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章 到处都是给他找麻烦的人
    “有点事!”他只是这么回答了一句。

    “那你早点休息,我也睡去了,明天早上五点就要去乘飞机了。”孙蔓道。

    霍漱清挂了电话,手机却依旧在耳边,听筒里那枯燥的鸣音,似乎将他拖入了一个深渊,说不清是什么地方,周遭空无一人。

    他猛地抓起手边的一个沙发靠垫,扔了出去,紧接着,便听见了哪里发出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什么都没有去想,他一下子坐起身,没有开灯就直奔玄关,拿起钥匙打开大门,车子发动机的声音,与他一道,距离这幢房子越来越远。

    车子,如同被定位了一样,精准地驶向太白区的那幢别墅,而当车子停在那个院子里的时候,霍漱清并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的灯光,依旧是漆黑一片。

    这时,他才想起苏凡搬家的事。

    打开房门,他从餐厅的酒柜里取出苏凡放在那里的那套廉价的玻璃茶具,装好了拎上车,这才给张阿姨打电话问苏凡的住处。

    他需要有个人陪着他,哪怕只是说说话喝喝茶,哪怕只是让他看着,至少会让他从那孤寂的深渊逃离。

    他,再也不愿意回到那样的境地了!

    而在和她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霍漱清离开了她的住处。

    即使内心希望和她共度长夜,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并不轻松。

    当时间迎来新的轮回之时,每个人,又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的几天,省里的媒体开始专栏报道云城市高新区的发展,重点当然是此次拆迁纠纷的顺利快速解决。然而,没有出乎霍漱清预料的是,云城市的官方媒体依旧采取了前几个月的方式,压缩报道篇幅,用其他的内容冲淡高新区的事件。

    尽管早有预料,可这次,霍漱清怒了!

    霍漱清深知这几个月来自己的处境并不妙,有好几个关系要好的朋友提醒了他注意,之前对陈桥工业区搬迁的追查,让赵启明很是恼火。尽管那一次赵启明为防止霍漱清继续追查,做出了一点让步。可是,转眼没多少日子,赵启明就交代市委宣传部长常耀发,限制市里官方媒体对霍漱清的采访报道。

    而那天,霍漱清约了常耀发一起陪同省里媒体的几位老大吃饭,吃完饭回家的路上,常耀发就给赵启明打电话汇报了情况。

    “看来霍漱清要大干一场,我们怎么办?”常耀发请示道。

    “陈桥工业区的事,你们都被他牵了鼻子走,最后那么被动。这次,该怎么做,你最好想清楚!”赵启明道。

    常耀发和秦章一样,都是赵启明的心腹。上次工业区的事被霍漱清给涮了一把,让他被赵启明狠狠地批评了。这一次,霍漱清又是故技重施,想利用媒体来给自己树形象。而这一次,常耀发绝对不能犯错了。

    挂了常耀发的电话,赵启明陷入了深思,身边的年轻女人见他脸色不好,赶紧端起参茶给他,娇声道:“什么事生那么大的气啊?压压惊吧!”

    “这个霍漱清,真是不知好歹!想让全省全市都知道他的政绩,想得美!”赵启明接过参茶,道。

    “您又何必为这事儿不高兴呢?孙猴子再厉害,还能飞的出佛祖的五指山?”女子嗲声道。

    赵启明听着,哈哈笑了,放下茶盏,肥硕的大手直接撩起女子超短的睡裙。

    “哎呀,讨厌啊!”女子娇声叫道。

    夜色迷魅,宽大的沙发上传来靡靡之声。

    接到了赵启明指示的常耀发,命令市属媒体马上设立专题报道,内容是云城市的自然风光以及城市面貌,避开高新区的问题。当然,省里的媒体大篇幅报道高新区,云城市的媒体当然不能不配合,否则会非常被动。然而,配合是配合,力度却很弱。省台和江宁日报出了专版来报道云城市高新区的发展,可是,云城市电视台只播了两分钟的新闻片段,并没有将重点放在市长的身上,市长去签约现场的镜头只播放了十秒钟。至于云城日报,只在第二版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报道,说定远镇拆迁户与镇政府签订拆迁协议。

    霍漱清在办公室看到了这些报道,他没想到赵启明变本加厉到了这种地步,别说是给他出特写,就是连最基本的出场都不给他。

    冯继海看市长闭着眼,小心地拿起办公桌上的报纸。

    不行,绝对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可是,该怎么反击?难道对常耀发发火?没用的,发火要是可以解决问题,他就去了。这是一场争取话语权的战斗,而现在,战斗必须打响。

    猛地,霍漱清睁开眼,拿起桌上的电话,拨出了常耀发的号码。

    “老常啊,是我,霍漱清。我看了云城电视台新上的那个节目,叫《今日云城》的,立意很好,是你的启发吧?”霍漱清笑着说。

    常耀发没想到霍漱清找他说这个,那个节目,是他为了分散公众对高新区拆迁事件的关注而责令电视台上马的,那么粗制滥造的一个节目,霍漱清竟然--

    霍漱清要干什么?

