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1章 这就是原因
    他早就没有心情和孙蔓谈这件事,一点心情都没有。可是,父母年纪大了,他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问题是,他该怎么交代?

    母亲以为他和孙蔓是身体有毛病才没有孩子的,可他们哪里知道他和孙蔓的婚姻是那么的冷淡?连同床的欲望都没有,就算身体健康,又从哪里搞出来一个孩子?而且,孙蔓那个样子,一点母性都没有,怎么会愿意生?而现在,他都不敢想象自己和孙蔓有个孩子会是怎样恐怖的一件事!

    这时,响起了清晰的敲门声。

    “进来--”他说了句,却连眼皮都没有抬。

    敲门的不是别人,而是苏凡。

    她看着他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才鼓起勇气去敲门。

    有件事,她想要弄清楚,很重要的事。

    这会儿,邵家一家人都午休了,整个院子里就她和霍漱清没有睡觉,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她来找他。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直走到沙发边,见他一直没有睁眼,她以为他很累,就说:“你先休息吧,我,不打扰了。”

    听见是她的声音,他猛地睁开眼,却见她已经转过身要走。

    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头上却早已经没了他插的那朵花。

    “等等!”他说。

    苏凡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

    “过来--”他看着她,道。

    她不愿顺从地过去。

    “我,有件事--”她说。

    “过来说!”他伸出手,一如过去。

    苏凡轻咬唇角,还是走了过去,却像过去一样,被他一把拉坐在他的腿上。

    可今天,她害怕了,或者说她不愿意,她推开他,站了起来。

    霍漱清讶然地看着她。

    “怎么了?”他问。

    她的双手,不安地交错在身前。

    也许是母亲刚刚的电话让他心烦,又或许是想起自己和孙蔓的婚姻让他不悦,此时的霍漱清,显然没了过去的耐心,道:“不是有事吗?说吧!”

    他的语气,没有亲昵,苏凡听出来了。

    她依旧站在他面前。

    “你,你有妻子的,对吗?”她开口道。

    他有点不耐烦了,道:“我这么大岁数了,难道还会是单身吗?”

    不光是不耐烦,他不高兴了,为什么她还要纠结这个问题?他有没有妻子,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可她,今天就一直因为这件事给他脸色看,好像他欠了她八百万一样。他就算再怎么宠她,也受不了她这么长时间的冷落。而现在,他以为她会像过去那样乖乖守在他身边陪着他的时候,却,却问这样的傻问题!

    “既然,既然你有妻子,为什么还,还要--”她终究是没有底气和他正面对峙的,特别是他那双眼眸,她只要看一眼就会没了底气。

    霍漱清站起身,一步步走向她。

    “为什么还要和你在一起,是吗?”他问,眼中却是她陌生的神情,陌生的那种冰凉的神情。

    苏凡的心,不安地颤抖着,点头。

    他的嘴角,噙着复杂的笑意,拉着她的手,一直走到更衣间,站在那面宽大的镜子前面。

    “这就是原因!”他从背后抱着她,一只手攥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却在她的脸上游弋,指尖缓缓从她的脸上,一直滑到了肩膀。

    她觉得痒痒的,不禁颤抖了一下,他无声地笑了。

    “不管我们做多少次,你都是这么敏感,苏凡,我喜欢!”他说着,吻上了她的耳垂。

    “唔--”她轻轻哼了一声,仰起头,却不知他正抬起手解开了脖子上那根细细的带子。

    “还想再问吗?”他低头哑声问道。

    她哭了。

    她恨这样的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总是会臣服于他,不能自拔?

    她真是蠢,蠢到问他那样的问题,他有妻子,却还要和她在一起,这么明摆的现实,她还不明白吗?

    不问了,再也不问了!

    她闭着眼,双手无力地撑在镜面上,等他离开。

    突如其来的空虚,让她惊醒,不解地看向镜子,原来他已经不见了。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可是,片刻之后,他又进来了,一把抱起她,直接来到了那架古式的床上。

    视线越过屏风,她看向窗户,才发现窗户已经被关上。想必,他刚刚就是去关门窗了吧!毕竟,在这样的地方,光天化日的和下属发生关系,对他的名声不好。

    她就是他的情妇,他有生理需要的时候,就是她存在的时候。这样的她,不能得到他的爱,不能,不能得到他的未来!

    等到床帐放下来的时候,苏凡感觉到了身上那熟悉的重量和热量。

    她闭上眼,如第一次那样承受着,等待着他结束,等待着一切结束。

    木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她的心,却越来越安静。

    她总是这样,在无望中期待着,在罪恶感中逃避着,期待着他的爱,逃避着这份不该有的情感。

    世界安静下来的时候,她依稀听见他在她的耳边问了句“苏凡,你爱我吗?”

