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9章 又赶走了他
    他关上门,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走向她,把手放在她的额头,她向后退,不让他碰自己,却被他揽住腰身。她想逃,却根本逃不掉,整个人被他牢牢箍在怀里。

    “吃了吗?”他问。

    她不说话。

    他扫了一眼屋子,道:“去床上躺着!”

    她不要他理她,也不要理他。

    霍漱清没想到她这么固执,直接抱起她,把她塞进被窝,苏凡想打他,可是抬起手,又收了回去。

    “乖乖躺着等我!”他给他盖好被子,“门钥匙呢?”

    她不理。

    他扫了一眼床头,看见她的包包,便什么都不管就拉开包包拉链,从里面取出一串钥匙,拿到门上试好了,才折身进来。

    “盖好被子!”他看着她,说了句话,就走了。

    苏凡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也不关心,蒙着被子闭上眼。

    即便不关心,可她的心里还是有很多的问题。

    他来干什么?他又去干什么了?

    没过多久,门又开了,她看着他提着几个袋子进来,一个个摆在床头柜上。

    竟然,他出去买早饭了?

    如果换做是昨晚以前,看见这个场景,苏凡一定会感动的落泪,可现在,她的内心很矛盾。

    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再次蒙上被子。

    而他没有让她得逞,直接拉过被子,抱起她。

    “你干什么?”她终于开口了,可是,她是在发怒。

    她想说,我不需要你管,不要你管,我不要看见你!可是,她说不出来。她只有盯着他,用自己的眼神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抗拒。

    “不吃饭就不能吃药!”他说。

    “我不要--”她拒绝道。

    “耍小孩子脾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等你病好了,爱怎么耍都行,可现在,我不会允许你这样!”他也不看她,直接把买来的粥碗塞到她手上。

    好,吃就吃,凭什么不吃?

    苏凡拿着勺子,开始喝粥,同时,又发现自己的腿上放了一个摆着几只包子的盘子。

    她的心,抽痛着。她情愿他和自己的纠葛就在昨晚、以那样的方式结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继续纠缠不清。

    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她抬起手背擦了下,眼前却又出现了一张纸巾。

    如果是以前,她会说谢谢,可现在,她什么都不说。不是因为心安理得,而是,她说不出口。

    他就那么静静坐着,望着她,坐了片刻,好像又想起什么,起身。

    苏凡偷偷转过脸,看见他竟然去了厨房。

    阳台上是玻璃门,坐在床上就可以看见他在那里好像是要烧开水的样子。她看着他往水壶里装了水,把水壶放在了燃气灶上,接着又好像在打开燃气灶的开关,可是,那个动作他重复了好多次,看不见火点着,他甚至弯下腰或者提起水壶看看是不是燃气灶出了问题。

    虽然看不清他具体在做什么,可是,从他的动作,苏凡就能知道他的行为,知道他遇上了什么麻烦--他,不会开燃气灶!

    天,这么多年他不是一个人在江城吗?怎么连个燃气灶都不会开?他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哦,对了,他是领导,之前是秘书长,现在是市长,肯定是有人给他照霍生活起居。如果换做是普通人,连这点事都不会做的话,早就饿死了。

    苏凡虽然觉得这样的他有些可笑,可是,毕竟是他在给她烧水,是为了让她吃药吧!

    尽管不想承认,可他在帮她、在照霍她,她不能这样看着不管。

    的确,霍漱清遇到了麻烦,他正在想办法解决。就在他发现打不着火的原因可能是自己没有打开燃气管道之时,她来了!

    他看着她一言不发打开了燃气开关,打开了火,才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她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他将她的这一系列行为理解为她的执拗,不禁深深呼出一口气。

    苏凡的心,剧烈地跳动着。

    刚刚他那刹那的笑容,竟让她的心又乱了!

    她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暗骂自己为什么又会因为他而乱了方寸。

    不行,绝对不能回去!

    其实,昨晚那件事,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个好事,至少,那件事让她对他死心了,这样的话,她就和他彻底没了继续纠缠的可能--当然,如果他今天不来做这些事的话!

    如果,永远只是如果,事件按照如果发展的话,肯定会让人少许多的烦恼。

    有情总比无情苦,如若无情,又何来这么多的烦忧扰乱平静的心跳?

    他一直没有再进来,看来是在等水烧开的意思。而苏凡肚子饿,早就把那一碗粥和包子全都吃掉了,却不知道其实他到现在为止连一口水都没有喝。

    回头看向厨房,看见他在那里站着,好像是在看着外面。

    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在想什么,或许,他想的,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也不去关心了,或许,等她吃了药,他就--

    药?

