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章 她怎么就那么倔
    运筹帷幄十几年的霍漱清,此时遇上了棘手的难题。他不知如何解决,更加无从求助。他知道的是,自己败在她的手上了,很显然的。

    这个小女人,她能让他心神荡漾,也能让他心慌意乱。她的声音和笑容总是在他的身边,如同精灵一般钻出来。平时他根本意识不到她的存在,可一旦想起她的时候,那份说不出的感觉会将他送到她的身边,将自己交给她,让她带着他的思想漫无目的遨游的同时,又忘却红尘的是非。他喜欢和她在一起,他怀念那些日子--

    莫非他今后,真的只能抱着怀念过日子吗?

    不,他不相信,他不信自己就这样输了,他要等着她自己主动来到他身边,一定会有那一天,一定的,而且,很快!

    这么跟自己暗示着,可霍漱清还是难以彻底放心下去,想了想,就给张阿姨打了个电话。

    “小苏病了,她一个人,你过去看一下。”他说。

    病了?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过去,您别担心了,会没事的。”张阿姨安慰道,说完,霍漱清便挂了电话。

    张阿姨也没多想,赶紧收拾钱包钥匙出了家门。

    一早上滴水未进,又被苏凡给搞的心烦意乱,霍漱清将车开到一家运动馆,在自动售卖机上买了两瓶水,就直接进了自己专用的那间壁球场。场地的服务员认得他,赶紧给他开门。

    服务生小哥看着他面色严肃,只是问了句:“给您把空调调到多少?”

    “这个温度就差不多,等会儿我自己调。”霍漱清道,服务生赶紧离开了。

    在更衣室换掉身上的衣服,霍漱清拿着球拍就进了场地。

    很快的,空荡的场馆里,很快就响起击球的声音。

    他要将注意力转移走,不去想自己和苏凡的事了。既然是个麻烦的问题,那就先搁置,现在正是矛盾冲突最厉害的时候,不管他想什么办法都是无功而返。与其这样,不如先放下。

    对,就这样!

    尽管早上没吃饭,可是他击球的力度丝毫没有减弱,跑动着,击打着,汗水不停地从他的皮肤里渗出来,滴落在地面上。

    苏凡,苏凡!

    明明说要放下,可他的嘴巴竟然会不自觉地默念着这三个字。

    见鬼!

    他猛地攥紧了手,却没注意到球已经弹了回来,险些就飞到他身上了。

    霍漱清坐在休息椅上,打开矿泉水的瓶盖,“咕咚咕咚”喝着。

    那个丫头,竟然一口水都不喝就吞药,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还真是倔,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

    怎么会没看出来?其实她一直就很倔,只是他忘了。

    霍漱清不禁笑了,拿着毛巾擦了下汗。

    是呀,如果她不是那么倔的人,怎么会被发配去了拓县却不告诉他呢?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还没离开市区就把消息告诉他,让他想办法了。唉,真不知道这家伙是聪明还是笨!

    可是,如果她也像别人一样怀着目的接近他的话,他会和她走到现在吗?

    唉,他希望她能够“聪明”一点,这样就会让他省去很多心思。可是,她如果真“聪明”了,不就又把新问题带给他了吗?现在这样的苏凡,执拗又倔强,却--让他放不下!

    喝了两口水,霍漱清起身,继续打球。

    而手机铃声,在这单调的空间里响了起来。

    “是老孙啊,什么事?”是孙总编的电话,霍漱清坐在椅子上接听了。

    “你昨晚说的那件事,我回来查了点资料,给你发了封邮件,你抽空看一下,看看对你的文章有没有帮助。”孙总编道。

    “好的,谢谢你。”霍漱清道,“怎么你周末还在加班?”

    “出差这么多天,好多事情都堆在一起,还是先处理一点吧!”孙总编道。

    孙总编是覃春明亲点的《江宁日报》总编辑,覃春明看中的就是孙总编对工作的专业和执着,这是许多坐在总编位置上却已经忙于交际应酬的同行们失去了的东西,而覃春明认为《江宁日报》作为全省最重要的官媒之一,必须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霍漱清和孙总编也是来往许多。

    挂了电话,霍漱清想起了自己和孙总编谈的那件事。

    事实上,他很清楚,凭借自己的一篇文章,根本不会把云城的媒体扳到他这边来。可是,几天前,就在他和覃春明的一次交谈中,得知上面在讨论官媒的一些问题。覃春明说,现在媒体宣传出现了很多的乱象,中央迟早是要整治这一块的,现在只是出了一些草案。江宁省也要把这一块抓起来,不过,具体该怎么做,要看中央的精神出来以后再做决定。当时,覃春明是在好几个人面前说的这个话,霍漱清多年的工作习惯让他对覃春明的“闲谈”很是敏感,尽管早已不是覃春明的秘书或者副秘书长,可他还是把这些记在了心里。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找到机会了!