    爱,怎么不爱?如果不爱,怎么会这样心痛,怎么会明知一无所有还愿意守在他的身边?可是,我爱你,你呢?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耳畔只有他均匀的呼吸声,苏凡才起身。

    她看着身旁熟睡的他,下床穿上自己的裙子。

    这身体,昨夜被他强要了那么久,还没缓过来,又--

    她来到更衣间,穿上胸衣,却根本不敢看那面镜子,直接来到洗浴间,打开水龙头,一遍遍冲着自己的脸。

    尽管是夏日,可这里房间的冷水依旧冰凉,那冰凉的水从她的脖子上流下去,她却感觉不到凉意。

    如果可以,她真想让这些水冲去自己对他的爱,可她知道这是徒劳,不管他对她做什么,她总是,总是无法割舍这样无望的情感。

    抬起头,擦去脸上的水珠,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现在的她,和刚刚那个沉溺于情爱无法自拔的她,是一个人吗?

    梳好头发,擦去眼角的泪,苏凡轻声走出了这个房间。

    她错了,问他那个问题是个错,来找他,更加是个错。

    苏凡并不知道,自己起身离开之时,他睁开眼看着她的背影。

    这个像仙子一样的女孩子,是他的女人,他是那么迷恋她,这样的迷恋,让他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可是,他放得开吗?

    苏凡一个人来到院子外的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一条木板路通向湖畔,她一直走到那里,木然地望着脚下波动的湖水。

    湖畔是木栏,为了防止有人掉下去,可是,有个地方的木栏掉了几根,苏凡坐在木栏边上,两只脚垂了下去。

    现在,只要她微微向前倾,就会掉进这湖水里。湖水有多深,她并不知道,可是,她不会游泳,这湖水淹死她是没问题的。

    双腿在空气里摆动着,她闭着眼抓着两侧的栏杆,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她才不会自寻短见呢!再怎么蠢,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条本来被放弃过的生命!

    睁开眼望向头顶的天空,晴朗却并不蔚蓝的天空,她笑了。

    他当她是什么,那是他的事,难道她要一直顺从着他吗?他说,他妻子的事,和他们无关,可她真的能当做无关吗?

    时间,就在这伤心却又似乎顿悟了的下午,慢慢走向了黑夜。

    邵芮雪注意到,自己睡了一觉起来,苏凡的眼神,似乎没有像之前那样躲避霍漱清,他看她的时候,她也会直视他。

    也许,有些事情,在邵芮雪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又改变了吧!

    霍漱清明显感觉到了苏凡眼神的变化,而他并没有像上午那样去追究。他不希望她总是为一些和他们无关的问题来烦心,质疑他!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约好去爬山,烟霞山山势平缓,芮颖慢慢走着,大家都走在她的前后,距离并不十分远。烟霞山上寺庙道观众多,分散在山上各处。霍漱清发现苏凡果真是那种不去烧香拜佛的人,不像邵芮雪还去求个签什么的。然而,走到半山腰的一座寺庙,几人刚进庙门,就有人跑过来和霍漱清打招呼。

    苏凡和邵芮雪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她听见是个女声叫他的,潜意识还是让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是个很年轻的很干练的女孩子。

    “江记者也来拜佛?”霍漱清笑了下,问,说罢,他扭头对旁边的邵德平夫妇说,“这是新华社驻江宁分站的江采囡记者,笔杆子很厉害的人!”

    “是吗?”邵德平笑道。

    “霍市长这是夸奖我吗?荣幸之至!”江采囡笑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采访了您几次,还是第一次听到您夸我呢!”

    “第一次吗?那我以后要多多夸你才行!”霍漱清笑着说。

    庙里的人并不多,山中古刹,但凡有人说话,就会特别清晰,苏凡当然听到了霍漱清和江采囡的对话,她只是在和邵芮雪一起扶着芮颖下跪拜佛时才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他脸上神采飞扬,原来她以为那样的神采是她眼里的,那么想是因为她没见过他对别的年轻女孩子也是同样表情。

    苏凡啊苏凡,你真是蠢!

    “江记者怎么来这里了?”霍漱清问道,“莫非你是来拜佛的?”

    “真是凑巧,我也是来东平湖玩的,只可惜我一个人,不像霍市长您一样有朋友作伴。不知道霍市长嫌弃不嫌弃我和你们一起走?”江采囡笑着问。

    “这个记者,很厉害的,一说这话,我就不知道怎么应对了!”霍漱清笑着对邵德平说。

    邵德平和江采囡都听得出霍漱清这是自谦之词,谁不知道江宁省委办公厅的霍秘书长反应快、处事果决?

    可江采囡还是说:“我要是真有那么厉害啊,就不会被霍市长您给甩了!”

    苏凡的神经,敏感地颤抖了几下。

    “岂敢岂敢,我对你们这些无冕之王,向来都是毕恭毕敬的,哪敢甩?”霍漱清道。

    江采囡笑道:“那这么说,您是答应我和您一起走了?”

    霍漱清看了邵德平一眼,邵德平也没有反对,霍漱清便说:“欢迎欢迎,不过,今天是周末,我们纯属朋友郊游,你可千万别给我拿出去报道,写一个字我都不认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