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6章 他的身边不会缺女人
    挂了打给她的电话,霍漱清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坐在沙发上拿起宾馆的便签纸和笔开始列举明天开会要讲的内容了。一、二、三、四每一条都只是简短的几个字或者两句话,只有他自己看的明白。

    做秘书这么多年,写讲话稿早就不是什么困难事,可以说他早就驾轻就熟了。即便是做了市长,冯继海或者办公室其他的人写的稿子到了他手里,还会或多或少被他修改一下。何况现在他是要表达他自己的观点,即便是简单的几个字,他也很清楚后面该是什么内容。

    小小的便签纸上写满了他的提纲,写完了,他又拿起来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是他这两天在矿难现场调查和思考的一些总结,是他明天会议上要讲的内容。

    是的,明天的会议,云城市安全生产大会,就在拓县县委礼堂举行,全市各区县在主要负责同志以及一些事故高发企业的代表都要出席。这是霍漱清昨天让刘晖发的通知。拓县矿难的救援正在进行,事故调查也在随后展开,这个时候召开安全生产大会,是个好时机。

    当刘晖把会议的通知发出去之后,常务副市长秦章也接到了消息。霍漱清如此大张旗鼓,而且如此迅速的应对,的确是出乎秦章的预料。

    霍漱清搞这么大声势,究竟是想干什么?是为了应付眼下的局势做做样子呢?还是他真有别的打算?

    秦章猜不出来,可是,隐隐的,他感觉霍漱清在酝酿着什么。虽然和霍漱清正式搭班工作只不过这半年的时间,可霍漱清似乎总会做一些不合常理的事。譬如他刚上任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就把陈桥工业区查了一遍,后来又一桩桩一件件搞出那么多事,这才半年的时间,真是不够消停的。想做政绩也没必要这么急吧!

    这么一想,秦章觉得自己还是要留个心眼,别脑子空空就坐在主席台上陪榜,会议室霍漱清让开的,也是霍漱清要讲话的,讲什么,可是谁都不知道。市长讲完了,他秦章也按道理要发表下意见,这次,还是稍微慎重点,别跟以前一样只是应付差事,必须要仔细想想了。

    那么,要不要跟赵书记请示一下呢?问问赵书记的意见,然后再准备明天的发言?

    秦章想来想去,暂时还是别没事找事了,赵书记这一周为了那个儿子的案子,正焦头烂额、恨不得把霍漱清给拆骨头吃肉呢!

    这个霍漱清,真够狠的!挖那件事来对付赵书记,小人一个!

    秦章所说的完全没错,赵启明这周的确是晕头了。私生子被云城市公安局带走协助调查,尽管有金史山的照霍,那孩子在看守所里受不了什么苦,可是廖静生那厮竟然和省里的人牵线,得到了省里的许可主持调查这件案子。赵启明找丛铁男来帮忙压制廖静生,可是廖静生手上掌握着那段致命的视频,现在根本不能制止调查。赵启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金史山的身上,尽管金史山被“劝离”此案的调查,可他毕竟是云城市公安局的局长,手上的权利还是可以影响调查的走向。也不知道廖静生是怎么了,抓着案子不放,所有的证据,每一个证人,全都仔细重新审讯一遍,任何一点疑点都不放过。这让赵启明和金史山压力很大。虽说案件刚发的时候,金史山动用自己的权利,抹杀了部分关键证据,可现在案件重新进入调查,那些“遗失”的证据,也成了问题。

    霍漱清利用那件案子牵制赵启明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可是,就在周六,霍漱清在拓县救援现场接到廖静生电话报告案件进展的时候,霍漱清特意跟廖静生嘱咐“一个花样年华的孩子,就那么死去了,死后还让家人一起蒙受不白之冤,谁都不忍心。一定要顶住压力查下去,给那个死去的女孩一个交代,给她的家人一个交代,给社会一个交代,最重要的是,给我们的良心一个交代!”

