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章 带着她翘班
    她讶然地看着他,他在说什么?难道是,他以为她是不想,不想做那件事才--

    可是,苏凡不能说,她也不想说,她的内心告诉她,她爱这个男人,她愿意和他在一起,只是--

    不要用那个身份来限制她,她愿意和他在一起,不管多久!

    她不语,依偎在他的怀里,那宽广的胸怀!

    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穿好衣服,带你去个地方!要拿几件长袖的,可能会有点凉!”他猛地松开她,道。

    “啊?”苏凡抬头看着他,又赶紧看了眼阳台,天快亮了!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去上班了,他怎么--

    “快,我等你!”他催促道。

    看着他一脸的欢喜,她也不好再问,只好乖乖收拾。

    就在她在洗手间换衣服的时候,听见他在外面打电话,好像是在给冯继海打的,说今天他有急事出去一下,让冯继海把他的工作都推到下周。

    不会吧,他这是要去干什么?

    苏凡赶紧换好衣服,拿了一件外套就出现在他面前,他跟冯继海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错,穿旅游鞋!”他起身,摸摸她的头顶,道。

    看来真是要出远门的意思!

    现在是上午四点,楼道里没有人,两人乘电梯下了楼,直接上了他停在楼下的车子里。

    霍漱清发动了车,换换将车驶出小区。

    看着马路上零落的车子,满心不解的苏凡看着他,他好像心情很好!

    “今天,不是周末!”她小声提醒道。

    他看了她一眼,勾唇一笑,道:“我知道!”

    “今天要上班--”她着急了。

    趁着现在还在市区,赶紧让他回头。他竟然能让冯继海把他的工作安排都推迟?这,这绝对不行啊!

    他笑了,伸手摸着她的头顶,道:“傻丫头,只不过是请一天的假而已,我们都需要休息的!”

    她休息是没问题啊,大不了就是回去加班,可他,那么多人等着他安排事情--

    “您是市长,您休息了,别人怎么办?”她急道。

    他看了她一眼,把车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道上,拉起手刹,双手捧着她的脸。

    “市长也是人,也需要放松一下的。而且,就算没有我在,市政府不会出乱子的。”他说。

    她低眉,又抬眼望着他。

    “好了,别瞎担心了,看你这张小脸,都要哭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尖,宠溺地笑道。

    她是差点急哭了,她可不想他被人指指点点。要知道,市长在工作日不去办公室,而跑去玩,是犯大错误的!

    他松开她,继续开车。

    “哦,对了,有件事,要跟你说。”他猛地说。

    “什么?”她问。

    “第一,八点的时候给你领导打电话请假,说今天不去了。第二,”他看了她一眼,“不许再跟我说您啊您,我,不喜欢,知道吗?我不喜欢的事,你不能做!”

    苏凡张大嘴巴,简直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请假?她请什么假?病假?事假?怎么说?而且,他不喜欢,不喜欢还不能做?真是,真是霸道到了极点!

    苏凡嘟着嘴,不说话。

    他看着她这样子,笑了,道:“你先睡会儿,等到那地方了,我再叫你起来。”

    不会吧,真的很远吗?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跟着他出门了,现在心里有种深深的负罪感,她感觉他现在不打算去上班,和她有直接的关系。可是,她又不愿相信这一点,自己哪有那么大的力量让他翘班?肯定是他自己不想去了,才--

    让他一个人开车,她却睡觉,好像不太好,找个话题聊的话,可能会比较好吧!

    苏凡想了想,问:“您--”这个字刚说出口,他就看了她一眼,苏凡赶紧改口,心想,这男人,真是独断专行惯了,什么都要管。可是,她也不想他不高兴,就说:“你,不回去榕城吗?听说那座城市好美的。”

    “夏天没有云城舒服,额,冬天也没有。”他说,“南方的天气,你应该知道的,夏天热的不行,冬天又是湿冷,还是云城舒服一点。”

    “我也觉得云城好,可惜我没钱买房子,要不然就把我爸妈接过来。”她说。

    “干嘛买房子?现在房价这么高--”他说,“你要想住的话,我--”

    她猜到他一定要说,他给她,可是她不要,便罕见地打断了他的话,道:“不了,不了,我就是说说而已,我爸妈也不一定习惯在云城生活,他们在江渔住惯了,始终觉得那里好。”

    “是啊,老人家都是那样的,我父母也是喜欢在榕城待着。不过,倒不一定是他们觉得老家有多好,主要是亲戚朋友都在那边。老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不如年轻人,他们喜欢待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他说。

    她张开嘴,突然想问“那你的妻子和孩子怎么--”可是,嘴巴张开了,她,说不出来。

    苏凡以为他会继续聊起他的家里人,聊到他的妻儿,可是他似乎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你家里,就你和你弟弟两个孩子吗?”她还没来得及问及他的,反倒是他开口了。

    “嗯!我弟弟要毕业了,还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呢?皇帝不急太监急,他一天到晚享受着离别的痛苦,我还在这里替他操心。”她说。

    “要求别太高的话,还是可以找到工作的。”他说。

    苏凡点头,却说:“偏巧他是个眼高手低的!”

