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章 根本就不知道满足
    霍漱清以为这么酸溜溜的情话,自己是说不出口的,可是,没想到此时竟这么自然就脱口而出了。

    她笑了下,将脸贴在他的怀里。

    不管他说的是真还是假,此时她都愿意相信。

    他轻轻抬起她的头,注视着她。

    被爱情雨露滋润过的她,显得和平时又不一样,那么的妩媚动人,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如春波一般荡漾。

    他真想一辈子拥有她,真想永远都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他,必须!因为只有她才能让他忘却公务带来的压力和烦乱,忘却自己的身份和年龄。

    是的,年龄,霍漱清都不知道自己具体多大岁数了。从政十多年来了,他感觉自己的年龄已经变成了一个单纯的数字,那个数字代表的朝气和活力,早就消失不见。而她,让他跨越了这十几年的艰辛,让他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年轻岁月。

    本来就是炎热的夏日,再加上刚刚做了那么激烈的一个运动,全身早就被汗液浸透,而她很不喜欢这种黏黏的感觉,便从他怀里起来,准备去冲澡。

    “干什么去?”他一把拉住她的手,问。

    “冲澡!”她说。

    “一起去!”他坐起身,道。

    一起?她,她--

    “我,我自己去!”苏凡一想那个场景,就赶紧推开他的手,从床上滑下去,艰难地挪动着步伐,找到浴室关上门。

    水流,不断地从她的头顶冲下去,那温热的水流,如同他的手在抚摸着她。她的身体扭动了,却发现真的有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游弋,她猛地睁开眼。

    隔着水幕,她看见了他眼中那满足的笑意,大窘。

    “想不想再来一次?”

    “不,我--”她拒绝道。

    刚刚才做过一次,她那么痛的,现在又--何况,他这么快就能--

    也许,是察觉到她的怀疑,他故意把她贴近自己。

    啊--

    她的心里惊叫。

    浴室的水雾里,浸透着她低声的娇吟,还有他的声声喘息,暧昧又迷离。

    当她满身湿乎乎的躺在床上,苏凡几乎虚脱,她甚至连眨眼睛的力气都没了。

    他有些不忍,虽说今天是和她第二次,可几乎相当于是第一次。第一次就这么激烈的要了她两次,她怎么受得了?

    小心拿着毛巾擦干她的身体,霍漱清给她盖好被子。

    苏凡,我以为我已经死了,是你让我又活了过来,而且这么精神地活着。

    他的视线,温柔地落在她的身上。

    她真的好美,而且,她似乎就是为他而生的。

    他的小女人,他的苏凡!

    霍漱清的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喜悦,尽管他自己看不见,可那种喜悦是从未有过的。

    苏凡这么睡着,就再也没能醒过来,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

    一睁眼,她就看到了房间里的光亮,完全呆住了。

    几点了?怎么这么亮?不会是中午吧?

    她赶紧找手机去看,可是手摸了半天,什么都找不见。

    这才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带--

    出门?

    昨夜的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上她的脑海,身体的那个部位,猛地收缩了两下。

    她往旁边看去,房间里却只有她一个人。

    艰难地爬起身,她拉过被子盖住自己,视线扫过这个陌生房间的时候,猛然看见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张纸。

    习惯性的,她拿起那张纸看,竟然真的是他写的。

    那遒劲有力的字迹,如同他的身体一般。

    她的心,又开始胡乱跳动了,双颊绯红。

    “丫头,我要乘飞机去京城,早上九点的,先要去办点事。过几天我就回来了,好好照霍自己。”

    这句话,一个字又一个字在她的脑海里飞过去,苏凡捧着那张纸,闭上眼睛笑了。

    糟了,几点了呀!上班要迟到了!

    苏凡赶紧把那张纸条折好,捡起放在床边椅子上的衣服,拿起桌上的钟表看了下时间--

    竟然都九点了!

    完了完了!迟到了!

    苏凡赶紧回到自己之前住的那个房间,洗漱一遍,离开了那个房子。

    坐在出租车上,苏凡听着广播里播报的本地新闻,讲着霍漱清市长昨天的安全生产大检查动员大会。她的脑子里,却浮现出昨夜的情形。

    昨夜的霍漱清,热情又温柔,和他平日那儒雅的形象完全不同。她从未想过他会那么,那么厉害,让她那么的快乐。

    是呀,那件事真的好快乐!

