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章 她也需要男人
    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那干净的一尘不染的镜子,照出他此时的模样。他不禁笑了下,想起了苏凡。这几天,他太忙了,连给她发信息的时间都没有,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那家伙,总是让他放心不下。毕竟,她的社会经验太缺乏,根本比不了孙蔓。连孙蔓都有可能在新的环境里遇上麻烦,何况是苏凡呢!他是听说了苏凡处理那件事的大致经过,同她跟他说的一样,尽管他那时同意了她的想法,可是现在想想,她终究是太过稚嫩。不过,也许,在她要证明自己清白之时,这样稚嫩的手法可能更好一些。但是,接下来,可以想象,她的对手肯定会继续想办法攻击她的。

    苏凡啊!

    就在这时,电梯停在了二十楼,他看了一眼数字屏,走出了电梯。

    按下门铃,孙蔓就开了门。

    “想喝点什么?”孙蔓穿着睡裙,那波浪长发披在肩头。

    “白开水。”他说,换上拖鞋就走了进去。

    尽管他记不清楚这个家里以前是什么样子了,现在随便看一眼,总觉得有些改变。或许是这里和布置和自己云城那个房子的相差太多,让他有点不适应吧!这里,更像是家!

    “现在变口味了?你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喝白开水的!”孙蔓笑了下,把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是吗?”霍漱清没有注意到。

    “嗯!”孙蔓坐在他身旁,看着他。

    他一瞥头,就看见孙蔓睡裙下那翘着的长腿,他向后一躺,看着她,道:“怎么样?工作顺利吗?”

    “还行!”孙蔓道。

    他点点头,道:“小秋说她给你打过几次电话约你吃饭,你都忙的没空。”

    “没办法,我是新人嘛,笨鸟先飞,省得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孙蔓道,“哎,你什么时候走?我们一起约小秋老罗见个面?”

    “明天上午的飞机!”霍漱清道。

    孙蔓表情怪异,笑了下,道:“难得你能在临走前来看我!”

    霍漱清愣了下,看着孙蔓。

    孙蔓的口气,明显是在责怪他。

    是呀,老婆在这里工作,作为丈夫的人出差来了好几天,临走前才和老婆见面--

    他放下水杯,道:“既然你一切顺利,那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明天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

    孙蔓看着他,道:“霍漱清,你,恨我,是吗?”

    他停住脚步,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道:“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难道没有吗?你恨我不给你面子,不听从你的安排--”孙蔓起身,走过去。

    “我们之间没有谁需要服从谁,我也从来没有强迫你要听我的话!”霍漱清道。

    “你觉得无所谓,所以才这么想的,对不对?”孙蔓道。

    霍漱清转过身,盯着她。

    “什么无所谓?”他问。

    “我,我们这个家,我们的感情--”孙蔓道。

    “问我这个问题之前,你先问问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些的,你有了答案,再来问我。”霍漱清道。

    孙蔓苦笑了,盯着他。

    霍漱清有些生气,自己好好来看她,可她真是没事找事。

    刚刚准备转身离开,他的余光不经意瞥见孙蔓脸上那有些凄苦的神情--

    “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他转过身走向她,放低声音,道。

    孙蔓却仰起脸,对他笑笑,道:“没什么,我很好!你走吧!”

    他是了解孙蔓的,她肯定是遇上不顺心的事了,却不愿明说。她是个好强的人,就算真有麻烦,也不会明着说出来,心情不好,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始终不明白,孙蔓为什么要这样坚持?难道在他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虚弱,会那么难吗?

    刚刚孙蔓那个凄苦的神情,霍漱清见过,一旦看见那个表情,他的直觉就告诉他,孙蔓不高兴。

    不管怎么说,孙蔓是他的妻子,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可他不能无视她的处境,过去他不会那么做,何况现在他已经和苏凡有了身体接触,就更加不能对孙蔓的情绪视而不见。

    可是,他刚刚迈出一步,孙蔓就用她那惯有的“傲骨”把他拘于门外。

    霍漱清也不是一个会低三下四关心别人的人,孙蔓这么做,他也不愿再理会了,转身直接走向门口。

    门关上的那一刻,孙蔓紧紧闭上了眼睛。

    她恨自己为什么不跟他说,那么多的不如意,为什么不说?原本,今晚回家以后,她就想了很久,该如何组织语言把这段时间来的遭遇告诉他,让他帮自己想想办法,一如过去。可是,离开榕城来京城,是她自己提出的,如果她跟霍漱清说了自己并不顺利,霍漱清一定会说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会数落她这么多年不去云城。于是,孙蔓告诉自己,如果霍漱清进门之后态度温和,或者提出要在家里住,她就跟他说;如果他还是之前那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她绝对不说,她绝对不要被霍漱清瞧不起!而显然,霍漱清的态度不是她希望的,她现在需要一个人抱着她哄她--