    苏凡走到他最早拎进来的那个手提袋边上,从里面取出一个药店的小袋子,看见了感冒药!

    她的鼻头,涌出一阵酸涩,这一早上积压在她心头的那些情绪,开始发酵。

    是她误解他了吗?其实,昨晚的事--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而非,而非出于他的本意?

    如果真是那样,她又该--

    然而,她的感动还没爆发,视线聚焦在另一个小盒子上面。

    毓婷?

    这是--

    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药,但是,这肯定不是感冒药啊,他是不是买错了?

    可是,当她拿起药盒阅读那上面的小字时,大脑“轰”了一下。

    原来,原来他过来给她买早饭,给她烧水,为的就是,就是让她吃这个?而她,她还错误地以为他是担心她--

    是,他是担心她,担心她怀孕吧!是担心她给他惹麻烦吧!

    她又不是第一天上班,上司和下属之间因为怀孕而闹得满城风雨的事又不是没听说过,想当初她在一家公司工作的时候,一个副总和办公室的一个女同事搞出问题了,那副总的老婆直接到公司来闹,最后那副总直接嫁祸给女下属,逼迫对方辞职了。

    而霍漱清一大早来找她,不也是担心昨晚出问题吗?可笑的她还以为,还以为他是关心她,是内疚--

    像他那样的人,怎么会因为那种事内疚?对她而言是天大的事,对他来说,可能只不过跟吃饭喝水一样普通!

    既然他认为她会给他制造麻烦,那么,她就让他知道她苏凡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人,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把手中的药扔到床上,她一边拆着毓婷的盒子,一边走向厨房。

    霍漱清猛地转身,发现她站在自己眼前,而她的脸上,既不是他记忆中的笑容,也不是昨晚的没表情,而是,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表情,生气、痛苦、悲伤、决绝!而她的手中,就是那盒事后药。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她撕开药盒,取出里面的药片,同时还展示给他看。

    “这是您拿来的药--”她说着,张开嘴就直接咽了下去。

    霍漱清惊呆了。

    “你干什么?”他叫道。

    也没时间多想,他直接抓起燃气灶旁边放的一个小盆子,打开水龙头涮了一下就接了一点水,直接灌进她的嘴里。就在她被灌那点水之前,她正在艰难地吞咽着那粒药,因为药粘在了食道上根本下不去。

    “您放心,药,我已经吃下去了,现在,请您回去吧!”苏凡擦去嘴角的水,转身指向房门。

    霍漱清看着她,嘴角抽动了两下,可她,只是闭着眼。

    燃气灶上的水壶里,被壶盖困住的蒸汽四窜着,却找不到逃出去的路途。他的心,如浪涛般翻涌着。

    她,总是让他意外,同时又让他挫败!

    挫败?这世上还有一个女人能让他有这种感觉吗?霍漱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即便是事情真的发生了,他也不愿相信。可是,这种感觉没有骗他,的的确确就是挫败。

    这个小女人,在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甩了他一次,赶走他两次!

    真是奇迹!居然有人会把他从家里赶走?除了苏凡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女人,没有别人,没有人敢这么对他!向来都是他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别人还有什么发言权?可这个小女人,就这么,这么轻易地把他踢开,可他还,还不愿意离开。

    双手握着方向盘,他的视线停在前方。

    早上去看她之前,他猜测着她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感动落泪,会像一个孩子一样粘着他,而不再是昨晚那样决绝的模样。可现在,当他满心不安地赶过去看她,却一再受到她的排斥和抵触。

    他理解并忍受她一定程度的抵触,毕竟,她是个女孩子,昨晚是她的第一次,而他,并没有温柔。因此,尽管她不接他电话,不让他进门,不让他碰,他都接受。可是,面对她再一次的抛弃,霍漱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她误解了他,她以为他过去是为了让她吃事后药,的确,那是他的其中一个目的,如果他不想让她吃,他就不会买那个药了。可那不是全部,他知道一旦她真的怀孕,对于她是多大的压力和伤害,他不想她经历那样的事。而她,却以为他是为了让自己放心。

    他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难道说他这么多年都没有碰过除了孙蔓之外的女人,是因为害怕吗?如果说他真的害怕女人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还会和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吗?苏凡,不了解他,她不懂得这男女之事根本不会影响到他的事业,即便是真的会有影响,他也有能力把这种影响消除。而她--

    他不怪她,毕竟她太年轻,很多事都不懂。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地赶他离开呢?她是想断绝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别的目的?会是什么目的呢?欲擒故纵?想让他给一个承诺?

    不会,苏凡不是那样的人,如果她真的那么斤斤计较,他就不会选择她了。

    如果不是这些理由,她又为什么这样对待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