    “年年都检查,煤矿年年都出事,唉,只不过是又多了一次收钱的机会!”司机说道。

    “新官上任,总要找个机会创收,不检查怎么收钱?”坐在副驾驶位和苏凡拼车的男乘客说道。

    苏凡的思绪被他们的话题拉回。

    “霍市长,可能,不是那么想的吧!”她开口道。

    司机和男乘客都通过后视镜看了苏凡一眼,笑了,男乘客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当官到那种程度的人,有几个是真正想着老百姓的?”

    “那也不一定,也许就有--”苏凡辩解道。

    “但愿吧!反正啊,这位霍市长上任以来,真是没看到他做什么事实,房价还是涨,物价还是那么高,交通也这么堵。”男乘客道。

    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记得霍漱清是什么时候走的,昨晚后来也一直迷迷糊糊的,可她依旧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那个人,就是霍漱清。那份拥抱,让她觉得无比安心无比欣慰。

    “也许,等时间长了,会有改观吧!”苏凡想起霍漱清那熬夜工作的样子,说道。

    她是愿意相信霍漱清的,不管别人怎么想。

    到了自己的住处,苏凡赶紧换了一身衣服,拿上包包手机出门打车。昨天刚刚在同事面前做那件事以正视听,今天上班就迟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赶到办公室,苏凡赶紧投入了工作,发现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迟到,又或许是她迟到没有影响到什么事情,这让她松了口气,却也暗自下定决心,今后绝对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这两天,霍漱清去了京城,也许是因为和他的关系亲近了许多,苏凡渐渐发现自己开始有了期待,期待和他通话,期待和他见面。明明这样做是不对的,可她想不了那么多,只是一厢情愿地等待着他。

    对于霍漱清来说,此次京城之行堪称重大突破。那份被江宁省委常委会重批的文章,竟然在中央得到了肯定,并成为了改变宣传机构工作作风先行先试的一份优秀报告,在内刊上获得了重新发表的机会。江宁省宣传部得到通知,紧急将本省学习实践的情况总结起来,揉进文章当中。因此,江宁省成为了第一批试点省份,他们在前期取得的成绩,赢得了中央的科肯定和表扬。张春年在会议上做了发言,霍漱清被中央首长点名表扬,这让覃春明志得满满。

    省里很快就得到了相关情况的通报,当大家得知霍漱清的文章又咸鱼翻身的时候,那份震惊,可想而知。这才意识到,覃春明原来根本就没有放弃,也没有认输,他是在找一切机会为霍漱清铺路。

    苏凡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霍漱清刚走的两天也没有和她联络,尽管她猜想他可能是工作太忙,可是内心里难免有一种空虚感。霍漱清的确是很忙,除了开会,还要跟着覃春明拜会各路“神仙”。而且,既然是来了京城,就要和孙蔓见个面,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必须见面。

    孙蔓的住处,是多年前霍漱清在京城买的一处公寓楼,地段好,距离单位也比较近。苏凡并不知道霍漱清在京城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肯定就不知道他和孙蔓之间的事。

    接到霍漱清电话的孙蔓大吃一惊,她没想到霍漱清来了京城会想着见她一面,而她更加不知道的是,这一面,还是覃春明提起来让霍漱清见的。夫妻分居已经是事实,省里对霍漱清的议论很多,要是传出去霍漱清来了京城却不和妻子见面,那可就不好了。

    周三下午,霍漱清给孙蔓打电话,说是晚上会过去她那边,孙蔓大惊。

    “你,过来,住?”孙蔓问。

    既然是出差,那就不需要住家里吧,孙蔓心想。

    “不了,我过去看看,没带钥匙,你几点会回去?”霍漱清问。

    “要到九点以后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等会儿。”孙蔓道。

    九点以后过去,还能待多久?霍漱清并没有在意,就挂了电话。

    孙蔓愣愣地坐在那里,木然地盯着电脑屏幕。

    明天上午就要离开京城了,覃春明问起霍漱清,孙蔓情况怎么样?霍漱清不好回答,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自从孙蔓来了京城,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联络,连朋友都比这个热络,可他们是夫妻!

    尽管霍漱清对孙蔓的工作能力是相当肯定的,可是,京城毕竟是榕城和云城大许多,人才济济,在那些人里头,孙蔓不见得可以混得开。而且,商务部是国家部门,免不了你争我斗,孙蔓那个个性,怕是有些困难。

    当霍漱清来到那幢楼下时,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之前约的九点,他故意拖延了半小时,刚给孙蔓一点时间。

    按下了楼下的可视对讲机上的数字,霍漱清很快就听见了孙蔓开门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