    坐在沙发上,她看了一眼霍漱清喝过的那个杯子,拿起来把里面的水倒掉,直接把杯子扔进了垃圾桶。

    站在原地想了想,孙蔓返回更衣间换了一身裙子,无袖深v领的包臀裙,波浪长发披在深红色的裙子上,站在镜子前面快速化了一个妆。

    此时的孙蔓,和平日里的打扮完全不同。如果说白天或者过去,她是一个严肃的女律师,那么现在,她是个女人,一个完全的女人。女人,是需要哄的,霍漱清不哄她,自然有人哄。尽管已经步入婚姻围城十几年,孙蔓对自己的魅力依旧自信满满。

    现在身上这件裙子,是前几天偶然买的,可是她一直没有机会穿,今晚--

    孙蔓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下,背上那个小坤包,出了门。

    京城的酒吧很多,京城的优秀男人也很多,这些是榕城云城这些小地方不能比的。而且,在京城最大的好处是,你走在哪里都是陌生人,就算你是明星,也很快就被人潮淹没了。不像在榕城和云城,她背负着那个名叫霍漱清的男人的身份活着,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称她“徐律师”或者“霍太太”。而现在,她只想作为孙蔓这个人活着,和霍漱清完全没有关系。

    这个时间点,到处的酒吧都已经是热闹翻天,孙蔓打车来到后海边上,酒吧里的歌声融进夏日的风里,扑面而来。

    她并非没有去过酒吧,在榕城的时候,就经常和同事朋友在酒吧里见面。

    人潮熙攘中,孙蔓随便找了一家走了进去。

    刚在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刚开口要跟调酒师小哥点一杯饮品,那人就说“有位先生请您喝--”调酒师说着,唰唰唰三下五除二就调制了一杯鸡尾酒放在孙蔓面前,“Bloodymary,请享用!”

    孙蔓顺着调酒师的视线望去,一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亚裔男人朝她举起酒杯,孙蔓的心,陡然波动了一下,也端起酒杯隔空和那人碰了下,却没有喝那杯酒,跟调酒师重新点了一杯。调酒师有点讶然,看了那个男人一眼,还是给孙蔓调了一杯她点的酒。

    “美女不肯赏光?”陌生男人走过来,手肘撑在吧台上,两只如鹰一般的眼睛盯着孙蔓,脸上带着笑意。

    孙蔓笑笑,端起那杯血腥玛丽,道:“跟人血一样,不喜欢!”

    男人笑了,上半身微微前倾,靠近她,视线从上到下浏览了她一遍,在她的耳畔吹了口气,道:“和你一样妖娆魅惑,难道不是?”

    孙蔓又不是听不出这种话的意思,却故意笑笑,道:“抱歉,我不是吸血鬼--”

    男人咋舌,在她的耳畔低声说“我是,想不想看看我的獠牙?”

    孙蔓看了他一眼,眉目荡漾,含笑摇头。

    男人的视线,从她的双唇,一直停在她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

    “你喜欢这样盯着女人看?”孙蔓上半身靠向吧台,用手挡住自己的那道沟,道。

    “像你这样的美人,才值得--”男人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塞向孙蔓那道沟壑。

    孙蔓拿起名片,看也不看,直接撕了,喝了自己的那杯,走下吧台,走向一旁的卡座,回头看了那男人一眼,男人那略显颓丧的表情立刻换掉了,赶紧跟了过去。

    做律师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真话假话,她基本都能辨识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一看就是风流场中的人物,身家是有几个--

    坐在卡座上,那男人靠在她旁边,在他耳畔说着什么,孙蔓却只是笑。男人的手,在她的腰间摩挲,她故意装作没有发现。男人越发大胆起来,直接将手放在她光裸的大腿上。

    如果是过去,孙蔓一定不会任由对方如此,可今晚,霍漱清那冷淡的样子,始终在她的眼前萦绕。

    难道只许霍漱清在云城左拥右抱,就不许她被男人倾慕吗?

    她孙蔓又不是黄脸婆,怎么就不该被男人宠被男人爱呢?

    也许是新环境带给孙蔓的压力,也许是现实超出了孙蔓的掌握,也许是霍漱清的冷淡,今晚的孙蔓,完全变了一个人。

    当男人的车载着她来到二环的一幢高层公寓时,孙蔓的心里,那个被她滋养的魔鬼开始蠢蠢欲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