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章 简直就像是私奔
    “哦?为什么这么说?”他问。

    “呃,”既然继续了话题,那就实话实说,“因为我觉得你今天好高兴,一定是你循规蹈矩惯了,偶尔离经叛道一次就--”

    可是,她的话没说完,就被他的笑声打断了。

    他轻轻摸摸她的头顶,道:“错,刚好相反!”

    “啊?”苏凡讶然。

    “我以前就是你说的那种离经叛道的人,一直到大学毕业前。”他说,“跟你秘密,我大学差点都不能毕业了!”

    “不会吧!”苏凡大惊。

    他点头,道:“想象不到?”

    苏凡坐正身体,道:“唉,果然成功人士都是与众不同的,根本不会在意什么毕业啊成绩,该成功的时候自然就成功了。像我们这些普通人,上大学的时候为了那点可怜兮兮的奖学金拼命着,最后出了大学门走到工作岗位,却还是碌碌无为!”

    “怎么,你是觉得人不该努力?”他问。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学校和社会脱节太多,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她说。

    “学校里的生活很简单,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可是这个社会是一张网,也要考虑和注意的东西很多,要是用学校的那种思维,是很难取得成功的。”他说。

    苏凡点头。

    “而且,现在这个社会过于浮躁,很多人都愿意不劳而获,不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劳动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去脚踏实地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转而研究如何钻营、走捷径。就像你说的,成功人士不在意毕业啊成绩啊什么的,这其实是一个误区。为了宣传那些人取得的成功,就故意营造这样的印象,让年轻人觉得努力是没有用的,其实这就是一种错误的观念。一个人要取得成功,肯定是付出了自己的努力。知识的积累,在任何时代,对于任何人都是必须的!如果太容易就成功,人们是不会去努力的。就像吸毒,毒品给人带来的快感,比任何东西都要直接简单,所以,一旦一个人从毒品上获得了那种快乐,他还会去做别的事体验吗?不会的,所以他就会不停地吸毒,就会上瘾。”他说道。

    “你不是说你自己--”苏凡道。

    他笑了下,道:“我是差点不能毕业,因为,我有半年没去上学!”

    “啊?为什么?学校没意思?”她问。

    他脸上的笑容敛住了,视线平直地望向前方。

    苏凡感觉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说:“每个人都有想要疯狂的念头,不是有句话说吗,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他呼出一口气,看了她一眼,道:“那个时候我不想去上学,就在外面租房子住。我爸生气了,不给我生活费,一分钱也不给,我就只好去打工,去过肯德基,还去一些西餐厅弹琴啊什么的。”

    “不会吧--”苏凡完全惊呆了。

    他点点头,笑了下,道:“现在想想,那段日子很有,很有意义!也许,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有那样的生活了!”

    “现在谁敢让你去肯德基啊!”苏凡道。

    他笑笑,道:“为什么不行?人家美国总统都会去做售货员呢!我为什么不行?”

    “你也说那是美国总统啊!中国的领导人怎么会那么做呢?都是前呼后拥、众星捧月--”苏凡说完,匆匆看了他一眼,赶紧闭住嘴巴。

    他注意到了,笑笑道:“在你眼里,我也是那样吗?”

    她不说话。

    “再跟你说个秘密!”他说。

    “你今天说了好多秘密,就不怕我拿出去卖吗?”苏凡调皮地笑了,望着他。

    他伸过手,轻轻在她的额头弹了一下,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笑意。

    苏凡好喜欢这样的霍漱清,和平时完全不同的他。

    “你打算卖多少钱?我再考虑我说个多劲爆的!”他含笑道。

    他,也会说这样的话?

    “那得看你说的有多劲爆了!”她接道。

    他看了她一眼,神情很严肃,道:“其实,被一堆人围着很不舒服!”

    “啊?为什么?”此时的苏凡,感觉自己跟个小报记者狗仔队差不多,怎么什么都要问呀?

    “你想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味道,男人身上的烟味,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到了夏天,又都有臭臭的汗味--”他说着,苏凡一想象那个场景,就感觉好难受。

    霍漱清看着她的表情,笑了,道:“所以,你想想看,被那么多不同的味道包围着,你能觉得舒服吗?”

    看着他有点无奈的样子,苏凡觉得他还是好惨的。

    “幸好我不去人堆里挤着。”她叹道。

    他笑了,不说话。

    “那我周一要不要在一楼的公告栏里贴一张纸,就写:市长不喜欢各种体味,请大家不要围着他?”她想了想,道。

    霍漱清哈哈笑了,点头道:“这个可以有,你去吧!”