    等红灯的时候,他深深望着她,好一会儿,才说:“你和你弟弟长相差别很大!”

    苏凡愣了下,旋即有点无奈地笑了。

    “当然了,我是女生,他是男生,幸好没和他长得像,要不然我就更没人要了。”她笑着说。

    他继续开着车,深深看了她一眼,道:“我的意思是,你们不像姐弟!”

    苏凡的笑容僵住了,却立刻说了句“就算是姐弟,也不一定非要长得像才行!”

    她的反应让他的心里有种感觉,可是,见她如此说,他也不再继续了。

    “我们要去哪里?感觉好远啊!怎么都到高速路入口了?”她赶紧转换了话题,道。

    “你先睡会儿,到了再叫醒你。”他说,“之前你接电话的时候,那么凶的,没想到你还,还会发火?”

    她的脸上飞起两团红云,转过头看着外面,道:“睡的好好的,被吵醒来都会生气的!”

    他笑了,道:“那就睡吧!自己把座椅放低点!”

    苏凡却没有照做,依旧坐着。

    “我下去买点吃的吧!”她说。

    “你饿了?”他问。

    “不是,要是很远的话,我们--”她答道。

    “没事,到休息站再说。”他说着,就把车开向排着出卡的队伍里。

    看着他开车过关取卡,那么轻松,苏凡也渐渐地放心下来。

    他平时工作那么忙,也是需要一个时间放松一下,尽管这个时间不对。

    “你那边有cd片,你选一张喜欢的放出来听听。”他说。

    苏凡赶紧依言拉开储物柜,取出好几张碟片,边看边说:“你果然是喜欢这样的音乐!”

    他笑了,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

    她又脸红了,忙掩饰撒谎道:“说漏嘴了!”

    车厢里响起他的笑声,她知道自己的谎言已经被揭穿了。

    霍漱清好开心,这个丫头,真是,真是单纯,连谎都不会撒。

    “你还有摇滚的啊?”苏凡挑出一张BryanAdams的唱片,惊叹道。

    “怎么,不行啊?”他笑问。

    她摇头,道:“我也很喜欢他的歌!”

    “不会吧,你这个年纪的人,也会喜欢这么老的--”他惊讶地问。

    “音乐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她说。

    看着她这么认真,他不禁笑了,道:“你说的那是爱情吧!”

    “如果是爱情的话,还要加一句!”她调皮地笑了,道。

    他愣了下,道:“加什么?”

    “爱情还能跨越性别的差异!”她说。

    他脸上的肌肉明显僵硬了,他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俏皮的话来!旋即,他哈哈笑了,点头道:“的确,爱情还能跨越性别的差异!”

    她看着他的笑容,也甜甜地笑了。

    他看了她一眼,却说:“爱情,是个神奇的东西!怪不得千百年里那么多的文学作品歌颂爱情,却总是不会过时。”

    “是啊,那是因为时代在变,不同时代的人遇到的困难不一样吧,总会找到共鸣!”她点头道。

    “你喜欢看哪种爱情故事?”他问。

    苏凡想想,道:“呃,我喜欢看《简爱》那样的,可以平等的爱一个人,爱他却又不失去自我。”

    “原来是这样的!”他笑了下,道,“我以为你这种小女生喜欢的是罗密欧朱丽叶或者梁祝那样的!”

    “我不喜欢看悲剧,现实已经够让人压抑了,再看悲剧,还活不活了?”她说,他无声笑了。

    “而且,那样悲惨的爱情,根本不值得歌颂!”她说。

    霍漱清发现此时的苏凡又变回了他熟悉的样子,可又和记忆中不一样。

    “那你觉得怎样的值得歌颂?”他问。

    “歌颂那种用爱情的力量战胜世间一切的困难的,”她想了想,“罗密欧好像也是这样的主题,不过,非要让一个人死了才实现爱情的最美结局,实在太残酷了。既然是文学作品,就该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爱,不畏世俗!”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完全看不出来!”他说。

    她嘟嘟嘴,笑笑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