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章 整个人都是我的
    霍漱清的内心里,有一种念头是想和她一起出现在别人的眼中,用一种安全的方式,而不总是这样偷偷摸摸。他们的关系,是绝对不能对外公布的,可是,永远这样下去,苏凡的心里也是不舒服的,毕竟她是个年轻女孩子--也许,和邵芮雪一家共同出游,让她以小雪好友的身份加入,才是最安全的吧!

    苏凡看着他,点点头,笑了下,道:“没事了,我明白,继续下棋吧,好像到我了--”说完,苏凡盯着棋盘,惊叫道,“我什么时候输了?”

    霍漱清笑了,亲了下她的脸颊,道:“小丫头,要认真点,输了可是很惨的!”

    “我们又没有说过输了要怎样,为什么会很惨?”她仰起脸,一脸不解地望着他,问。

    他眼中的笑意加深,道:“有这样的规矩吗?输了就输了?”

    “那,那要怎样?我没钱输给你--”她低下头,手指掰着他的玩着。

    “没钱没关系,有句话叫--欠债肉偿!”他说着,嘴唇靠近她的耳朵,含住了她的耳垂。

    “啊--”她不可自抑地叫了一声。

    这一声,让他的心都要酥了。

    “你,不要这样,啊--”她扭动着身体,用手去推他,却根本推不开,反倒让他的动作越发的激越起来。

    “丫头,我们,来一次--”他在她的耳畔喑哑道。

    男女之间的关系,一旦进入到了实质性阶段,就很容易重复不断进入状态,不分时间不分地点。

    他的一句话,就能够轻易点燃她内心的渴望。

    在今晚之前,苏凡从来都不知道,一个房子的地板距离天花板会有这么远的距离,还有地板会这样的硬。

    男人的欲望,如同被大坝阻住的洪水一般,一旦闸门放开开始泄洪,那奔流的怒涛,足以淹没整个世界。

    霍漱清便是如此,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对男女之事有什么渴望,却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让他彻底改变了。又或许,他本来就是一个欲望很重的人,一直没有机会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发泄,而她,就是这个人。在她面前,他总是有使不完的劲,总是感觉不到疲倦。

    棋盘上的棋子,散落在了地板上,一粒又一粒,黑黑白白。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和往常一样的早起,而她还没有起床。他没有叫醒她,毕竟昨晚把她折腾的太厉害,小姑娘的身体还是承受不了。他亲了下她的嘴角,洗漱完毕出门买早餐去了。

    清江花苑的后门那边,靠着雁西路有一个早市,很多卖早点的。

    云城是个移民很多的城市,十来年里,饮食习惯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各地的餐点都有。霍漱清生在榕城长在榕城,早餐最喜欢的还是豆腐脑。榕城市委家属院后门那里有个卖豆腐脑的老店,霍漱清经常光霍。和他不一样,孙蔓是很不喜欢吃这些的,她属于欧派人士。因此,即便是吃早饭,也是两个人各自管自己,一中一洋。

    早市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何况现在六点多,天也亮了,卖什么的人都有,固定摊位流动摊位,还有近郊农民开着三轮车卖土产的,热闹非凡。

    霍漱清走在人群里,跟摊主打听每样东西的价钱,并不像是一个纯粹买早点的人。

    就任市长以来,他还从没在市场里这样调研过,以前在省委工作的时候,早起跑步经过早市倒是会时不时进去了解一下物价。

    然而,等他买了两份豆腐脑和几个包子从一家店里出来的时候,就被人围上了。市场里马上就形成了秩序,市民们围着他说这个说那个,顾客说物价太高,商贩说利润太低。

    霍漱清听着大家反映情况,点头说:“这些问题,我们近期会开会讨论,降低流通环节的收费,这样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大家的负担都会减轻一些。可是,有些问题,不是我们市政府可以完全解决的,需要和其他部门沟通,共同设立一个方案来解决。请大家耐心一些!”

    就在这时,市场管理处的人赶了过来,赶紧把市长从人群里迎了出来。

    “大家都忙吧,霍市长周末也需要休息,大家就不要打扰了,市长还没吃早饭呢!”市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解释说。

    尽管大家对政府的抱怨很多,可是,看着市长一大早和大家一样出门买早餐,还是理解他的。毕竟,有多少像他这个级别的人会自己出门买早饭、了解民情呢?

    霍漱清和市民们道别,走出了市场,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到他住在哪里,霍漱清打了一辆车,绕着清江花苑走了两圈,才叫司机把车开进了小区里面。

    进了家门,发现家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阳台上的晾衣架吹动着的衣服,是她昨晚洗的。因为她没有带换洗衣服,今天又要出门,只好把昨天的衣服洗了一遍,最后穿着他的t恤上床,当然现在在被窝里连那件t恤也没了。

    霍漱清把凉了的早饭放在餐桌上,去叫她起床。可是,床上的人那慵懒甜美的睡相,让他不忍心开口。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过如此惬意的心情、如此惬意的清晨。

    “丫头,起床了--”他轻轻咬着她的耳廓,叫道。

    “我想再睡一会儿--”她转过脸,背对着他,道。

    霍漱清笑了,真是个孩子!

