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章 小女生的玩意儿
    她爱这个城市,爱这个让她可以放纵自我的城市!

    当男人在她身上驰骋的时候,孙蔓几乎忘记了自己上一次和霍漱清发生关系是什么时候了。她以为自己早就没有这方面的欲望了,而现在,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她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禁锢在婚姻的牢笼里?

    这一夜,孙蔓几乎没有睡,她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活了,天亮的时候,她的整个灵魂都好像洗礼了一番。

    男人说的没错,三个,果然是不够用的!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孙蔓在走廊里碰见陈宇飞,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走过去,陈宇飞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孙蔓的背影,心里一愣,这个孙蔓,怎么这么好像变了?

    谁说爱情可以滋润女人?性也可以,而且,性的滋润,比爱情来的更快更深入!

    如果换做是别的某些已婚女人,第一次一夜|情之后可能会有点愧疚,可孙蔓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愧疚,反倒是一身轻松。而且,昨晚几乎是一夜没睡,她现在也没觉得困。

    就在孙蔓进入新一天工作的时候,霍漱清和覃春明一起坐上了返回云城的飞机。

    昨晚,霍漱清离开家之后,抬头望向高楼上的那万家灯火,站了一会儿,就一路步行走回酒店,而那个时候,孙蔓也离开家门,去了酒吧。

    夜晚的京城,和白天一样的热闹非凡,人潮如梭。在这个黑夜对人的出行没有任何的阻碍的年代,京城这样的大都市此时更是一派繁华!

    霍漱清在人群里慢慢走着,他的脑子里是孙蔓刚刚那故作坚强的表情,可能是他想多了吧,孙蔓又不是第一天工作,不管有什么事都会处理好的,何况陈宇飞还在那里。

    他是不怀疑孙蔓本身的工作能力,可是,孙蔓长期在她父亲和霍漱清家庭的庇护下--尽管这么说有点过,可霍漱清在华东省和江宁省的影响力,是孙蔓这么多年顺风顺水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

    霍漱清很清楚,优势很多时候也会转换为弱势,孙蔓就像是长在温室里的玫瑰,尽管有自己的价值,可她是温室花朵。如果孙蔓去的是私人公司,最好是做外资企业的法务代表,这样的职业可能更好,毕竟外企里面的人事关系不会太过麻烦。可她去的是商务部--

    律师的职责是协调社会矛盾,是一个与人打交道的工作。可是,有人帮忙和没人帮忙,过程是完全不同的,有时候甚至连结果都会大有不同,现在孙蔓--

    算了,不想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会应付好的,因为她是孙蔓,而不是苏凡!换做是苏凡,他会担心她应付不了,孙蔓的话,不会有问题。

    走了没多久,霍漱清就看见几个女孩从一家店里走了出来,看起来和苏凡差不多的年纪。他看了眼那家店,橱窗里摆着一个瓷娃娃,蓝色的裙子。

    他走了进去,店里有不少人,摆着各种各样娃娃的挂件。他拿起一个手机坠,一个小娃娃就乖乖躺在他的手心了,他抬起手,仔细地看着。

    小娃娃闭着眼睛,卷卷的栗色头发一直垂到脚边,娃娃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好像在思考什么一样,嘴角还有笑容。这个样子,像极了,像极了苏凡睡着的时候。

    他笑了,想要买了这个吊坠送给她。可是,刚转身,就看见同一个盒子里还有一个小男孩的吊坠,小男孩也是同样到了栗色头发,微卷着,穿了一身长袖的睡衣。把两个娃娃放在一起,正好是小男孩在亲着小女孩的脸颊。

    如果有一天,他也能有这么可爱的孩子--

    孩子,霍漱清没想到自己会在看到这两个小娃娃的时候,想到孩子!

    他的孩子,还不知道会在哪里呢?还是不要想了。

    来到前台,霍漱清把两个小娃娃都买了,他想好了,那个女孩子给苏凡,另一个,留给自己。不过,他要是在手机上挂个吊坠,会不会很惹眼呢?

    “先生,您是要送女朋友吗?”收银的女孩笑眯眯地问。

    女朋友?苏凡,算是他的,女朋友,吗?

    霍漱清笑了下,没有回答。

    “请您收好!”女孩包装好,把手提袋递给霍漱清。

    霍漱清收了找钱和发票,离开了店里。

    女朋友?他?

    第二天的飞机上,霍漱清和齐建峰坐在一起,起飞前关机时,齐建峰猛地看见霍漱清手机上晃动的那个蓝色小男孩,不禁笑了句“和老婆见一面就是不一样啊,还有礼物?”

