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章 契约是永远
    “查不下去了,就停了。”廖静生压低声音道,“东方公司那边的事,到了我们这里,有几件查下去的?这么多年,您还不知道?”

    “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说停就停?”

    “刑侦那边报告说,证据不足,也就只能这样了。”

    “昨天我刚好收到一个东西,人家说那是东方那件案子的,你有没有兴趣?”霍漱清道。

    廖静生愣了下,旋即明白了霍漱清的意思,忙说:“没问题,我什么时候见您?”

    “中午吧,今天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霍漱清说。

    当天下午,在霍漱清的授意下,廖静生重启对东方娱乐中心坠楼案件的调查,经鉴定,视频与当日现场吻合,与死者吻合。由于证据确凿,云城市法院下了批捕视频中男子的逮捕令。与此同时,赵启明得到了消息,开始暗中斡旋此事。公安局内部也因此产生了不同的声音,虽然没有人明着反对案件的调查,可是暗中使绊子的不少。

    廖静生的心里很清楚这是局长金史山的意思,前期获得的一些证据早就不翼而飞了,现在再有人设置障碍的话,这件案子想要大白于天下真的很难,他并不是十分有把握,可是,他必须要坚持调查下去。

    儿子被霍漱清使计进了看守所,赵启明岂会善罢甘休?尽管金史山向他保证廖静生没有机会给赵启明的儿子定罪,可是,赵启明那么心思缜密的人是不会完全放心的。不管儿子会不会因此获罪,他赵启明是不会饶了霍漱清的,隔三差五的质询,让霍漱清忙于应对。

    时间,在苏凡的思念和纠结中,渐渐流逝着。她也听说了那件惊天大案进入了重新调查的阶段,当然为那个无辜冤死的女孩感到欣慰。不管调查有没有结果,起码有人开始意识到那件案子里面有文章,而不是那个女孩自己生活不检点而吸毒跳楼的。

    这些天,霍漱清每晚回家都是很晚,白天忙的没时间,想给她发条短信,又感觉她不会回复,到了晚上,坐在那黑乎乎的屋子里,疲惫和内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就往外冒,浸淫着他的身心。

    为什么这么多天了,她还不理他?难道说,那件事真的--

    每到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霍漱清的眼前总是会不停地交替着两个场景,一是那一晚他强要她的那个情形,另一个则是被赵启明儿子害了的女孩跳楼的情形。从来都不会做梦的他,有一晚,他竟然梦见跳楼的那个人是苏凡,而逼迫她的人,是他!

    他猛地惊醒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脸上“啪啪”滴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

    他下了床,打开洗手间的灯,站在莲蓬头下开始冲去这一场噩梦的痕迹。

    究竟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温热的水,不停地从他的脸上流下去,他的眼前,却是梦里的情形,那么的清晰。

    不,他不会那么做的,他怎么会像一个畜生一样的去逼迫一个女孩子接受自己?霍漱清,你怎么会这样?你以为她喜欢你,你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占有她?她对你的冷落和躲避,难道不是因为你做了伤害她的事情吗?

    他转过身,双手撑着瓷砖墙面,仰起头。

    你觉得赵启明的儿子做了件伤天害理的事,夺走了一个女孩清白的同时要了她的命。那么你呢?你又比那个小子高尚多少?你夺走了苏凡的清白,你伤了她的心!

    如果,万一,苏凡出了什么意外,你怎么办?你能逃脱干系?你的良心可以安定吗?

    这个梦,那段视频,如同一道闪电劈开了霍漱清脑子里萦绕的云雾。此时,他变得异常清醒。

    梦里的苏凡,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敲门,紧接着,手机也响了。

    真是烦死了,谁啊,扰人清梦!我也好想睡觉啊,加班的人很需要睡眠的懂不懂啊!

    苏凡拉起被子蒙住头,不予理睬。

    可是,手机,不停地响着,好像不把她叫醒,就不甘心一样!

    好吧,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大半夜的吵我!

    苏凡坐起身,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也不看就开口了--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睡觉啊!”

    如果不是这几天连续的加班--当然,没人要求她加班,是她自己主动的,是她想要忘记他才让自己忙碌的--她也不会这么想睡觉。

    电话那头,好一会儿,却没有一点声音。

    见鬼了?

    大半夜的,就知道是骚扰电话。哪个正常人会在--

    苏凡把手机拿到眼前,打算看看几点,却清楚地看见了他的那一串电话号码!

    她的心,震动了!

    该怎么办?为什么不看一眼就接?为什么他这个时间要给她打电话?