    “那你可要付钱给我,刷小广告很担风险的!”她说。

    这样俏皮的苏凡,也是霍漱清陌生的,可是他喜欢,喜欢这样和她聊天。

    苏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不符合自己性格的事、说这些意外的话,这些话,她平时几乎都不会说的,可现在竟然想都不想就会说出来。可她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是好轻松!

    “你这个小财迷,说什么钱钱钱的,给你了你又不会拿!”他很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含笑道。

    苏凡偷偷看着他,他那俊逸的脸庞,她怎么能说自己是不愿成为那种被他包养的女人呢?

    “呀,我们怎么出省了?”她突然看见省界的牌子,叫道。

    “你不喜欢?”他问。

    “没有,我,我只是没想到,”她笑了下,“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省呢!”

    “以后我们找机会去更远的地方,你就好好想想要去什么地方!不过,声明一下,不能出国!”他看了她一眼,道。

    以后?还有以后吗?

    苏凡的心头,猛地掠过一层薄雾。她却很快就撩开这层雾,不管有没有将来,他这么认真,让她的心里也亮了起来。

    “你假期都要回家的,是吗?”她问。

    “嗯,我爸妈年纪大了,要回去陪他们的。”他说。

    “我好想去榕城看看呢!看过榕城的宣传画,真的好美!特别是镜湖!”她说。

    他看着她笑了,道:“没问题,你去的时候,我可以给你做导游。那里的每条巷子我都走过!”

    “送外卖的时候?”她俏皮地问。

    他看了她一眼,捏着她的鼻尖揉揉,道:“你这个小丫头,就喜欢这么寒掺我?损我很开心?”

    苏凡笑着,不说话。

    车窗外的农田,连绵不断从他们的眼中掠过。

    苏凡又想起那部电影,想起男女主角开着老旧的老爷车奔驰在公路上,道路两边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虽然车子很旧,两个人却好开心。哪怕最后车子坏了走不动了,两个人推着车子孤独地在路上走着,那份快乐的心情没有丝毫的影响。

    或许,此时的自己,就像电影里那个女主角一样,因为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周围的环境都不会影响到她。

    猛地,她听见他问了句“你说的那个电影,那两个人不会一直推着车去了拉斯维加斯吧?”

    她愣了下,原来他的脑海里想的也是同样的事,脸颊上飞起薄薄的红云。

    苏凡想起两个人最后实在推不动了,就决定拦一辆车走,女主角就做出很妖媚的动作在那里拦车,可是等了好久都等不到。

    霍漱清听她说着,那样一副场景,真的很有意思。而他的内心,他周身的血液,被这个年轻女孩带来的活力所充斥着、蓬勃着。猛然间,他感觉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年轻的时代,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孩的出现。

    一路上,霍漱清始终面带笑容,偶尔看看她,偶尔插几句话,他的脸上,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发自内心的笑容。

    到了服务区,苏凡下车给两人买了面包和水,等她走出超市的时候,看见他站在一旁的空地上望向远处。

    “怎么了?”她走过去,问道。

    “前面那边有条河,好像可以过去,你要不要去看看?”他指着远处,道。

    苏凡仔细看了下,脸上漾起好奇的笑容,道:“真的吗?去河边野餐?”

    他看着她,点头,道:“算是吧,去车上拿两张报纸带上。”

    “那你再等等,我去多买点东西,就这么点,没两下就吃没了,找不到野餐的感觉。”苏凡说完,把手提袋塞给他,赶紧跑进了超市。

    年轻,真好!

    霍漱清望向她的背影,心里如此叹道。

    没过一会儿,苏凡又提着一个手提袋出来了,里面装着袋装牛奶、火腿肠、榨菜等。

    “你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他如此说,可眼角都是毫不掩饰的喜悦。

    “野餐嘛!”她说着,拎着东西开始走向服务区旁边的小道,走向外面的田野。

    霍漱清拿着报纸和她之前买的那一袋东西,紧紧跟了上去。

    清晨的田野,放眼望去满满的都是绿油油的景致,地里面长的庄稼,还有路边的树,都满满的浸着夏天的味道。

    走了十来分钟,两人终于到了小河边,找了有大石头的地方,铺着报纸做了下来。

    “我一直都想在这样的小村庄里生活,有个自己的房子,一个小院子,可以种好多的花还有树,每个季节都有吃的东西!”她望着不远处的小村庄,说。

    他笑了下,道:“这么浪漫的想法?你就不怕夏天蚊虫苍蝇多?就不怕周围有很多猪牛羊鸡的排泄物发出的臭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