    霍漱清顺着他的视线,才明白齐建峰说的是那个手机吊坠,笑笑,道:“很便宜,你下次去买一个!”

    齐建峰笑了,道:“我老婆没孙蔓那么有情趣,买了这种东西,最后都是到女儿手上的。”

    霍漱清笑笑不语。

    齐建峰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想想,没孩子拖累也挺好的,起码可以一直二人世界下去,总会有新鲜感。老婆也不会说把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对你不闻不问。”

    霍漱清看着齐建峰,道:“你就知足吧,谁不知道你家乔兰是个贤妻良母?多少人都羡慕你呢,你还不知足!”

    “你是不知道,这女人啊,一旦做了妈,孩子就成了她们世界的全部。从孩子呱呱落地那天开始,她们宁可不打扮自己,也要把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对于你呀,就完全看不见了!”齐建峰道。

    霍漱清是没有这样的体会的。

    只是,片刻之后,齐建峰听见霍漱清说了句“有个女人愿意牺牲自己的事业、体型、美貌为你生一个流着你的血液、冠着你的姓氏的孩子,还有什么让男人不满足的呢?”

    齐建峰以为自己听差了,转过脸看着霍漱清,而霍漱清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看来,昨晚是和老婆疯狂去了。

    飞机,稳稳地离开地面飞向蓝天,没有人知道霍漱清外套的内置口袋里,另外那个小娃娃正在安静睡觉。

    这几天,他都没有和苏凡联络,苏凡的心里,难免空落落的。

    只要闲下来,她就会打开手机看看,要是一旦有未接来电或者未读短信,就会一阵紧张,生怕那些是他发来的而她没有及时接到,可是,每次她都失望。两天下来,她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和他的那一夜,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的梦幻?如果是梦,为什么这两个晚上她在梦里总是会梦见那一夜的情形?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他走了之后连个消息都没有?

    苏凡的心,乱糟糟的。

    霍漱清回来的这天是周五,市政府秘书长去机场接了霍漱清回来,跟他汇报这几天的一些重要的事情。到了办公室,霍漱清给邵德平打电话,询问芮颖的病情,邵德平说芮颖已经出院了。

    “既然这样,我们明天就去东平湖玩两天休息一下,那里空气好,对身体康复很有好处的。您和芮老师商量一下,可以的话,我就去联系。”霍漱清道。

    邵德平没想到霍漱清提出出游的计划,上次松鸣山的事泡了汤--

    “还是我们上次的几个人,您看呢?”霍漱清问。

    “好啊,没问题,正好最近也挺热的。”邵德平道。

    “那就说定了,我联系好了再给您打电话!”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上次松鸣山的事因为他和苏凡的缘故没有成行,正好芮颖刚刚出院,而他明天也没什么事,就一起去玩吧!从上周六开始,他也忙飞了,需要周末好好休整一下。

    当然,他的计划里,要有苏凡!

    下午还要去两个地方开现场会,他准备晚上再约苏凡。不过,在那之前,还是给她先打电话说一下,让她先过去别墅那边等他!

    这么做计划的霍漱清,显然完全忘记了孙蔓周末要来云城的事。

    苏凡正准备下楼去食堂吃饭,手机突然响了。

    她压根没想到是霍漱清的来电,她以为他不会再联系她了,手机在兜里响了好一会儿,她才拿了出来,看也没看就接听了电话。

    “您好,哪位?”她问。

    “是我,霍漱清!”他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苏凡猛地停下脚步。

    “哦,你们先走,我接个电话。”苏凡忙跟同行的同事说道,说完,就赶紧折回了办公室。

    此时,竺科长已经回家吃饭去了,办公室里就她一个人。

    苏凡忙反锁了门,靠着门站着。

    是他吗?他怎么,怎么突然就,就来电话了?

    尽管心里的波涛不停地翻滚,苏凡还是努力假装平静。

    她不要他知道她一直在想他,做梦想,吃饭想,就连走路都想。

    “什么,什么事?”她问。

    手机里,传来他那若有似无的笑声,她的心,又开始乱跳了。

    “中午有空吗?”他问。

    这会儿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刚刚有人打电话约他一起吃午饭,他拒绝了。

    “怎么了?”她的声音很小,说明她内心不是很确定他的问话的意思。

    “你现在出门,清江花苑8号楼1单元1604号房间,记住,马上过去。”他说。

    清江花苑距离市政府不过三站路的距离,他让她去那里做什么。可是她再想问,他已经挂了电话。

    也许,也许--

    不管怎样,他让她做什么,她都会去做。何况这么多天没见面,她真的很想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