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0章 大叔的刺激
    “现在那些男人,就喜欢找年轻女孩子--女孩子们真傻,明知道那些男人不会为了她们离婚,可还是把自己最好的青春--”邵芮雪说着,看了苏凡一眼,“任何一个理智的男人都不会为了外面的女人和自己的妻子离婚的!他们,只不过是用自己的金钱买女孩子的青春来挥霍而已!”

    苏凡不知道邵芮雪说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可她真的是心虚了。

    “雪儿,你,怎么突然--”苏凡道。

    平时傻乎乎的邵芮雪,有些事,却看的比她透彻。邵芮雪很清楚,霍漱清是不会为了她苏凡和妻子离婚的。尽管她没有想过霍漱清为她离婚,可是,她的内心里,总还是有些期待的,期待他的爱,因为现在,她知道他不爱她,哪怕他怎样温柔地注视,怎样温柔地爱抚她,那些,并不是爱,她懂。

    邵芮雪却摇头,望着苏凡,微笑道:“你是个有主见的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比我清楚。”

    苏凡看了一眼前面霍漱清的背影,又望向身畔的波光粼粼。

    她苦笑一下,道:“我,只是小聪明而已!很多道理都懂,可是,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就完全变成双重标准了。”

    “有的男人,真的,就像太阳一样,是不是?光芒四射,让你,让你根本控制不住走向他的脚步。”邵芮雪双手扶着木栏,望着远处。

    苏凡讶然地看着邵芮雪,雪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深沉了?

    “雪儿?”她问。

    “可是,等你为他付出一切之后,才发现,发现自己是个傻瓜--”邵芮雪幽幽地说。

    “雪儿,你,在,在说什么?”苏凡不理解。

    “你记得吗?咱们大三第一学期,教《西方文化》的那个老师--”邵芮雪道。

    “你说的是江教授?”苏凡道,邵芮雪点头。

    “他,很迷人,是不是?”邵芮雪望着苏凡,问。

    苏凡想起那个风趣幽默的男老师,的确是,很迷人,她记得当时班上很多女生都好喜欢他的课,甚至别的班的女生也都会偷偷来他们班上那门课。

    “是啊,他,真的,很--”苏凡叹道。

    可是,当苏凡注意到邵芮雪表情的时候,猛地惊呆了。她想起那一学期邵芮雪好像总是不和宿舍里的姐妹一起玩,本来喜欢住宿舍的邵芮雪,那时候经常晚上回家--

    “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过,当时,我--”邵芮雪苦笑了下,“我很蠢,是不是?”

    “雪儿,你--”苏凡明白了邵芮雪说的,原来--

    “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会让你的生活很精彩很刺激,可是,过山车不会永远停在最高处,不会永远上上下下,总有停下来的一天。等停下来了,你就不会适应那样的平淡,你还想要重返高处,想要过山车继续开下去。”邵芮雪道,“可是,选择权不在你的手里。等到游乐场关门的时候,你,也该回家了。”

    苏凡愕然。

    邵芮雪看向父母和霍漱清的方向,道:“小凡,霍叔叔,他--”

    风吹过来,吹乱了两人的头发。

    “霍叔叔他,或许很不幸福吧!”邵芮雪道,“这么多年一个人在云城--”

    在苏凡的眼里,邵芮雪是那种幸福的傻傻的女孩,尽管她也会哭,可是,她的眼泪总是来的快去的快,似乎她的心里不会有任何的忧伤。直到今天,苏凡才知道,自己根本不了解邵芮雪。换个角度,邵芮雪就了解她了吗?

    霍漱清说的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有。

    “当年,我妈要来云城照顾我外婆的时候,我爸辞去了榕城大学的工作,带着我们全家人来了这里。所以,每次听到父母说起霍叔叔和孙阿姨的时候,我就在想,孙阿姨真的爱霍叔叔吗?如果真的爱,不就应该和我爸做出一样的选择吗?可是,如果孙阿姨不爱霍叔叔的话,霍叔叔为什么不和她离婚呢?”邵芮雪道,“我向我爸妈也问过这个问题,他们说,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面对同样的情况并不一定做出同样的选择。可是--”

    苏凡知道邵芮雪是生在榕城的,上小学后才跟着父母来到云城,他们来云城的原因,身家也知道。她一直觉得邵德平是很爱妻子的,否则不会放弃自己在华东大学的职位来到云城,毕竟,华东大学在全国的排名都要比云城大学前很多位,在那边工作,前途可能会更好。

    邵芮雪深深地望着苏凡,道,“小凡,我不想你和我一样犯错!”

    犯错吗?

    看着霍漱清越来越远的背影,苏凡问邵芮雪道:“雪儿,你,后悔过吗?”

    “后悔什么?”邵芮雪道。

    “江老师--”苏凡道。

    邵芮雪苦笑了下,挽着苏凡的手,跟上大人们的脚步。

    “我只想抓住现在的幸福,抓住真心爱我的人,过去的,”邵芮雪顿了下,“就当是成长的代价吧!”