    的确,在中央做出明确指示之前把文章发出去,江宁省宣传部门就会抓住这个机会来炒作邀功。他需要的只是他的一个声音发出去来震动赵启明的话筒,省委宣传部则是要为自己树立政绩典型。

    昨晚,他和孙总编谈这件事的时候说了自己的意见,孙总编表示大力配合。现在,他必须要尽快把文章整理出来,后面的事,就交给孙总编去运作。也正是因为孙总编此人的业务能力,让他出头来做后面的事最为合适。

    霍漱清抓起手边的球,在地上弹着,一下两下三下,好,就这么办!

    场地的更衣室旁边就是专用浴室,他急急地冲了个澡,换上衣服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霍漱清从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出来,直接上楼去书房打开电脑,开始查看信箱,准备写自己的文章。

    只要专注起工作来,他根本想不起别的事,何况他已经嘱托张阿姨过去照看苏凡了,也没有什么事值得他操心。

    很快的,他的指下发出了有节奏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此时的苏凡,正在床上包着被子看着张阿姨在房间里出出进进。她没有想到张阿姨会过来,还买了蔬菜和肉,说是要给她补补身体。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霍漱清让张阿姨过来的,可是,苏凡不明白,他干嘛要这样做。他一大早赶过来,不就是想让她把那个药吃了吗?既然她都吃了,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干嘛还让张阿姨过来?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看着张阿姨在这么热的天里给她在厨房做饭,苏凡的心里也很不忍。自己和人家非亲非故的,干嘛让人家这么辛苦?他也真是的,什么都是一声不吭地就做了决定,也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接受!

    “张阿姨,您别忙了,我,没胃口--”苏凡来到厨房,拿着一本旧杂志当扇子给张阿姨扇着。

    “你啊,就乖乖躺着去吧,看你身子那么虚,这么热的天,你一点血色都没有,不好好补补可怎么行?”张阿姨一边说着,一边搅动着汤锅。

    苏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没人过问自己,不也过的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娇气起来了?只不过是一点小感冒而已--难道真的是因为被张阿姨照顾的习惯了?

    不,这可不行!

    “要不,我来帮您吧!您做菜那么好吃,我一直都想跟您学来着!”苏凡道。

    张阿姨看了她一眼,想要拒绝的,还是笑着说:“那好吧,你在旁边看着吧!”

    气氛,变得不再那么僵硬了。

    “霍先生很喜欢吃这道糯米莲藕,他从小在榕城那样的水乡长大,吃菜口味清谈,不过,这几年来了咱们云城,口味也变了不少。刚开始我给他做饭的时候啊,他就喜欢吃这种甜甜的菜,现在呢,”张阿姨说着,笑了,“爆炒羊肚都很喜欢吃呢!”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帮着张阿姨一起将糯米灌进莲藕的孔内。

    “其实,这些菜做起来都很简单,你这么聪明的,学这点东西没什么难度的!”张阿姨笑着说。

    “我只会做点家常的菜,还都是我们江渔那边的。”苏凡道。

    “那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的女孩子,会做菜的不多了。”张阿姨说着,亲手给苏凡帮忙示范着。

    苏凡好想问张阿姨,您见过他的妻子吗?他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她说不出口。

    “霍,霍市长他家里人不过来吗?”她想到另一个办法来打听,张阿姨看了她一眼,“额,就是他父母啊还有其他的人。很多人不是都会去亲人工作的地方去看看的吗?”

    “霍先生的父母年纪大了,过来过几次。”张阿姨道,“他父亲在榕城当了很多年的市委书记,退休前是华东省的省委副书记,老领导了,很有派头的。”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想想也是,他的气质,就说明他来自一个不一般的家庭。

    那么,他的妻子,一定也是,也是名门之后了吧!

    苏凡这么想着,脑子里幻化出“他妻子”的形象,温婉、大度、漂亮、富贵,一定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知道是领导太太的人。再看看自己,到了周末连头发都不梳--

    “虽然是当过大领导的,可是呢,霍先生的父亲啊,还是很平易近人的。看着严肃,其实一点领导架子都没有。他们来云城住的时候,我天天和他们在一起,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有时候,老领导还和我一起去早市卖菜呢!”张阿姨说着,笑了。

    “那么霍市长的母亲呢?她又是怎么样的人?”苏凡不禁好奇起来。

    “老太太呢,额,”张阿姨道,“老太太,是个很挑剔的人!”

    挑剔?那也是应该的吧!没挑剔才奇怪呢!苏凡心想。

    “霍先生呢,和他父亲挺像的,都是大高个,他母亲个子不高。霍先生的姐姐和他母亲挺像,很精干的一个女人。”张阿姨道。

    苏凡点点头。

    他父母、连姐姐都说了,是不是接下来该说他的,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