    廖静生并不理解霍漱清当时说“要给良心一个交代”的时候,是不是出自真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官话。可是,现在就是天压下来,这件案子也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然而,霍漱清说的是真心的,第一眼看见那个女孩子从窗户里消失的瞬间,他猛地惊呆了,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在看电影。在重复看第二遍的时候,心里的那个安慰彻底起不了作用,他甚至有种冲动要拿起电脑看看那个女孩到底掉到哪里去了。也许就是这样的冲击力,让那个场景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潆洄,直到在那个噩梦里,将那个女孩变成了苏凡,而他,变成了那个罪犯。

    但是,案件的审理并不那么容易,证据的缺失,上峰的阻挠,给调查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廖静生从没遇到过这么难查的案子,当手下参与查案的一些同志被迫离开调查组的时候,廖静生坚定了自己的念头。如果说刚开始答应霍漱清调查此案是怀着一些对金史山的私愤的话,随着调查难度的增加,廖静生才理解了霍漱清说的那句话,要给社会一个交代,给良心一个交代!当然,这是后话了。

    就在霍漱清写完明天讲话大纲之后,接到了妻子孙蔓的电话。

    霍漱清没想到孙蔓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

    “你,还在忙?”电话通了,孙蔓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就这么问了句。

    “嗯。你呢?”他问。

    “我准备睡觉了,刚刚在新华网上看了一篇拓县矿难的报道,看见你了。”孙蔓穿着高级丝质睡裙,坐在床上,腿上的平板电脑上,正好是江采囡写的追踪报道,报道里附了一张照片。孙蔓一看那照片,就知道拍摄者的目标是人群里的霍漱清。

    和过去一样,周遭在环境再怎么慌乱繁杂,他就如同一个另类一样出现在那个画面里,格格不入。说他格格不入,并非贬义,而是他的气质和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完全不像是那个环境里应该存在的,他总是那么气定神闲,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气质,并非人人都有。从第一眼看见霍漱清的那一刻,孙蔓就有这样的感觉。或许就是他这样的特质,或者他那云淡风轻的笑容,让她痴迷了他,让她在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再动心的时候,痴迷了他。

    此时,看着霍漱清的照片,孙蔓的脑子里却是一个人名:江采囡!

    这篇报道是江采囡的真名发布的,照片提供者也是她。

    从女人的直觉来说,孙蔓感觉这个拍照的人,或许就像当年的她一样对霍漱清有那样的感觉,否则,镜头的聚焦怎么那么明显?尽管是抓拍的镜头,可是,效果实在太好。

    这个江采囡,怎么从没听说过?孙蔓心想。

    “你最近好像瘦了!”孙蔓把照片放大,说道。

    霍漱清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脸,道:“有吗?我没感觉!”

    “那篇报道写的很不错,字里行间都让读者感觉到你的英明指挥和体恤民情。怎么,那记者和你很熟?这么花力气表扬你?”孙蔓笑问。

    霍漱清把那张便签纸塞进裤兜,给自己倒了杯水,道:“我还没看到报道呢,这么快?”

    他故意回避了孙蔓的问题。

    “嗯,时间是十点半,可能是因为是焦点事件的缘故吧!”孙蔓道。

    “那我等会儿看看。”霍漱清说,“你还有别的事吗?”

    孙蔓觉察出他并不是十分情愿和自己聊天,莫非他现在还在生气?

    “过几天我可能会来云城,你忙不忙?”孙蔓道。

    “你大概什么时候?”霍漱清起身,拉开床上的被子,准备要睡觉了。

    “周末,差不多!”孙蔓答道。

    “我现在还不知道,可能有事。最近一直都很忙!”霍漱清道。

    孙蔓没说话。

    霍漱清问了句“你来云城出差?”

    他怎么就不会猜一下,她也许有可能是想去看看他呢?孙蔓心想。

    尽管她真的是要去出差!

    “嗯,有个贸易纠纷的案子,要去实地调查,那两家公司正好都说是江宁省的。”孙蔓道。

    “需要什么协助的话,你再给我打电话!”霍漱清道。

    孙蔓的电话,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霍漱清心里如此想,却没有问。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开个会,你也早点休息!”他说。

    “嗯,晚安!”孙蔓说完,就听见那边已经挂了电话,那么的迅速,好像丝毫没有眷恋。

    孙蔓不禁苦笑了下,自己何时在意起他挂电话动作隐含的深意了?

    或许,他只是太忙了吧!

    等这周回去和他见了面,再,好好聊聊!

    孙蔓的手,轻轻在电脑屏幕上的那个“江采囡”三个字上弹了下。

    霍漱清的身边,不会缺少女人!

    这么一想,孙蔓关了电脑,关灯睡觉。

    孙蔓的来电,并没有在霍漱清的脑子里停留多一秒钟,他根本没有用时间去想这件事。五年来,他已经习惯孙蔓为了工作的事飞来云城,匆匆来又匆匆走。即便偶尔有几次会在来之前给他打电话通个气,更多时候,则是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孙蔓已经来了或者已经准备回去了。

    地球,继续着周而复始的自转,为人们迎来了新的一日。

    而这个周一,对于霍漱清和苏凡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