿是有些任性,可是,她明知父母不同意和你交往,还是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不该感恩吗?而且,既然两个人决定要在一起了,就不要对彼此隐瞒。你明知道雪儿在乎什么,就不要做这种让她伤心的事!”苏凡说完,再也不理罗宇辉,赶紧跑向邵芮雪的方向。

    “雪儿--”苏凡拉住她的胳膊,邵芮雪依旧哭泣着。

    “我们,去找个地方坐坐吧!”苏凡道。

    邵芮雪擦着眼泪点头。

    苏凡知道邵芮雪是孩子气的人,这也是被她父母娇惯的结果,虽然孩子气,可她很单纯,和人交往的时候不会想太多世俗的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苏凡才和她成了好姐妹。可这样的性格,也有致命的缺陷。

    此时的苏凡并不能预见好友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只是,不想她再难受了。

    “小凡,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他一直想出去,现在这么好的机会--”邵芮雪道。

    “额,是因为你太在乎他了,所以才--”苏凡解释道。

    邵芮雪擦去眼里的泪,道:“我知道我不该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他的身上,可是,我爱他,我根本控制不住--”

    苏凡抱住邵芮雪,安慰道:“别哭,别哭。”

    “我也知道出国对他很好,特别是那么好的学校,可是--”邵芮雪道。

    “你是怕他走了再也不回来?”苏凡问,邵芮雪点头。

    “其实,也不是很多人都那样的啊!再说了,你可以跟着他走--”苏凡劝道。

    “我爸妈肯定不会同意的!”邵芮雪道,“而且,我跟着他出去能干什么?我学英语毕业的,到了美国那边,每个人都讲英语,我能干什么?还不是沦为家庭妇女,等他养活?生了几个孩子体型走样,自己又没工作没存款,到时候被他甩了--”

    苏凡真是佩服好友的想象力,虽然邵芮雪说的也是现实,可是,她也担心的太早了点吧!

    “他敢?给他十个胆子,看他敢甩你!”苏凡道,“如果他真的敢那么做,别说是美国了,就是你们去了月球,我也杀过去砍他两刀,让他生活不能自理!”

    邵芮雪猛地破涕为笑,看着苏凡。

    “好了,这就对了嘛,别哭,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哭了多不好啊!”苏凡擦着邵芮雪脸上的泪水,安慰道。

    “小凡,谢谢你!”邵芮雪道。

    “谢什么?我们是好姐妹,对不对?”苏凡道。

    邵芮雪点头,道:“谁要是敢惹得小凡伤心,我也会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苏凡笑了,道:“我们这么暴力的两个人,恐怕是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也没关系,我们一起过就好了啊!”邵芮雪道。

    “我才不要,我郑重声明,我喜欢男人,我的取向很正常!”苏凡从长椅上站起来,开始朝前走。

    “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给你介绍?”邵芮雪追了上来,追问道。

    “我不说!”苏凡的心头,却是霍漱清的样子。

    “还说是好姐妹,连这个都不说!”邵芮雪道。

    “好了,我以后会给你机会关心这件事的,现在呢,就让罗宇辉把你接走吧!好好跟他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好好谈谈。你们两个那么相爱的,不管有什么话,说开就好了!”苏凡劝道。

    邵芮雪点头。

    “那我,就把那个负心汉叫过来,让他接受公主殿下的惩罚?”苏凡拿出手机,笑问。

    邵芮雪含笑不语。

    于是,苏凡便给罗宇辉打了电话,罗宇辉正好就在附近等着,接到苏凡的电话就赶过来了。

    苏凡说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把邵芮雪交给罗宇辉了,但愿,罗宇辉会好好珍惜邵芮雪吧!这个年头,傻姑娘真是不多了,有幸找到一个傻傻的女孩的男人,不是应该好好珍惜吗?

    夜色深深地笼罩着江城,苏凡乘坐公交车返回了太白区的那套别墅。

    小区里,依旧没有几家亮灯的,只有路灯和草坪上的节能灯点缀在黑暗之中。

    开了门,她深深呼出一口气,今晚,就是自己在这里住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想想邵芮雪,苏凡的内心也生出深深的思念。

    从明晚开始,就要离开这里搬出去一个人住,很难再见到他,那么她也会舍不得吗?

    打开房间里的灯,从钱包里掏出他给的那张卡,苏凡的手在卡上轻轻抚摸着。

    刚才回来的路上,她去Atm机上查了这张卡里的钱,有十万块。可是,她没有动。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把这张卡插进取款机了吧!

    夜里,她睡不着,在床上翻来翻去。

    昨夜,他就抱着她躺在这张床上,只是那么一夜,她就贪恋上被他抱在怀里入眠的感觉,那种安全感,那种踏实感,她从没有过。好像在他的怀里,她就什么都不用去想,不用去担心。

    可是,他根本就不属于她,难道不是么?

    今后,该怎么办?