    “现在的,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幸福吗?”苏凡道。

    邵芮雪摇头,道:“不知道是不是,可我愿意去尝试--”

    苏凡看着邵芮雪这样子,想起霍漱清曾经跟她说的话,想了想,还是对邵芮雪说:“雪儿,罗宇辉他,他,”邵芮雪看着苏凡,苏凡接着说:“如果他真的爱你,不是应该为你们的未来做规划吗?毕竟他是个男人,而且还比你大。可他现在,明知道你父母反对,还把一切压力都交给你来承担--”

    有人说,在闺蜜面前说她男友或者丈夫的不是,绝对不是明智的决定,很有可能会失去这个闺蜜。

    邵芮雪听苏凡这么说,却只是笑了,道:“是我不愿让他和我父母正面应对的,我怕那样的话,我们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难道他就这样,忍心你夹在他和你父母中间为难吗?”苏凡道。

    “小凡,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他吗?”邵芮雪望着苏凡,道。

    苏凡摇头,说实话,她是实在想不通这个问题。

    “因为,是他帮我度过了我最艰难的时候。”邵芮雪道,“大三第二学期的时候,江老师带着他老婆孩子去加拿大了,他说,他孩子还小,他不能让孩子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里。那一学期,我,”邵芮雪的眼里,泪花闪闪,苏凡停下了脚步,邵芮雪擦去泪水,笑了下,“那一学期,我,我觉得,觉得简直要活不下去的感觉,那个时候,罗宇辉出现了,他--”

    “小凡,霍叔叔,他也不会离婚的!”邵芮雪幽幽地说。

    苏凡望向前方的霍漱清,看他回头看向她们,她知道他是在看她,可是--

    “雪儿,你,觉得我,我和霍,霍市长--”苏凡说不出口,她不想把自己的事告诉邵芮雪。比起邵芮雪,她知道自己的确不够,不够仗义,她想要保守自己的秘密,保守自己和霍漱清的关系,“霍市长的妻子,很漂亮优秀的吧?”

    邵芮雪点头,道:“孙阿姨的确是非常有气质的人,而且又是很成功的律师--”

    苏凡笑了,道:“那你再看看我,你觉得,你觉得霍市长有那么出色的妻子,会看上我这样的人吗?喝惯了咖啡的人,你给他喝白开水,他会觉得没味道。我,就是白开水!”

    “可是,咖啡味道太浓了,喝多了,说不定就会觉得白开水好喝!”邵芮雪道。

    苏凡不解地看着邵芮雪。

    “再好喝,不会喝一辈子的,对不对?”苏凡接着道,“就像你之前说的,理智的男人不会为了外面的女人离婚,那又,又何必在这样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我,”

    苏凡沉默片刻,神色黯然,道:“我想找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说着,她看向邵芮雪,道,“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的吗,怎么一直都没动静?”

    是啊,想找个可以托付的人,想找个可以光明正大牵手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整体提心吊胆和他在一起。

    邵芮雪讶然地盯着苏凡,过了一会儿才说:“也不知道是谁跟我说,结婚这种事看缘分的?”

    苏凡笑了,不语。

    是啊,缘分,可究竟什么是缘分呢?她和霍漱清,有缘分吗?如果有,究竟是奇缘还是孽缘?

    回到了住处,苏凡的心情却一直很沉重,邵芮雪看着她的脸,什么都没说,就躺在床上睡了。

    等邵芮雪睡熟了,苏凡走出房间,走过他的窗户,看见他坐在里面接电话。

    他,总是很忙。

    看着他的背影,苏凡的心,总是忍不住的疼,可她,究竟还能坚持多久?邵芮雪痛过了,痛过之后找到了疗伤的人,那么她呢?痛过了,伤口还得自己舔吧!

    苏凡走过他窗前的时候,霍漱清刚好转过身,却没看见她。

    而他现在,接的是家里的电话。

    母亲说,她最近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他父亲霍廷楷也是。

    “我们这身体,还不知道能有几年活头,你就真想让我们连孙子的面都见不上就到下面去?”母亲极少直接提及这件事,可能这几天又是被什么刺激了,否则--

    前天见到孙蔓的情形,再度浮上霍漱清的脑海。

    就他和孙蔓这样子,还谈什么孩子?

    “你现在也算是安定下来了,难道真的就不考虑这件事了?”母亲道。

    “妈,我最近工作很忙--”霍漱清道。

    可是,母亲打断了他的话。

    “清儿,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母亲的声音压低了。

    “妈,没--”霍漱清否认道。

    不管他和孙蔓的状况如何,他都不愿父母操心。

    “你听我说,听说现在不能生的人很多,你们两个这么多年都没消息--以前我们也不好意思跟你们提这个事,可是过两年你都四十了,孙蔓也差不多了,你们再不去看看,拖下去的话,就是想治都没法治病了。”母亲道。

    霍漱清愣住了,母亲以为他们没有孩子是因为他们身体,有毛病?

    “清儿,你跟妈说句实话,你们两个到底检查过没有?是你有问题,还是她有问题?”母亲问。

    “妈,这件事,我自有分寸,您别担心了。”霍漱清道。

    “分寸分寸,你就知道这么搪塞我!你是不是想看着我和你爸到死都闭上不眼?”母亲道。

    父亲今年已经过了七十岁,母亲也快七十了,这个岁数,谁知道过了今晚能不能有明晚?可是,退一步说,有多少人可以知道自己明天能不能睁开眼看见世界?

    霍漱清深深叹了口气,道:“妈,我和孙蔓商量一下--哦,妈,我这会儿还有事,等会儿再给您打电话。”

    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坐在中式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