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4章 要共同面对
    唉,有冯主任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冯主任那个人那么细心周到的,肯定比她考虑的全面。

    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给他添乱,不要让他分心了。

    昨天,他说起高岚那件事,她还是赶紧去应付这件事好了,等他从拓县回市区的时候,就不会再为她这件事烦心了。

    该怎么办呢?

    这一夜,苏凡没有睡着,霍漱清当然也是一刻无休。

    半夜里,从邻省调来的专业抽水泵到达,加入了抽水的工作,抢救进程明显加快了很多。天亮的时候,煤矿里的渗水抽出了百分之八十,救援人员开始从唯一所知的出口去营救那里的工人。

    霍漱清回到车里,看看时间,想起自己昨晚赶回来的时候,苏凡一脸决绝要跟着自己走的样子,还有,她最后那个吻,那个丫头--尽管他昨晚在路上对她的态度不是很好,可她还是--

    这个时间,她还在睡觉,还是已经醒来了?

    手上拿着手机,习惯性地放在自己的唇边,霍漱清静静望着车外那些来来去去忙碌的身影。

    昨天,她那么开心的出去,她的每个笑容,此时,在疲倦之时全都浮上他的脑海。他,欠她一次旅行,欠她更多的欢乐。

    打开手机,想要给她说句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要说的太多,为昨晚自己的态度道歉,为自己欠她的旅行而继续约定下一次,为她的理解和包容而--感谢?

    道歉,感谢,这些事,似乎都不是现在他想要做的、想要说的。

    霍漱清感到奇怪,为什么自己现在变得这么奇怪?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另一个人的心情,而这个人既非他的上司亦非他的同僚,只是那么平凡普通的一个女孩子,可她让他心潮澎湃,让他重获生命力,让他,牵肠挂肚!

    可是,属于他的时间,总是那么的少。他还没有想好该和她说什么,就有人在敲车窗户了。

    “霍市长,记者想要采访您--”是冯继海。

    “什么人?”霍漱清看了他一眼,问。

    冯继海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女人的声音就钻进了霍漱清的耳朵,那张笑盈盈的脸蛋也出现在车窗前。

    “霍市长,是我,没打扰到您吧?”江采囡笑着问。

    霍漱清感觉这个女人好像一直都那么精神矍铄,道:“如果江记者有采访任务,就去挖掘别的新闻资料,我这里,没有任何可以提供给你的,抱歉!”

    “霍市长,您这是在给家里报平安吗?我听说您是昨天半夜到这里的--”江采囡似乎根本没有把霍漱清的话听进去,指着霍漱清手里的那支手机,道。

    显然,江采囡已经开始了采访。

    “江记者,霍市长还有其他的事要处理,改天再--”冯继海见霍漱清此时根本不愿理会江采囡,便对江采囡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会打扰到市长的,只是让我跟在霍市长身边做报道就可以了。”江采囡道。

    这个女人,真是,不好应付!冯继海也不禁赞同起刘晖这句话来,自己刚刚就是被她软磨硬泡着,想到霍市长如今的窘境,冯继海也不想错过江采囡这么好的一个渠道给市长争取机会,可是,这种事,还是要市长同意才行。于是,他就过来征求市长的意见,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谁知道她从哪里就窜出来了?--不过,还是是不得不佩服她的专业素养,执着、伶牙俐齿、眼光敏锐!说句俗点的话,就是脸皮够厚!

    “工人家属都到了吗?”霍漱清没有再阻拦江采囡,问冯继海道。

    “外省的一些没有到。”冯继海道。

    “孙书记和刘县长呢?”霍漱清推开车门下了车。

    “在前面--”冯继海忙走到霍漱清前面,引着他走。

    江采囡赶紧跟了上去。

    对于霍漱清来说,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坐在这里接受采访,一来他不是那种喜欢夸夸其谈、自我标榜的官员,二来情势紧迫,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他来处理。这也是他起初拒绝江采囡采访的原因,可是,上次那篇文章的失败,让他的处境更加艰难,他现在必须找到自己的发声通道,而江采囡,似乎是个选择。既然她想跟着,那就跟着好了。

    没有明确的同意,就算事后有人因此指责他做事不谨慎,他也有理由解释。而现在,利用江采囡的那支笔,也许会帮助他来撬开云城市安全生产这个黑锅。

    怎么会没有黑幕呢?谁都知道黑幕存在,不管是哪个生产行业。可是,每一次出了事死了人,罚点钱、关门检查几天,等风头过了,什么都不改就继续开张。安全隐患依旧存在,工人依旧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工作。

    他现在就不能让这样的事继续发生下去,不管他最后能不能成功,这件事,他必须做。

    拓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和以往一样,满脸悲怆、言辞激动地接见了工人家属,表示要用尽全力营救被困工人、提供赔偿。霍漱清过去的时候,正在上演这一幕。

    营救工作,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心里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担忧,苏凡还是忍不住去了事发地。可是,那里被列为警戒区,根本不能靠近。苏凡站在警戒线外,远远望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踮着脚想要找到自己心里的那个影子,却根本找不到。

    神呐,保佑每个人都平安,保佑他!