    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把他从心里赶走,要不然,要不然为什么总会想起他?要不然为什么会在看到他的号码的时候心跳加速?

    不行,不能这样了,哪怕这是他这么多天第一个电话,她也不能,不能--

    门上,传来敲门的声音,那个声音,同时又从手机里传出来。

    她的嘴唇,颤抖了。

    “开一下门,丫头!”当他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里响起,苏凡的双眼,模糊了。

    这一声称呼,让她的思绪又回到了医院里睁开眼看到他的那一刻,回到了在那幢别墅听他弹琴的那一刻,回到了--

    她哭了,她知道自己不争气,总是想着他的好。明明知道自己于他而言是什么,却还--

    “我们,谈一谈!”他在手机里说。

    谈?大半夜的谈什么?

    她不想开门,不愿见他,可心里又想--

    好吧,谈吧!

    苏凡擦去眼泪,摁掉电话,套了一件t恤,就下床去开门。

    门开了,她却没有看他,问了句“您要说什么?”

    “站在门口说吗?”他问。

    她知道不能站在门口说话,可是,又不敢让他进来。

    抬起头,她匆匆看了他一眼,还是把门打开,让他进来了。

    然而,等她把门锁上,他就挽住了她的手,她害怕地往后退,却被他搂住。

    刚刚搂住他,霍漱清想起什么,猛地松开。

    苏凡愣住了,她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天太晚了--”她说。

    可是,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她就听见了三个字--

    “对不起!”

    苏凡猛地抬头,定定地盯着他。

    “对不起,丫头,那天晚上,我--”霍漱清没想到,可以脱稿讲三四个小时思维都不会乱的他,竟然说了这几个字就结巴了。

    说真话,果然比说空话要困难,可是,又容易。

    他,他是,为了那件事来--

    “对不起!”再多的理由,再多的歉意,都不如这三个字直接。

    他静静地注视着她,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从错愕,转变为痛苦,最后落泪。

    她闭上眼,泪水从眼眶里不停地涌出,身体不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就被他抱住了。

    可是,她推开了他,她不让他碰自己。

    明明心里是那么爱他,明明--

    其实,她想告诉他,对他的爱,已经冲淡了那件事的伤害,她爱他,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

    他来跟她道歉,尽管这个道歉来的这么晚,可他道歉了不是吗?道歉是不是说明他的心里是有她的,她不是只有做那件事的存在价值,对吗?

    可她不敢开口!

    一旦开口,一旦把自己的真实情感暴露在他面前,她就再也不能和他分开了,可他们必须分开,难道不是吗?

    苏凡哭了,她说不出来,这个男人没让她失望,她没有爱错他,他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他儒雅、他真诚、他--他是这个世上最好最有魅力的男人!他为自己的过错向她道歉,她,没有爱错,没有!

    可是,这么一来,苏凡知道自己更爱他了,爱他,却不能让他知道,却不能和他继续,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他今晚不来,如果他永远都不道歉,或许,她再也没有理由来让自己继续爱他、更深的爱他。而世上的事,永远都没有如果!

    苏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是个没原则的女孩子吗?她爱着一个伤害了自己男人,甚至还念念不忘--

    “苏凡--”他抱住她,叫着她的名字。

    她不知道,她的眼泪,一点点撕开了他的心。他想要永远守护她,想要永远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是的,永远!

    如果说那天晚上发现她是初女之后,霍漱清想要照顾她、继续和她在一起的话,那么今晚,此刻,他将这份约定延长到了永远,他要让她永远属于他!因为,是他离不开,是他放不下!

    她颤抖的身体,如风雨中飘摇的树叶,霍漱清的心,越来越软。

    他弯下腰,双手捧着她那被泪水浸透的脸,小心地吮吸着她的泪。

    她躲闪,不想让他的吻落在自己的脸上,她知道那样会让她丢盔卸甲。可是,他根本不放开她,不停地吻着她。

    霍漱清心里的他,在不断的嘲笑他如此轻易就向她低头。不低头怎么办?她似乎就有种力量吸引着他,从第一次见面就吸引着他的视线,即便在人群里,也无法让他的注意力从她的身上移开--而她,并不知道这一点,她以为只是自己在注视着他,只是自己在恋着他。

    他不想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这是他最直接的感觉。因为不想让她离开,才对她做了那件残忍的事。如果不是看到那个女孩坠楼,如果不是今晚那个梦,他或许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幸好,幸好老天在冥冥之中让他醒悟了,让他有了挽回这段关系的机会。

    “对不起,对不起--”他喃喃道,原本只是在吮着她泪水的舌,却窜入了她的口中,吸索着那久违的甜蜜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