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3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苏凡如此说,可邵芮雪根本不了解苏凡具体所指,而苏凡也不可能会把自己和霍漱清那些事说给她听。

    “小凡,你不要这样自责,你,没有--”邵芮雪忙劝道。

    苏凡苦笑,摇头不语。

    “好了,你别再想了,我们赶紧走吧,别碰上孙阿姨!”邵芮雪说着,拉着苏凡走向东大门。

    东门这边有开往市区和县城的班车,苏凡上了一辆车,可距离发车时间还有一会儿,她就劝邵芮雪回去了,自己下车在停车场旁边走动着。

    手机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霍漱清打来的。

    不知道要不要接,可是,她想知道他打电话要说什么,他妻子马上要来了,而他--

    苏凡想了想,按了接听键。

    “是我!”他说。

    “嗯,什么事?”她问。

    “你,路上当心点。”他思忖片刻,道。

    好半天,苏凡没有说话。

    “那就这样,我先挂了--”他说。

    “我,想见见你,你妻子!”她猛地说。

    霍漱清一愣,过了一会儿,他轻轻问了句:“你,那么在意这件事吗?”

    她是在意,可是,她在意了有什么用?

    回过头,发现她要坐的那班车已经上了很多人了,便赶紧说:“我要走了,你先忙吧!”说完,她就挂了电话,跑上车。

    听着听筒里那单调的鸣音,霍漱清靠着柱子闭上眼。

    从她一次次提及孙蔓的这件事上面,霍漱清不是没有察觉她的想法,可是,他该怎么办?他不愿失去她,只是,孙蔓的问题--

    陷入深思的霍漱清,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站在自己身边,等他睁开眼,被惊了一下。

    “江记者怎么在这里?”他笑了下,问。

    “霍市长在想什么?”江采囡一如既往地直接。

    霍漱清发现她说话很直接,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是因为职业的缘故?不过,霍漱清没有去猜测原因,只是缓步走向前面的亭子,那里,邵德平一家正在说话,大家都在等着孙蔓。

    “没什么,休息一下。”他说。

    江采囡却笑了,道:“您特意离开大家,来到这里,是为了休息?”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道:“你这么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是天性呢,还是职业习惯?”

    江采囡听出他不高兴,却还是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有这种天性,所以才选了这样的职业吧!霍市长呢?是因为您父亲的希望才进的官场吧!”

    “今天是休息日,我不想谈工作,江记者难道这么忠于职守?”霍漱清道。

    “您看我既没有带录音笔,身上也没有窃听器,只是随便聊聊。”江采囡说着,停下脚步,道,“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来搜身啊!”

    搜身?

    霍漱清停住脚,回头不可置信地盯着江采囡,却见她真的抬起双臂看着他。

    这个女人--疯了吧!

    他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睬,继续向前走,江采囡小跑跟上去,笑问:“霍市长难道没有遇到过这样主动投怀送抱的吗?”

    从政十多年,霍漱清见过的接触过的记者主持人不是少数,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像江采囡这么,这么难缠,又直接!

    “你这是投怀送抱?”霍漱清接了句,问。

    江采囡笑了,道:“很多男人把这个理解为投怀送抱,霍市长不这么看?”

    “你对很多男人用过这个动作?”霍漱清道。

    江采囡想了想,道:“霍市长在意?”

    “这个问题,你该去问你的男朋友,而不是我!”霍漱清说着,慢慢走着。

    江采囡却笑着走到他前面,背着手一步步后退走着。

    “霍市长,您有没有发现,您这个人有个特点,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您只对我这样呢,还是对很多人都这样!”江采囡道。

    霍漱清笑了下,道:“不知道江记者发现我什么特点?”

    “您对女性的警觉性很高!”江采囡说道。

    他不知道这个江采囡怎么这样,他和她又不是很熟,就算好似套近乎,也不该这样子吧!

    “是吗?”霍漱清依旧走到了亭子边。

    “难道您是怕太太知道了不高兴?”江采囡道。

    邵德平一家看着这两个人,搞不清状况了。

    江采囡见大家看着她和霍漱清,笑笑,走到邵芮雪边上,看邵芮雪在玩什么游戏。

    “你也玩这个?”江采囡道。

    “嗯,刚开始。”邵芮雪道。

    “你朋友回去了?”江采囡问。

    “怎么了?”邵芮雪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感觉,你朋友有点面熟!”江采囡说道。

    邵芮雪笑了,道:“江记者见的人那么多,怪不得会说这样的话呢!”