    “小懒虫,我们要出发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他说着,手伸进被窝,手下一片滑腻。

    他干脆掀过被子钻了进去,大手在她光裸的身躯上游弋。

    完了,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容易就勾起他的欲望了?

    “苏凡,再不起床,我可就要--”他说着,手指渐渐滑向她腿中间的密林。

    她一下子就惊醒了,推开他的手,拉过被子转过身,望着他。

    昨晚实在是太--

    她都记不清有几次了,总之是先在客厅的地上,后来到了卧室,她换了衣服去洗了,回到卧室之后--

    这个男人,怎么精力这么好?一晚上没怎么睡,早上还起得这么早?

    “好了,起床了!你现在就是想要,我也不能给了。”他含笑亲了下她的脸颊,从床上起来。

    苏凡的脸颊烫的不行。

    这个男人,明明就是他一直不停地想要,怎么现在又变成她--

    好讨厌呀!

    这么想着,苏凡还是起了床。

    洗漱间里,只有一支牙刷,她走到客厅,他正在泡茶。

    “那个,新牙刷放在哪里?我没有牙刷!”她问。

    他走过来,拉住她的手,下巴蹭着她的脸,道:“嫌弃我用的?”

    “没有,只是,只是,只是很奇怪--”她低头道。

    “整个人都是我的,用我的牙刷还奇怪吗?”他含笑道。

    苏凡抬头看了他几眼,抿抿唇,推开他去了洗漱间。

    拿起那支牙刷,苏凡的嘴角,露出了连她自己都注意不到的笑意,当她看向玻璃镜的时候,完全愣住了。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是刚刚起床,可是完全没有那种颓废的倦意,反倒是一脸精神,似乎连眼睛都在闪着光!

    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吗?

    爱情,他们的这样,算是爱情吗?

    唉,别想太多了,今天就好好出去玩,就算是不能和他一起站在别人面前,只要有他在,不管去哪里都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苏凡这么想着,赶紧洗漱。

    等她洗漱完毕,就看见他在用微波炉热包子,而餐桌上,摆着好几样早餐:豆腐脑、煎饺、小笼包、大煮干丝。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呀?”她从他手里接过刚刚热好的小笼包,笑问。

    “难得出去买一次,就索性多买一点!”他答道,看着她那一脸疑惑的表情,他问,“你怎么了?”

    “你这是哪里的早餐呀?好奇怪!”她问。

    “没什么奇怪的啊!我妈是江苏人,我们家经常做这种干丝,而且,榕城嘛,小笼包和煎饺都是早餐必备。你尝尝,不知道我今天买的正宗不正宗!”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吃饭了。

    “一看就很有胃口。”她笑了,坐在他对面开始吃早饭。

    果然,苏凡觉得他和自己的生活习惯还是差别很多,而且,他虽然很忙,可早饭还是很讲究。

    吃完早饭,她便帮他收拾了两套换洗衣服带出去,而她自己什么都没有带,现在要是去住处拿衣服,就会让邵芮雪一家等着了。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他看了下腕表,道。

    两人下楼,上了他的车,霍漱清熟练地把车开出小区,让苏凡给邵芮雪打电话。

    “要是雪儿问我为什么在你的车上,我该怎么回答?”她问,“要不,你把我放在那边的路边,我给雪儿打电话,去坐她的车。”

    他无声地笑了下,道:“我就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吗?让下属坐坐我的车,也没什么问题吧!”

    苏凡仔细想想,好像他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对。

    这家伙,也太小心了!霍漱清心想。

    不知为何,霍漱清似乎没觉得让邵德平一家知道苏凡的存在有什么不好,或许,是因为邵德平是他信得过的人?

    苏凡按照霍漱清的嘱托,给邵芮雪打了电话,问他们一家在哪里,她和霍市长快到延安路了,延安路南路就是太白区高速公路出口。

    上清江从清江区的东面向下也就是向南拐了个弯,南下之时,横穿云城市的一个名叫顺安的县,顺安县在太白区的南面,从云城南出口上高速,行驶一个小时就到达顺安。东平湖正好在太白区和顺安的交界处,是一个从上清江引出来的水形成的湖泊,在调节上清江水位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面积大约十平方公里,是云城市重要的一个湖泊湿地。

    东平湖在行政区划上隶属顺安县,是顺安县大力发展的一个自然景区。景区内有多种植物,是鸟类和鱼类繁衍的绝佳场所,湖中有岛,岛中有湖,水网交错密布,形成独特的水乡景象,自然资源丰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