    救护车的警报声,响彻在山谷间,原来是有人被救了出来,已经送上了救护车。

    苏凡坐的那辆出租车,紧紧跟在救护车后面,一路颠簸着来到县城。

    到了市区,苏凡刚上了返回住处的公交车,就接到邵芮雪的电话,说是邵德平从学校的一份文件上看到了罗宇辉出国的消息,问起邵芮雪知道不知道。邵芮雪就干脆跟父母说,自己会辞了工作跟罗宇辉一起出国。结果,芮颖气坏了,心脏病发进了医院。邵芮雪没想到母亲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毕竟母亲一直都有心脏病,而每次犯病的时候只要含一颗速效救心丸就好了,可这次居然进了医院。邵芮雪觉得很难受,没法原谅自己。

    “小凡,你说,我是不是个白痴啊!我怎么,怎么就,就把那话说了?万一我妈--”邵芮雪哭着说。

    “雪儿,你先别哭,我马上就过来,我过来陪你。你在医院吗?”苏凡道。

    “嗯,小凡,你快来吧!我,我在附一!”邵芮雪道。

    “别着急,阿姨没事的,没事的。”苏凡一边安慰着邵芮雪,一边挤到下车门口,赶紧下了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云城大学附属一院。

    芮颖的情况不算严重,只是输液静养,而邵芮雪自责又无助,被父亲赶到病房外面去了。

    苏凡到达的时候,邵芮雪正坐在病房外的休息区。

    “阿姨现在怎么样?”苏凡问。

    “输液呢,医生说让她不要再生气,情绪不能激动--”邵芮雪拉着苏凡的手,道,“小凡,你说,我,我怎么办?”

    “先别想这个--”苏凡的话还没说完,邵芮雪就打断了。

    “我妈刚刚逼着我给罗宇辉打电话,让我们分手,我怕我妈又犯病,只好,只好--”邵芮雪抹着眼泪,两只眼睛已经又红又肿。

    “你和他说分手了?”苏凡问。

    邵芮雪点头,道:“我不说怎么办?难道要我妈出事吗?可是,小凡,我,我真的不知道将来--”

    苏凡望着邵芮雪这两头为难的样子,想起了霍漱清曾经跟她说的话。

    “雪儿,你怕罗宇辉相信你的话,真的和你分手吗?”苏凡问。

    邵芮雪迟疑了。

    “说怕也不是,说不怕,也好像不对!”邵芮雪道。

    “他爱你的话,应该理解你的难处,和你共同面对家里的压力。你爱他的话,就要相信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他!”苏凡这么说,却不知道自己是说给邵芮雪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自己和霍漱清之间将来会怎样,还真的是--

    “我刚刚给他打电话解释了,他说他在和学生讨论问题,就挂了电话。”邵芮雪道。

    “雪儿,眼下最重要的是阿姨的身体,不管怎么说,你先要让阿姨康复回家,至于其他的,再慢慢来。”苏凡道,“等阿姨状况稳定了,你再和罗宇辉好好商量今后怎么办。”

    邵芮雪点头,抱住苏凡的脖子就继续哭了起来。

    “小凡,没有你的话,我可怎么办?家里人全都是指责我的,连我爸,我爸从来都不说我,今天,今天也--”邵芮雪道,“他们没有一个人理解我,没有一个人支持我!”

    霍漱清说,婚姻本来应该是两个人的事,可往往就变成了一堆人的事,最后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似乎也不是完全由两个当事人可以做决定的了。苏凡看着邵芮雪哭泣的样子,想想邵芮雪的处境,不禁如此感叹。

    可是,不管是她,还是邵芮雪,都缺乏人生经验,很多事都是凭着自己的想象来做,这是她们的致命点吗?苏凡不知道。

    来到病房探视芮颖,苏凡发现病房里好几个人,有邵德平,还有邵芮雪的姨妈们。芮颖是家中老大,顶梁柱一般的人,她住院,姐妹们都会过来。苏凡问候了芮颖,就被姨妈们拉着说话了。苏凡和邵芮雪是好姐妹,跟邵芮雪的家里人也都熟悉,她们都知道苏凡在市政府工作,都问她的终生大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