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8章 计较了有什么用
    “你要问的,就是这个吗?”他问。

    是呀,就是这个,她一直都想知道的,现在,知道了。接下来,怎么办?问他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这么愚蠢的问题,不用问都知道答案。这个年代,婚外情多了去了,像他这样地位的人,有几个女人算什么?

    那么,她算是他的number几?

    苏凡不禁苦笑了,泪水却控制不了地在眼眶里打转。

    本来她就知道这个答案,可现在,还要问他,又是为了什么?不问不就好了吗?继续和以前一样自欺欺人的和他在一起--

    她低着头,泪水一颗颗滚下去,打在她的手上,手中捏着的那根长长的草,不知是被风吹动了,还是因为她的手在颤抖的缘故,那根草,不停地抖动着。

    不知何时,他走过来拥住她,把她的脸贴在自己的怀里,可是她推开了他,他又执拗地抱住她,根本没有在意他们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终究,她是没有他的力气,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能动。

    她想问他,你有妻子,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还要对我那么好,让我爱上你?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是什么?

    可是,这些积压在她心头的疑问,过去问不了,现在,即便是亲耳听他说了他妻子,也问不了。

    直到此时,苏凡才知道自己有多么不愿意离开他,有多么依赖他。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有一天潇洒地离开他的身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现在看来这么洒脱的事,她,真的做不出来!她根本就不是一个那么洒脱的人,又怎么做得出那样的事?

    “她的事,和我们无关!”他在她的耳畔说道。

    他的声音那么轻,她一瞬间甚至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直到她抬头看见他的眼神,那一如过去深邃的眼神。

    她就是这么痴迷他,明知道他有家室,明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却总是控制不住。

    “可以跟我说说你那位追求者了吗?”他抬起手,轻轻理着她那被风吹乱的头发。

    他怎么可以这样轻描淡写就把这件事过去了?只这么一句“与我们无关”就完了?那什么和“我们”有关?一个被她埋在故纸堆里多少年的郑翰?

    “我忘记了--”她说。

    霍漱清笑笑,拥着她走到侧面的一条没有开发的小路上,一直走到竹林深处。

    “不许这么敷衍我!”他把她的身体抵在竹子上面,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

    她的心,不停地颤抖着,她明知道自己不该,可还是--

    “我没有敷衍--”她低头道。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微眯着眼,盯着她,道:“你在撒谎,丫头!”

    她轻咬唇角,固执地不说话。

    可他的手指一点点滑过她的唇瓣,在她的耳畔说了句“这是我的,不许乱咬!”

    不许,不许,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对她限制这么多,可就是纵容他自己!

    “你想听什么?”她倔强地抬起头,盯着他,道。

    “全部!”他也奇怪,自己为什么非要抓着这个不放?

    “全部就是,我拒绝了他,没有了后来。”她说。

    “真的?那么优秀的男生,你就一点都没有动心?”他问。

    “你觉得我该像中了五百万那样的欢呼吗?还是要像被皇帝宠幸了的宫女一样--”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他严丝合缝地堵上了。

    他的舌在她的口中狂乱地扫着,用力吮着她的小舌,那么用力,她觉得好痛。

    “啊--你,你干什么?”她推开她,慌乱四顾道。

    幸好这里远离路边,在今天这样人迹罕至的日子里,这边就更没人来,也没人注意了。

    “宠幸这个词,不能随便乱用,记住了?只有你我才可以--”他说。

    不就是个词吗?至于生气成这样吗?

    好,不用就不用。

    苏凡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望向侧面。

    “真的没有下文?”他问。

    她点头。

    “那你为什么拒绝那么优秀的--”他不解地问。

    “越是那么优秀的人,越是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匹配的女人,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看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开,一直慢慢走回山路的方向。

    她什么意思?

    霍漱清回头,她刚刚那个神情,看向他的那一眼--

    是的,她很有自知之明,她是个花农的女儿,一个小镇上的卖花女孩,怎么配接到郑翰的情书?就算那几个女生不找她,她也不会不知天高地厚地和郑翰怎样。而现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比郑翰不知道要优秀多少倍,她怎么还--

    苏凡走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当初,她太清楚自己的身份,以至于她做出了那种近似冷漠的决定。现在呢?为什么她明知霍漱清有妻子,却在亲耳听他提及之后,心里这么难受,难受的--

    是她太矫情了吗?她本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却还这么,这么计较。计较了能有什么用?她就能得到她想要的了吗?她,想要什么呢?