    “哪里哪里,我也是按照您的指示,让电视台做一些正能量的报道。”常耀发道。

    “过谦了过谦了。”霍漱清道,“哦,对了,那个节目,立意是很好,可是呢,我感觉还是有些准备不充分。”

    “是是,我也注意到了。”常耀发附和道,接着,常耀发习惯性地顺了一句,“霍市长您以前可是省委办公厅的一支笔,这方面还是您比我懂,您有什么指示,让他们改去?”

    霍漱清就等着这句话,他却推辞道:“我能有什么指示?媒体嘛,还是要给他们自由发展的空间,不能总是按照行政命令做事,老常你说是不是?”

    常耀发猛地被噎住了,明明他没吃东西也没喝水,却被自己的呼吸给噎住了。

    霍漱清这不就是在暗示他指挥云城官媒“捣乱”么?

    “是是是,霍市长说的是,还是您站位高啊!”虽然心里不舒服,常耀发还是熟练地逢迎了霍漱清。

    “哈哈,老常,这些客套话,我们就先不说了。我给你打电话呢,是想跟你商量商量,把《今日云城》这个节目专门运作一下,让这个节目成为我们云城市对外宣传的一个窗口,固定办下去,以后要是情况好的话,可以以这个为基础拓展开去,制作专题纪录片之类的,送去参加电视节目评奖,也多一个让外界了解认识我们云城的途径,你说呢?”霍漱清道。

    常耀发思考片刻,道:“霍市长言之有理。这件事,我跟陈台长沟通一下--”

    “赶早不赶晚,既然已经开了头了,就尽快着手做吧!我看呢,下午约一下陈台长,咱们一起讨论讨论,做一个大概的规划,细节嘛,就让陈台长他们专业的人去做。”霍漱清打断常耀发的话,道。

    常耀发不明白,霍漱清怎么对这件事如此关注?霍漱清又不是傻子,他难道不知道这个节目上视的初衷?像霍漱清这么老谋深算的人,在明知一切的前提下提出这样的方案,到底意欲何为?可是,现在霍漱清把球踢到他脚底下了,他常耀发总不能不动吧?虽说在云城市,霍漱清这个庙没什么香火,可是架不住人家是空降的,在省里各市那么多的关系人脉,全省官商两界,有多少人是不给霍漱清面子的?赵启明现在是和霍漱清水火不容,以前霍漱清在省委办公厅的时候,赵启明也是不敢得罪他的。虽然现在赵启明给霍漱清处处掣肘,可是人家赵启明是云城的老祖宗,就算真的和霍漱清斗得翻了天,省里也不会轻易把赵启明怎样的。可他常耀发不同,这个关口,还是别明着和霍漱清顶牛了,先走走看再说。

    “好的好的,霍市长,我这就和陈台长联系,下午三点是吗?我们俩过去。”常耀发应道。

    冯继海给市长重新泡了杯茶,将茶杯小心地放在市长手边。

    刚刚霍漱清这一通电话,冯继海听得清楚,可是他想不通,市长怎么突然关注起那个节目了?本来那就是一个现场采访的节目,论水准和认真程度,根本不行,谁都看得出来那就是一个临时弄出来的节目,简直太粗糙。可是,既然是这样的一个节目,市长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搞呢?

    尽管心里又疑问,可是冯继海没有说出来。

    “晚上在怡香园订个包厢!”霍漱清挂了电话,对冯继海道。

    “是,几人厅?”冯继海问。

    “就按平时的标准定,我要请党报的孙主编吃个饭,你也一起去。”霍漱清道。

    冯继海应声。

    “孙主编不喜欢餐厅准备的茶,我柜子里有盒极品毛尖,出门的时候你拿上带过去。”霍漱清吩咐道,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柜子,冯继海点头称“是”,赶紧当场给餐厅打电话订位置。

    等冯继海这边订好了,霍漱清就给孙主编打了个电话,闲聊了两句就说起吃饭的事。

    “真是不好意思,前几天我一直出差,也没赶上你的开幕式。”孙主编笑着说。

    孙主编说的是那晚霍漱清和省里媒体那几位老大们吃饭的事,按照后来情势的发展,孙主编便将那一次饭局戏称为“开幕式”!

    “所以今天就给你补上啊!”霍漱清笑道,“别的都不说了,今晚七点,怡香园,不见不散。”

    霍漱清在省委办公厅的时候,负责的一项工作就是党委宣传,和孙主编来往甚多,很多事情在电话里沟通就已足够。即便如此,这次准备和孙主编谈的内容对于霍漱清来说事关重大,霍漱清还是决定和孙主编当面深谈,也是想听听孙主编的意见,毕竟孙主编更加专业。

    对于霍漱清而言,新的一场战役已经打响,只不过没人来为他举办开幕式而已。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进行。

    喝了一口茶,霍漱清让自己的脑子放松片刻。

    他猛地想起苏凡的事,便问冯继海:“小苏那边没什么问题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