    苏凡久久难以入眠,实在睡不着,就爬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也许,她还在等他回来吧!只是,直到一两点,他都没有回来。

    打开他书房的那盏灯,苏凡的手,轻轻摸着他坐过的沙发,昨夜和他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情形再度浮上脑海。

    她坐在自己的那个位置,看向他的那个方向,似乎还能看到他在那里思考。而自己,就像个花痴一样偷看他,还自作聪明地以为他不会发现。

    苏凡笑了。

    真是,从没这么傻过,跟个白痴一样。

    她笑了,眼泪却从眼里流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他结婚了?可是,苏凡啊苏凡,你以为他没有结婚就会和你怎样吗?

    夜晚,就在这样的思念和纠结中走向了黎明,而天明之时,张阿姨又准时来到别墅打扫卫生了。

    “你要搬走了,小苏?”张阿姨问。

    “嗯,今天就搬!”苏凡感谢张阿姨的照霍,张阿姨却问她有没有告诉霍先生。

    “我昨天说了。”她说。

    “哦!”张阿姨笑笑,道,“我去帮你收拾吧,你一个人,又要上班。”

    “不用了,张阿姨--”苏凡拒绝道。

    张阿姨是霍漱清的仆人,又不是她苏凡的,她怎么可以--

    “没关系,你看你这些行李不是都要搬吗?我等会儿开车帮你送过去。”张阿姨含笑道。

    如此的热情,苏凡也不好拒绝。只是,她很奇怪,开着车来做家务的人,恐怕并不是很多吧!张阿姨的家境看样子不错啊,可为什么还要来给霍漱清做家务呢?难道只是因为他是领导?

    这个问题,苏凡老早就想问了,却一直没开口,当然,今天,她也没有开口。

    时间还早,张阿姨帮苏凡把行李箱搬进后备箱,开车前往苏凡租住的公寓。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家当这么少啊?我外甥女刚上大学,我就去了下她宿舍,没被她们给吓着,那几个女孩子,把个宿舍堆的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张阿姨开着车,说道。

    “东西太多的话,搬家很不方便。”苏凡道。

    张阿姨看了苏凡一眼,笑了下,道:“像你这样的女孩子,真是很少见。”

    苏凡却笑了,道:“家里没多余的钱,我也不敢乱给自己花钱!”

    是啊,从和苏凡接触第一天开始,张阿姨就感觉到苏凡的家境并不好,可是,这年头,并不是所有家境不好的孩子都生活节俭的,那些大手大脚花钱却埋怨父母没出息赚不了大钱的孩子多了去了。

    和张阿姨一起把行李放进新家,苏凡就要赶去上班了,张阿姨在房子里转了一圈,道:“钥匙给我吧,我今天也没什么事,给你去置办一些日用品,你需要什么,有什么要求,都告诉我!”

    “啊?不了不了,这怎么行!”让张阿姨开车送她过来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还能麻烦她给自己买东西呢?苏凡赶紧拒绝道。

    “没事的,霍先生交代过,让我给你帮帮忙,他说你刚上班会很忙!别跟我客气了!”张阿姨说着,已经开始从包里掏出笔和记事本开始记录需要购买的物品,苏凡根本拦不住。

    原来,是他安排的!他,什么都替她想到了!

    苏凡的鼻头,一阵泛酸。

    在这种状况下,再给张阿姨给钱,就显得多余了,何况,张阿姨是根本不会接受的。

    乘坐张阿姨的车来到市府,苏凡开始上班了。

    原来还以为自己上班只是负责翻译就可以了,没想到会这么复杂。外事办她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她难免会有些忐忑,担心自己做不好。更何况她这种个性,哪里适合管理岗位?

    市里所有涉外的文件报告都要在她这里审核一遍,然后再交到科长和主任那里。这些年江城对外交往变得频繁,不管是民间还是政府,涉外交往从经济到文化、教育、医疗等等。苏凡手下的工作人员基本都属于专业人士,不管是笔译还是口译,能力不会比她差,而且工作时间也都比她长,经验也丰富。既然都是专业人士,对于苏凡肯定是不服气的,苏凡的日子,可想而知。

    忙了一早上,还没什么头绪,苏凡不禁懊悔自己怎么昨天不多找人问问情况就跑出去去逛街了?现在这样,临时抱佛脚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抱。

    中午忙的连吃午饭的事都忘了,可她还是接到了家具店的电话,说是要送床过去,苏凡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打车赶回自己租的房子。两张床全都摆好,房间里剩下的空间就已经不多了。

    上班的时间又要到了,苏凡赶紧在小区门口买了个面包拿上,坐在车上吃掉了。

    忙活了一下午,眼看着就快下班了,市政府办公室秘书科那边打来电话,问他们昨天送来的一份材料翻译完了没有,电话是打到苏凡办公室的。

    “什么材料?”苏凡不知道对方说的,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