    “是吗?”江采囡道。

    “职业嘛!”邵芮雪道。

    孙蔓到来的速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她刚给霍漱清打完电话就下了大巴,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奔向东平湖。云城机场距离东平湖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出租车速度快,一个小时就到了。

    而苏凡,也在孙蔓到达东平湖的时候,回到了市区。

    孙蔓来的时候,正好是中午饭的时候,便和邵德平夫妇一起吃了中午饭,然后计划和霍漱清一起回市区。

    “孙阿姨,您还是那么漂亮,怎么保养的啊,赶紧给我们传授一下经验!”邵芮雪揽着孙蔓的肩,笑着问。

    “小雪可别取笑我了,跟你们这水嫩嫩的小姑娘比啊,孙阿姨真是要跳河去了。”孙蔓笑道。

    “孙律师没见刚刚那个女孩子,那皮肤真好。”江采囡端着一杯水,接着孙蔓的话说道。

    “刚刚的女孩子?”孙蔓看了江采囡一眼。

    “嗯,邵小姐的朋友。”江采囡道。

    “哪有,江小姐明明这么漂亮的,还要说我朋友,我朋友啊,哪里比得上江小姐。”邵芮雪道,她也不知道这个江采囡干嘛要提苏凡,却担心孙蔓注意到苏凡,忙把话题引到江采囡身上。

    “我说你们几个就适可而止吧,”芮颖笑着说,“一点都不替我这个老太婆着想。”

    邵德平和霍漱清看着这几个女人这样,也都不理会了,女人都是这样。

    “孙律师,有件事我一直不理解,能不能请您解答一下?”江采囡突然说。

    “哦?什么?你问吧,我要是能回答,肯定会如实相告!”孙蔓道。

    “江宁省官场上,像霍市长这个级别的,独自一人在江宁的,要么是离异或者丧偶,或者就是妻子在外地照霍孩子老人的,可是,霍市长看起来是个特例,而且,”江采囡看了霍漱清一眼,“霍市长的人品,在江宁省很突出。孙律师常年和霍市长分居两地,就不怕,不怕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这番话说出来,桌上的人都怔住了。

    这个江采囡怎么回事?就算是再怎么直,也不该当着两个当事人这么说吧!

    孙蔓却是很冷静,端着茶杯慢慢抿了一口,笑着看向霍漱清道:“有别的女人趁虚而入吗?”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在饭桌上谈论自己的私事。”霍漱清道。

    “看见了吧,霍市长不喜欢这个话题,江小姐,我也不能回答你。”孙蔓笑道。

    “那,我就问个女人间的话题。”江采囡道,她看向霍漱清,笑眯眯地问,“霍市长,女人间的话题,应该不会犯您的忌讳吧!”

    “江记者,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霍漱清道。

    “那就好!”江采囡道,“孙律师,您在事业上那么成功,是如何在婚姻上取得同样的成功的?据我了解,很多像您这样的女强人,如果有一位像霍市长这么优秀的丈夫,婚姻家庭都是一团糟!作为前辈,您能不能给我和邵小姐指导一下呢?”

    邵芮雪不高兴,干嘛这个江采囡说话要扯上她?她和他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了?

    孙蔓嫣然一笑,道:“婚姻是个很复杂的东西,谁能保证天天腻在一起就一定可以天长地久、风平浪静了?我们和你们年轻人不一样,我们的感情,已经很牢固了。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已经很了解了。”顿了下,孙蔓看着霍漱清,“而且,正因为我们的年龄和阅历,对世间的很多诱惑已经有了经受的能力,不会那么轻易沦落了。对不对?”她问霍漱清。

    霍漱清没有回答,只是喝了口茶。

    “原来这就是孙律师幸福婚姻的秘籍啊!我得赶紧记下来。”江采囡道,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不过呢,不知道那些把精力都放在家里的黄脸婆们,听到孙律师这样的经验之谈,会怎么想呢?”

    孙蔓的秀眉,微微蹙了下。

    邵芮雪看出来了,孙蔓也是不高兴了,真是想不通这个江采囡,明明是个记者,也不至于这么没眼力见啊,明摆着得罪孙蔓?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江采囡还真是厉害!

    邵芮雪作为看热闹的人,很想知道下文会怎样。可是,看霍叔叔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难道霍叔叔真的是,无所谓?

    这个想法,让邵芮雪心里一震!

    如果霍叔叔对他和孙蔓的婚姻并不是那么看重,会不会意味着苏凡有机会呢?

    尽管不知道霍漱清和苏凡具体是怎么回事,可邵芮雪的脑子里已经开始谋划了,她感觉到苏凡是喜欢霍漱清的,而且,霍漱清那么好,苏凡要是嫁给他,肯定会很幸福的。因为苏凡是个很会照霍别人的人,而霍叔叔需要这样的女人,哪怕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那么大--怕什么,这个年代,82岁的杨振宁都能和28岁的翁帆结婚,霍漱清和苏凡的差距和他们比起来,简直不叫差距。尽管,也许,如果苏凡将来真的嫁给霍漱清的话,她和苏凡之间的称呼可能会是个问题,不过,这和苏凡的幸福比起来,算什么呢?

    邵芮雪静静看着餐桌上的人,已经陷入深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