    或许,真相最残酷的地方就是让人看清了许多真相之外的东西,而真正让人内心震撼的,就是那些东西。此时的苏凡便是如此,她不得不开始面对自己的身份,面对自己做过的事,再也无法逃避,没有理由逃避。

    问题是,她该怎么做?和他分开?她,舍得吗?

    她的脚步很快,似乎根本不愿他追上来。

    一路快跑回到住处,苏凡远远看见邵芮雪戴了顶帽檐很宽大的帽子,站在码头那边。

    “你在看什么,雪儿?”她走过去,问。

    “没什么,就在随便乱看。你刚刚干嘛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了。”邵芮雪道。

    “去山那边走了走。”苏凡说着,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下,果真有邵芮雪的来电。

    “小凡,你,是不是因为我说郑翰那件事,生我的气了?”邵芮雪望着她,问。

    苏凡一愣,旋即揽着邵芮雪的肩,笑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啊?”

    邵芮雪沉默了,片刻后,道:“小凡,其实,郑翰他--”

    “好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都别再提了吧!”苏凡笑着说。

    是的,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她该怎么办?

    “哇,你这个手机吊坠好可爱啊,什么时候买的?”邵芮雪一把抓起苏凡的手机,爱不释手道。

    “这个,这个是,”苏凡不敢说这是霍漱清送她的,忙撒了个谎,“是一个同事出差回来送的礼物,人手一个--”

    “切,谎都不会撒!”邵芮雪道。

    苏凡的脸一红,有些无措。

    “这个小娃娃,可是挪威一个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呢,光是这么一个小吊坠都要好几百。这个系列叫爱之吻,其实,你这个娃娃和另一个是一对的--”邵芮雪说着,看了苏凡一眼,“不管给你这个娃娃的人是谁,说明他是对你有意的--”

    “怎么可能--”苏凡拿过那个小娃娃,手指小心地在上面摸了下,否认道。

    霍漱清对她有意?谁会信?她只不过是他隐藏的一个情人而已,他还会对她--

    “不信就算了,呃,不过呢,有人给你这么表白--”邵芮雪道,“这次啊,你可别跟郑翰那次一样,还没交往就把人家给拒绝了。很多时候,你这种妄自菲薄的念头,会让你少很多机会的,不管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

    苏凡知道邵芮雪说的这是事实,从上大学开始,她已经错过太多机会了。如果她能够自信一些,或许今天的发展会更好一些。

    只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哦,对了,小凡,我前两天从网上买了两件裙子,你一件我一件。我带过来了,咱们过去看看,挑一件,然后咱们坐船去玩!”邵芮雪拉起苏凡的手,两个人就跑向了她们要住的小院子。

    霍漱清远远看着苏凡离去,看着她走向邵芮雪,看着她和邵芮雪跑了。

    刚刚,她为什么,为什么那么难受的样子?霍漱清自认是可以看穿所有人的心思,可是,现在他怎么看不清她的想法了?是他迷了,还是她隐藏了?

    他想要和她在一起,只要自己想要回家的时候,她就会等着他。他会给她想要的一切,不管是什么,他都可以给。可她为什么不要?他想知道她想要什么,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根本猜不出。

    霍漱清想起自己把那个小娃娃吊坠给她的时候,她脸上那种灿烂欢欣的笑容。而他给她存折和房子钥匙的时候,她却是那么,那么惶恐,她明明,明明说她想存钱想买房--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的女孩子,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霍漱清越来越觉得自己不了解她,而他曾经以为自己那么容易就掌控了她,现在才发现,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想象。

    回到住处,他准备去邵德平夫妇的房间看看,要是芮颖的身体没问题,大家就出去走走。可是,他还没走到邵德平夫妇的房间,刚路过苏凡和邵芮雪房子的时候,就听见了房间里传来的笑声。

    房门是锁着的,可是,这种仿古的房子,也是有很多的窗户,而窗户并没有锁上,毕竟是夏天。

    推开女孩子房间的窗户,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他从未这样过,可是现在,听着里面的笑声,他突然很想看看她们在笑什么,想看看苏凡。

    这个院子,是景区专门给他安排的,自然不会有别的人进来,霍漱清还是心虚地四下看了下,轻轻拉开了一扇窗户,只开了一个缝隙。

    原来是两个女孩子的换衣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